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69章 温温真棒
 连接在温意身上的心率探测机器,亦显示,她的心跳很平稳,没有任何大幅度的变化。

人可以撒谎。

但是机器不会骗人。

何占风这辈子,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也有做错的时候。

他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每一件事,出发点都是为了温意,她就得无条件地接受。

他看着卧在床上的温意。

半晌,伸出手去,轻轻抚向她的脸颊。

她已经瘦到,脸颊都凹陷了下去。

“对不起。”

他朝她又微微笑了下,轻声道。

他将她折磨成这样,一定会对她的以后负责,无论她会变成什么情况。

“我一定会治好你。”

温意对他的触碰,也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

就在何占风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时,温意忽然微微侧头,主动将自己的脸颊,贴上了他的掌心。

何占风心头微微一动,猛地又看向她的眼睛。

温意没有看他,只是脸上带着一丝微笑,骄傲地将自己叠成莲花状的手,递到了何占风跟前。

“森哥,你看,我做到了。”

她的声音,很温柔,很细,就像个孩子似的。

何占风望向她的手,愣了几秒。

又望向她的眼睛。

温意看着自己的手,眼睛里像是有星星。

她的脸是苍白的,但是神态,是带着骄傲和开心的。

“他已经不要你了。”

他轻声朝她道,“言遇森走了。”

温意没有听见,只是满眼得色,翻来覆去地看着,自己叠成莲花状的手。

何占风又沉默许久,轻轻,握住了她那只手。

“我看到了,温温真棒。”

他朝她轻笑了声,回道。

温意这才,放下了自己的手,朝何占风靠了过来,小小声道,“好累啊,为什么这么累……温温困了……”何占风深吸了一口气,揽住她的肩头。

“困了就睡吧,温温生病了,就该多休息。”

他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下。

她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身体非常虚弱,累了,是正常的。

何占风几秒之后,松开她的时候,温意便呼吸均匀平稳了,睡着了。

他轻手轻脚,将她放了下去。

替她盖好了被子。

走出去时,浑身的力气,都像被抽空了一般。

他靠着墙,慢慢滑了下去,蹲在了地上。

一张脸,深埋在了自己的手掌中。

有些事情,错了便是错了,即便不甘心,即便心如刀割,都不可能有回头的机会。

从小到大,言遇森便是温意的一切。

以后,恐怕也是如此。

·“确诊了,是吗?”

何占风听着电话里肯定的回答,许久,自嘲地笑了笑。

他正在言家。

这座房子,已经空了,一个人都不在了。

他坐在温意的床沿边,看着她的书桌,她窗前的风铃。

微风吹进来,窗口的风铃,发出一阵阵清脆好听的声响。

他回来,是为了看看,温意房间里还剩下什么对她重要的东西,一并拿走,打算带回去给她。

或许看到她熟悉的东西,她会心情好一些,恢复得快一些。

他起身,慢慢走向窗口。

风铃底下吊着一串木牌,刻着什么字。

他伸手,将摇晃着的木牌,捏在了手心里,翻转过来,看上面的字。

三块木牌,一块写着“温温”,一块写着,“森哥”。

第三块,写着两个很浅很浅的字,若是不仔细看,一定看不出上面有字。

是,“喜欢”。

一瞬间,他的心,像是被什么狠狠攥住了。

他一把将掌心合了起来,死死捏住了三块木牌。

上面的几个字,笔迹很稚嫩,很显然,是很久以前写上去的。

他猛地,将风铃,从窗台上扯了下来。

想要丢掉,想要毁掉,他这辈子都不会想让温意再看到这东西。

他抓着它,还有她床头边的两个旧娃娃,朝楼下走去。

大步径直往外走,看到门口第一个垃圾桶的瞬间,毫不犹豫,便直接将它丢了进去。

“少爷……”东叔跟在他身后,忍不住下意识开口制止道。

看不顺眼的东西,丢掉也罢。

然而正要合上垃圾桶的瞬间,他忽然看到,风铃木板上,反射出了几个字的影子。

是用五彩马克笔写上去的一行字。

“为了你,我一定坚持下去。”

后面还标注了简写日期。

字迹漂亮,龙飞凤舞。

时间恰好是两年前,他派人送她回国那一天。

他定定地盯着垃圾桶里的风铃,定定地看着这行字。

或许有两三分钟这么久,东叔站在何占风身后,站得都木了。

忍不住又开口,轻声问,“少爷,不走吗?”

何占风回头,望向了东叔。

“她从来都不知道,我去疗养院陪过她,是吗?”

他直勾勾地盯着东叔,忽然低声问道。

东叔愣了下。

随后点头回道,“您不是吩咐了,不让言先生告诉她实情么?

言先生自然会遵守承诺。”

错了。

何占风又愣了几秒,忽然伸手,探身进去,去拾里面的风铃。

“太脏了少爷!”

东叔想要制止,已经是来不及了。

何占风已经又重新将风铃捡了起来。

浑身都沾着垃圾桶的臭味,转身,飞快地回到了车上。

东叔也不知何占风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不知道他这是弄的哪一出,紧跟着回了车上。

“立刻回京都,去医院!”

何占风紧皱着眉头,朝东叔沉声吩咐道。

车子驶离门口的同时,一道身影小跑着到了言家门口。

看着空无一人的大门口,顾瑾又前后看了几眼,忍不住轻声道,“奇怪了,刚刚在楼上还看到有人的,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

顾瑾这些天,一直都没能打通温意的电话,所以一直都在守着。

她不知道温意是出事儿了,只当温意是去了京都之后,失去了音讯。

她手里有一封信。

是言遇森亲手用钢笔写的信,这信在她手上放了有好些天了,说让她有机会,就交给温意。

说完了,便走了。

顾瑾不知道,言家前阵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一夕之间,人去楼空。

谁都没有再联系上言家人,包括她父母,想要打电话询问关心一下杜央,最近言家的近况,都没能找得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