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70章 她怕血
 而且也没有人报案,说言家人集体失踪。

这件事,就变得越发奇怪。

顾瑾跟温意是从小一块儿玩到大的,自然担心得不得了,天天一得空便盯着言家有什么动静。

她刚刚在楼上,明明看到,有一辆宾利停在了门口。

她隐约记得,何占风第一次来言家时,便是开的宾利。

温意是何占风的未婚妻,那么何占风或者何家人,一定知道温意人在哪儿,或者温意就在车上。

她刚找到放在抽屉里的信,急匆匆追下来,车子便不见了。

“是我眼花了吗?”

她忍不住皱眉,自言自语嘀咕了句。

而且若是温意回来了,一定会来见她的吧,毕竟那么多年的朋友了。

失踪了那么多天,按照温意的脾气,一定会对关心她的人有个交代,她不是不负责任的人。

她又在言家门口转了一圈,没发觉任何异样。

忍不住垂头丧气地,低头看了眼手上的信。

“给温温。”

封面上的三个字,写得异常好看。

言遇森的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送得出去了。

·何占风冲到温意病房的时候,病房内外一片混乱。

他不过离开了一天没到,温意便出事了!!!床边,温意的主治医生在用电击,企图刺激起温意的生命体征。

“到底怎么回事?

!”

何占风一把揪住旁边一个佣人的衣领,大声咆哮着问道。

“少奶奶身体太虚弱了……”佣人吓得一边哭,一边语无伦次回道,“她起来时,又流鼻血了……”“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了血,忽然尖叫起来,扯掉身上所有的仪器,像发了狂一样!几个人都控制不住她!”

“闹了有十几分钟,忽然便昏了过去,然后就……”温意怕血。

何占风已经知道了,温意怕血。

因为她亲生母亲,是死在她面前的,因为失血过多,因为父母的死,温意小时候才会患上自闭症。

在言南山没有去世前,他把温意的一切小毛病,都通通告诉了他。

是他没做好!是他的错!明明知道温意见不得血,却还疏忽大意,明知道温意术后可能会出血!他松开了佣人的衣领,扭头望向病床上的温意,看着电击设备,在她身上,一下下地吸着。

温意一次次身体僵硬地,落回到病床上,嘴唇乌青,没有任何反应。

他发誓要保护好温意,然而在她醒来的第三天,便又出事了。

他愣了有一会儿。

随后,转身,用力推开病床另一边的医生护士。

操作设备的医生已经停下了,温意的身体,承受不了更多的刺激。

若是醒不过来,就真的没用了。

何占风跪在了床边,死死抓住了温意一只手。

“温温!”

他看着她的脸,努力朝她笑,“我回来了啊,不用怕了,没什么的,都过去了!”

“你睁开眼来看看我!你不是说过,要为了我坚持下去吗?

你说了一定会挺下去的!”

“这话是你说的,你不能言而无信!”

“我为你请了全世界最厉害的换心团队!你的手术很成功!那么难熬的一个月你都挺下去了!!!你不是为了我要活下去吗?

!”

“那个陪着你的人是我,不是言遇森!!!”

他双眼通红,朝着她嘶吼。

言遇森当时正在另外一个地方进行封闭实验训练,直到温意意识彻底清醒之后才赶到疗养院陪她。

在那之前,陪着她的,一直都是他。

每一次温意要挺不下去的时候,他都会陪在边上,像这样,抓着她的手,温柔地告诉她,“你一定可以的。”

他不想她死,他当时耗费那么大的精力,唯一所想,便是不想她死。

错了,全都错了。

倘若他当时说了,救她的人是他,温意后来还会那么抗拒他吗?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换心手术期间,他的陪伴对于温意来说,有多重要。

他所做的一切,她都以为是言遇森。

假如他能知道,今日他对温意的感情,会这么喜欢她,当初绝不会选择在她的世界里,一声不吭地抽身离开。

可谁又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他只知道,以后他一定会好好待她!只要她能坚持下去,无论她会发生什么,即便她会一直自闭下去,他都一定陪在她身边!即便她一直都把他当成是言遇森!他可以做言遇森的替身!可只要她活着,他是谁又有什么关系?

哪怕他一辈子都只能戴着言遇森的面具,他都不管了!他只要温意好好活着!他现在唯一想要,就是温意活下去!“温温,你睁开眼来,看我一眼好不好?

我是言遇森……”他死死捏着温意的一只手,另一只手,去摸她已经开始有点儿发凉的脸。

疯了。

全都疯了。

东叔紧随其后冲进了病房,听着看着眼前的一幕,看着涕泪纵横的何占风,忍不住叹气。

何占风从来没在人前流过一滴眼泪,连示弱都不可能,又怎么会流眼泪?

然而此刻,他跪在温意病床前,像是疯了一般。

周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因为何占风最后一句话。

只有东叔明白,何占风为什么要这样说。

只要付出了感情,开始在乎一个人,人便会变得毫无底线,卑微至极。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陪在你身边,森哥不会离开你的……”何占风咬着牙,在温意耳边,温柔地,低声道。

虽然言遇森已经离开了,他没有信守他的承诺,一辈子在温意身边,好好保护她。

可是在温意心里,言遇森便是完美的,无与伦比的。

何占风就是知道。

他不会再去跟言遇森攀比什么,以后也不会了,没有任何攀比的意义了。

他以后一定会对温意坦诚相待。

病房内外,除了何占风的说话声,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所有人都在看着何占风,与脸色灰白身体僵硬的温意两人。

温意醒不过来了。

方才已经强推了肾上腺素。

不会有奇迹了,她所有的生命体征,都是齐刷刷的一条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