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61章 后悔,心疼
 温意吃了半碗粥,喝了碗汤,吃了几口菜。

这是她住院以来,吃得最多的一回了,真的。

一旁服侍她吃饭的女佣,惊得目瞪口呆。

却又不敢问,温意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变得这么乖。

直到温意放下了碗筷,才敢大着胆子问了句,“少奶奶,您吃饱了?

还要再吃些吗?”

“不能吃太多吧?”

温意淡淡反问道。

“对对对!您昏迷了两三天才醒过来,一下子吃太多,对胃对心脏都不好的!”

女佣恍然大悟,点头回道。

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忍不住轻声道,“您要是以后每天都能这样,就好了。”

温意盯着女佣的背影,看了两眼,回道,“我会的。”

她听到了方才两名佣人在外面的谈话,她听到了,因为先前她吃得很少,或者说,几乎不吃,她吃不吃也就一句话的事情,倒是家里的厨子受到了殃及。

有些事情,他们不会在她面前直接讲。

不会像小唯一样,心直口快的。

而且小唯也是她们的前车之鉴,恐怕何家再也不会有人,像小唯一样对她那么真诚了。

是她自己造成的后果,祸害了那么多人。

倘若她听话,就能让大家好过一些的话,她以后,会听何占风的话。

女佣听到温意的回答,回头,惊讶地看了一眼温意。

怎么温意昏迷了两三天之后,像是又变了个人似的?

然而,多余的话,她们也不敢多问,只是安安静静地,收拾好东西,帮温意梳洗了下。

温意躺在病床上,看着自己身上连着的一大堆仪器,又问她们,“我要多久,才能出院回去,医生说了吗?”

“少奶奶的意思是,回何家别院?”

女佣想了下,小心翼翼地问。

“是。”

温意安静地点头回道。

温意自己愿意回何家别院了!先前,她不是一直都在跟少爷闹别扭吗?

女佣更加吃惊,愣了下,才回道,“昨天少爷过来的时候,问过医生,什么时候能出院,医生说,这回主要是吃药引起的,只要醒了,过两天就能回去。”

“只要少奶奶觉得身上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咱们就能立刻回去!”

温意想了半晌,才轻声回道,“你们给何占风打个电话吧,就说,我明天要出院。”

她的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而且她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

前几天被何占风施暴过的地方,除了浑身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不怎么痛了。

虽然心脏还是有些不舒服,但还不至于,要天天住院的地步。

这一整天,温意全都是积极配合的样子,脸色看着,也确实是比先前好了些。

只要温意状态好,跟在她身边服侍的佣人,也是悄悄松了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何占风便过来接她了。

进来时,见温意已经换下了病号服,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心中也不由惊讶了下。

皱了皱眉头,才缓步走到了床边,轻轻摸了下她的额头。

没有低烧高烧反复的情况了,体温很正常,前几天被他伤到的手臂上的伤口,也结痂了,证明白细胞血小板什么的正常。

她发烧的时候,两道小小的伤口,一直都在出血化脓。

他怀疑是心脏的问题,在这儿彻夜陪了两晚。

温意全然不知,何占风在这儿陪过她,只是静静地望着他。

“东叔在办出院手续了,十分钟后就能走。”

他收回自己的右手的同时,朝她低声道。

“嗯。”

温意出了奇的温顺,只淡淡应了一个字。

是因为,言遇森当着她的面,被捕的原因吧?

她才会在醒来之后,变得如此乖巧,她应当是想明白了,不想再祸害拖累言遇森。

何占风垂眸望着她,两人对视了几秒之后,朝她道,“老太太和我爸他们,明天过来。”

他昨天去安排订婚宴的事情了,接到她说要出院的消息时,已经很晚了。

今天一大早,便赶了过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着急什么,在心慌什么,直到看到她坐在这儿等他,心里才放下了块石头。

边上的女佣,拿了药膏过来,按时给温意涂抹身上的伤痕。

何占风朝她们伸手,低声道,“都出去吧,我来。”

“是。”

温意明白他那句话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要按时举行订婚典礼。

原本,何占风跟她说好的时间,便是八号,今天六号。

正好,还有两天时间准备。

她看着何占风坐在了自己跟前,指尖挑了一点儿膏药,轻轻抹上了她的肌肤。

膏药清凉,他的指腹温热,还带着一点儿汗,感觉很奇怪。

她很想一刀子捅向面前这个男人,大家同归于尽,或许以后,就能一了百了了。

然而,或许在她还没动手的时候,就会被他察觉,那么倒霉遭殃的,还是她在乎的人,所以她不能。

“身上还痛么?”

他微微低着头,一边轻轻按摩着她伤口上的膏药,帮她吸收,一边低声开口问道。

温意又想起了前几天,在车上,噩梦一般的经历。

甚至于,在她昏迷的时候,都梦见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当真是,扯得她心脏都痛。

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去医院复查的时候,医生总说,要让她注意,千万要禁止房事,因为刺激太大。

他当时通红的眼,撕扯她的衣服,咬着她的肌肤,甚至于,按住她的腰,按住她背的手。

大抵,会成为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噩梦。

而这个伤害她的禽兽,衣冠楚楚地,又坐在了她面前,轻描淡写地询问,先前的事情。

她望着他,死死咬着牙,按捺住了,往回收自己手臂的冲动。

隔了几秒,才轻声回道,“好多了,不怎么痛了。”

何占风实际上,是有些后悔了,当时那么粗暴地对待温意。

然而在她面前,自然不能示软,只是暗暗心疼着,掀开了她的裙角,看了眼她腿上的片片淤青。

看着也比前两天好些了,不再是触目惊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