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58章 我现在知道错了
 东叔想了下,转身朝身旁的保镖低声说了两句。

保镖随即去取了个东叔随身携带的文件袋过来。

东叔在里面找了会儿,抽出了一张淡蓝色的纸,朝言遇森道,“如您所见,恐怕,就快领证了。”

这是原本放在言家户口簿里的,温意的那页详细信息。

拿了户口簿,只要两人挑个合适的时间,随时都能去民政局,把证给领了。

言遇森不知道,温意的户口簿已经给了何家。

他看着东叔手上的这张纸,忍不住皱眉。

“就算如此,也是我爸当初同意的!温温若是自己不同意嫁给何占风,你们照旧无权干涉她!”

言遇森不想再跟东叔废话,很明显,刚才的事情,是何占风强迫了温意。

他径直,便走向了何占风的车。

“言公子,我再提醒您一遍,自重。”

东叔在他身后,继续用恭敬的语气,朝他道,“不然后果自负。”

言遇森停在了原地,回头,朝东叔看了眼,“我倒是想看看,你们何家到底是无法无天到什么地步!”

说罢,转身,用手轻轻点了下东叔的胸口,沉声道,“你们是民,这儿,是军区,是官家,懂么?”

东叔只是朝他微微笑了笑,没有还手。

就在这时,言遇森身后,忽然传来了,两声清脆的拍巴掌的声音。

言遇森回头看了眼,是何占风一边扣着衬衫纽扣,一边从车上下来了。

一副懒散的样子,脖子上显而易见的,几道被指甲挠过的红痕。

言遇森一看何占风这样子,更是怒火中烧。

“言公子说的特别有道理,没毛病。”

何占风朝言遇森轻声道,“我非常赞同你的观点,也特别欣赏你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天真,让我依稀想起了十年前的自己。”

言遇森目光森冷地望着他。

他不是傻子,能听得出何占风语气中的不屑与嘲讽。

“只是,既然言公子知道这儿是官家,就得以身作则吧?

你们军区的人,是能随便抢别人的老婆?”

言遇森不想跟何占风玩这种文字游戏,直截了当道,“温温没有跟你领证!你这是强奸!”

“是么?

不如你自己问问,她是被迫,还是自愿。”

何占风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回道。

言遇森望向他身后的车门,他隐约看到,佣人正在里面给温意换衣服。

他斟酌了下,走向了车门。

一边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打算将温意从里面抱出来。

何占风给温意的衣服,在他看来,都是肮脏的!然而走到车门旁,伸手去拉车门时,才发现,车门已经从里面锁上了。

“温温!”

他怔了下,沉声叫温意的名字。

然而车里,却寂然无声,温意没有任何回应。

言遇森想到刚才看到那一眼,温意躺在车座上,一动不动,怀疑她是不是晕过去了。

正要用特殊办法打开车门,面前的车窗,却忽然摇下了半扇。

温意坐在后座,身上的衣服,已经换好了。

她隔着车窗,神色平静地望着言遇森,平静到,有些让人心里发寒。

她的嘴是破的,还带着一点儿血迹,没有被衣领遮住的脖子上,满是红痕,一块一块,深深浅浅。

倘若,言遇森能在他们车刚停下的时候,就发现不对劲,回头追过来,或许,她还有选择的余地。

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

他来的太晚了,没有办法了。

“我在这儿,你把车门打开。”

言遇森看了她两眼,心里不由得“咯噔”了声,朝她轻声道,“下来,就没事儿了。”

这不是她要不要下车跟他走的问题,而是即便她今天走了,还是逃脱不了何占风的手心。

而且,她会毁掉言遇森的一辈子。

何占风都已经撂下了那样的狠话,说让男人对言遇森下手,她怎么可能,跟言遇森走,去祸害他。

“一切都已经晚了。”

她看着他,朝他微微笑了笑,轻声道,“森哥,你走吧。”

“谁说的?

我说现在不晚就是不晚!”

言遇森皱紧了眉头,沉声回道,“你现在下车!我带你回去!”

“你若是几年前能听爸的话,听从他的安排,留在国内,就好了。”

她浑身痛得都快散架了,几乎连坐着,都要拼尽全力,朝他笑,都要花费所有的力气。

“可你还是走了,你现在回头,说要带我走,你觉得,还有可能么?”

她声音轻得,就像是在叹息。

言遇森其实也有过后悔,后悔为什么不留在A国,而是拿了学校的交换生资格,去国外研习。

以至于,错过了温意最重要的这几年,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没有陪在她身边。

可是他清清楚楚知道,后悔已经晚了,没用了。

所以他只有拼命地学习,拼命地,把最后两三年的课程,用一年的时间补上。

他为了能早些回来,早些陪在温意身边,没日没夜地,待在实验室里,待在教室里图书馆里,一天平均睡眠时间连五六个小时都不能保证。

甚至连续两次晕倒在实验室里,导师逼着他回宿舍休养了几天,才允许他回实验室。

他归心似箭。

就是为了温意。

她生病了,她需要他,他知道,就像以前需要他陪在身边一样。

“我下个月再回去一趟,参加最后的毕业仪式,就能回来陪你,我真的不会再离开了。”

他沉默许久,朝她轻声道。

“往后都不会离开你身边,是我错了,我现在知道错了。”

言遇森哪儿做错了呢?

温意不知道他哪儿错了,她方才说的,只是一个假设,他为了他的未来,出国去学习,当然没有做错。

他根本不需要对她道歉,因为他没有义务,一直都对她好,陪在她身边不离不弃。

他现在说这样的话,于她来说,也是一种折磨与煎熬。

她原是不知道,言遇森喜欢她,真的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已经晚了。

她努力,朝他挤出了一丝笑,轻声道,“我不要你了,你走吧。”

“有些事情,错过了便是错过了,你先前不说,现在我不喜欢你了才说,我现在喜欢的人是何占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