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66章 求求你放过他!
 “你确定?

她们母女两人在那儿?”

何家老太太有些不信,皱着眉头反问道。

“我说真话,你们倒怀疑我。”

何占风撇了下嘴角。

何老太太用探究的表情看着他,轻声道,“不要再胡闹,温意有心脏病你不是不知道。”

温意的心脏病,他比谁都清楚。

他原是想把她养在温室里的,好好保护她,让她不再犯病。

他想着,订婚典礼之后,处理完了言家的事情,便立刻带她回京都。

他跟温意订婚的消息,是牢牢对外界瞒住了,甚至今天的订婚,连朋友都没请,就怕他们说漏了嘴。

为了保护温意,也为了,不想被那两个人知道。

若是她肯听话,他们可以好好的。

但现在的情形,显然是,温意并没有她表面表现出来的那么顺从他,不然,她怎么会知道杜央和言七七出事儿了?

倘若她能听话一点儿,也不至于,让事情变成这样。

他看着一旁的温意,好半晌,才不以为意地,轻声回道,“若是不信,让我的人带他去,不就能知道真假?”

“占风。”

何老太太意有所指地,轻轻叫了声他的名字。

 “真是烦人啊……”何占风忍不住微微皱眉,朝身旁的东叔伸手。

东叔会意,将何占风的手机,放到了他的手上。

何占风随即拨通了一个下属的号码,按了免提键,当着言遇森的面,问道,“杜央现在怎么样了?”

“一天没吃了,听说言七七的事情。”

何占风抬眸,朝言遇森看了眼,又朝电话里道,“把你的定位发来。”

对方似乎有些惊讶,为什么何占风要提这样的要求,却还是乖乖挂了电话,将自己所在的位置,发送到了何占风的手机上。

何占风将地图放大,给何老太太看了眼,又远远,抛到了言遇森手上,让他自己看。

言遇森看到,确实是河间别墅的定位,这才皱着眉头,将手机丢到了东叔手上。

“温温也得跟我走!”

他哑声道。

“言遇森,你别得寸进尺。”

何占风忍不住冷笑。

“得寸进尺的人是……”言遇森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何占风不等他说完,不耐地回道,“你不妨先去问问你的妈,都做了什么好事!你若是有脸再来带她走,我双手奉上!”

“言公子您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资格谈其他?”

言遇森咬着牙,朝温意看去。

“温温,你若是现在想跟我走,我豁出这条命,也要带你离开!”

“你放心!军队就在外面!只要你想走,我就能带你走!”

温意的忍辱求全,是为了谁呢?

她若是想离开,早就在那天去言家的时候,就留下了。

那天是在军区,何占风在军区,都能将言遇森压得死死的,更别提,这儿是何占风的地盘。

男人都是要面子的,尤其是何占风这种男人,这儿全是他的亲戚长辈。

在他最重要的人面前,她更不可能,就这么跟着言遇森走掉。

有些事情,真的是没有缘分,也强求不来。

好不容易,今天何老太太在这儿,还能主持个公道。

若是今天何老太太不在,言遇森可能都没命活着出去!她只是和言遇森对视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轻声回道,“你走吧,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管我的事情,我喜欢何占风,才会同意和他的婚事。”

“你继续来打扰我,只会让我觉得困扰,只会影响我跟何占风之间的感情,影响我跟何家人之间的关系。”

“这些话,我真的不想再重复了。”

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她心里跟刀子在扎似的,血淋淋地疼。

她不知道已经将心掏出来了多少回,再这样下去,她除了把命给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她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言遇森这样的条件,一定能够找得到更好的女人,比她优秀得多,比她身体健康,比她漂亮温柔,会讨杜央的欢心,会跟言七七处得很好。

何苦,把精力时间,全都浪费在她身上呢?

浪费在一个,随时都有可能会害得他家破人亡的女人身上。

她这几天真的已经都想明白了,但她放心不下言家,所以才会忍不住打听关心。

但这并不代表,她打算反悔,打算对何占风不忠。

只要言遇森愿意放手离开,就没事儿了,以后大家都会过得很好。

“你快走吧,妈和七七都在等着你呢。”

她深吸了一口气,又朝浑身是血的言遇森笑了笑,轻声催促道。

温意的表情,太过平静。

言遇森看着她,没有吭声了。

他还是不相信温意刚才说的话,是发自真心,她可以骗得过所有人,唯独骗不过他。

前两天,顾慎来找他单独喝酒,半醉半醒的时候,将温意的事情,和他说过的话,全都告诉了自己。

顾慎不了解温意,才会轻易就相信她激将法的几句话。

可他不是顾慎。

温意,绝对不是她这些话里,表现出来的样子,她不是喜欢攀附权势的姑娘。

她那么单纯,那么善良,若非是和她朝夕相处过的人,或许真的会被她骗了。

但是方才何占风对他说的话,倒是让他察觉到了些许不对。

杜央一定有问题,一定做了什么错事,很不好的事情。

而且言七七还在水深火热里。

所以他现在,应该先去救人,把事情问清楚了,才能给温意一个交代。

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一定是温意被杜央他们逼急了,才会让事情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我会问清楚。”

他定定地看着温意,朝她轻声道,“一定。”

说完,转身就走。

何占风看着言遇森的背影,看着他走远了,忽然扭头,朝东叔看了眼,轻声道,“在等什么?”

东叔犹豫了下,又朝温意看了眼。

东叔的心肠,很好很好,温意是知道的。

所以东叔朝她看这一眼的瞬间,她忽然,脑子里闪过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东叔叹了口气,低声道,“拿下他,开枪。”

温意看到了东叔耳朵里的耳机,与此同时,她看到,远处言遇森的背影,忽然间踉跄了下。

她听到了消音手枪,子弹破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