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71章 温温饿
 任何的努力,都是徒劳的了。

东叔沉默片刻,朝房间里多余的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都出去。

小唯已经哭得眼睛都肿了,站在床尾,不肯离开。

小唯昨天晚上没有陪在这儿,因为今天早上要从何家,带一些营养汤过来,给温意补一补,毕竟是昏迷了那么多天,总得吃些东西。

昨晚是温意第一次能洗澡。

小唯带她去卫生间,用盆子撩着水给她擦身子时,心疼到不行。

温意已经瘦到根根肋骨可见,锁骨都有些咯她的手,她实在是心疼坏了。

于是问了好多个东西,问温意想不想吃。

说到腰花汤的时候,温意朝她笑了笑。

于是,小唯便也朝她笑了,说,“那好,咱们明天就吃腰花汤,我让家里厨子明天赶早,去采购最新鲜的腰子回来,煮腰花汤给你吃!”

厨子早上五点钟便去买了腰子回来。

小唯亲自洗的,切的,帮她焯了水。

她切得很薄很薄,就怕腰子的味道太重会让温意恶心,厨子煮的时候,她都一直站在边上盯着。

心里想着,温意待会儿若是吃到了这汤,一定会开心的。

总会好起来的。

不会有比现在更坏的情况发生了。

她真的是这么想的,她觉得温意的人生不可能会变得更糟糕了。

她急急忙忙赶了过来,看到的,便是医生在抢救温意的画面,床单上,全是她的鼻血。

昨晚才对她笑过的温意。

何占风握着温意的手,眼角余光,看到被单上的血,忽然回头,朝小唯道,“哭什么?

换床新的被子过来,她害怕看到血。”

小唯愣了下。

回头朝东叔看了眼。

“去吧,找床干净的过来。”

东叔也勉强,朝小唯笑了下,轻声道。

小唯知道,现在最难过的,莫过于何占风。

她跟在何占风这么多年了,从未见过何占风这个样子,自欺欺人。

但是,温意总归是要,干干净净地走的。

她反手,擦了把脸上的眼泪,哑声回道,“好,知道了。”

“都走吧。”

她转身的同时,朝身边的几个女佣轻声道。

一旁的医生护士,默默将温意身上的抢救设备,都摘了下来。

也都一个个地出去了。

唯有东叔一个人,站在门边,看着何占风和温意两人。

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

何占风的性子变得暴戾之后,他便总在隐隐担心,以后会出什么岔子。

可他也以为,何占风心里到底是有分寸的。

没想到,终究,还是败在了感情上。

小唯将干净的被子,送到了门口,东叔便拦住了她,接过了她手上的被子,轻声道,“让他们单独待着吧,别进去。”

小唯朝床上的温意,又看了两眼,无声地点了点头。

她一直都希望,善良的人终有好报,何占风和温意两人终有一天,会修成正果。

却没想到,何占风连温意醒着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东叔无声地走了进去,将干净的被子,盖在了温意身上,抽走了底下那床,沾了血的被子。

又朝何占风看了眼。

何占风却似乎对周遭发生的一切,没有任何知觉,只是安静地陪着温意。

他将她微凉的一双手,放进了被子里。

“温温……”随后,一边轻轻抚摸着她的脸,一边努力笑着,在她耳边叫她的名字。

“你能听见吗?”

“等你醒过来,咱们就回言家,去告诉爸爸,咱们在一起了,好不好?

咱们永远都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

“你想要的,我全部都给你,哪怕你要天上的星星,我也会去署上你的名字,好不好?”

“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逼你了,真的,你以后一定会无忧无虑的,什么都不用烦心……我不会逼你,也不会再骗你,不会再伤害你。”

有些事情,做错了便是错了。

何占风用这一辈子,恐怕也是无法弥补。

东叔也不知道,何占风这辈子,还会不会对别的女人动感情。

恐怕,是不会了。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转身,往外走。

他打算去给温意,办一个死亡证明,待会儿,等何占风冷静了些,拿过来,给何占风签字。

然而,刚走到门口,便听到何占风哽咽了声。

何占风哭了。

他心里头真的有些难过,忍不住回头,扫了一眼病床。

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温意的眼睛是睁开的,虽然表情看起来很茫然,但她的眼睛睁开了!何占风抵着她的额头,眼泪无声地往下滚落,大颗大颗地,落到了她的脸上,她的衣领里。

东叔愣了几秒,转身,扑到了床前,认认真真盯着温意,又看了会儿。

他看到她的睫毛在颤动,看到她的眼珠子在动。

“医生!!!”

他迟疑了几秒,随即冲到门边,朝外面的医生吼道,“她醒了!!!”

何占风轻轻捧着温意的脸,任凭身边如何嘈杂,只是温柔地摸着她的脸。

温意还是像先前那般呆滞的状态,看着床头头顶上的一只盐水瓶,一下子便看入了神,也不理会何占风。

不理会任何人。

何占风搂着她瘦弱的身躯,再一次,朝她轻声道,“真的,我发誓,再也不骗你了。”

他的眼泪,顺着温意的脸颊,滚落到了温意的嘴角边。

似乎是味道有些苦咸,温意忍不住伸出舌尖,舔了下。

随后,才将目光,投向了近在咫尺地,抱着她的何占风身上。

何占风也看着她。

半晌,想起来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串风铃,在温意眼前晃了晃。

眼里噙着眼泪,朝她笑着,轻声道,“你看,你的风铃。”

温意看着这东西,忽然间,也跟着何占风笑了下,哑声道,“有精灵在唱歌,森哥……”何占风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点了点头。

隔了几秒,回道,“是啊,你也听见了,精灵在唱歌呢!”

温意看着看着,又皱了下眉头,用很小声的声音道,“森哥,温温饿……”小唯就在边上。

听温意说饿了,立刻抱了保温桶过来,问医生,“医生,她能吃吗?

她饿了,她昨晚就说想吃东西,能不能喝两口腰花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