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74章 没有名分的少奶奶
 对于这种情况,老太太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何占风是何家的继承人,如何能没有后代?

这是不成体统的。

也万万不能。

老太太对何占风的期许,是至少能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或是能有三个四个孩子,是更好。

超生的费用,哪怕超生三五个,对于他们何家来说,都是九牛一毛而已。

但因为温意的身体,老太太也知道,要很多个孩子是不可能了,那么至少得有两个吧?

而现在,别说两个,温意甚至不让何占风碰,一个,都遥遥无期。

何老太太已经提点过了温意很多次,让她跟何占风有进一步的关系,虽然说得不是很露骨,但是她相信,温意应该能听得懂。

而据她所知,直到今天,温意还是没有跟何占风同房。

这丫头,可能是故意不听话。

即便是自闭症病人,也是有自己的想法和脾气的,老太太知道。

所以她才在想,温意是故意不听话,她就是不想跟何占风同房。

而何占风将温意当成是宝贝疙瘩一样,当真是含在嘴里都怕化了,亲她一下都怕她有抵触心理,怕温意会不开心。

更别提强迫她同房,温意皱一下眉头他都不可能继续。

而何占风那儿,肯定是说不通的,逼也没用,他一定是以温意的想法为先。

所以,她现在只能从温意这儿下手,说些重话刺激她,让她心里有些许的恐慌感。

说不定,温意就能想通了,就能让何占风碰她。

她没有理会一旁何占风制止的意思,而是拉着温意一只小手,继续朝她道,“温温,奶奶告诉过你,他们为什么要叫你少奶奶。”

“因为,你现在已经是占风的妻子了,你们是合法的夫妻关系,那么就应该做夫妻之间该做的事情,哪怕你觉得他是你哥哥。”

温意慢慢嚼着嘴里的虾饼,抬头看何老太太。

她纯真的一双眼睛,是何老太太最喜欢的。

在昆城第一眼看到温意,何老太太便觉得温意好,是个好姑娘,一个人的眼睛就能折射出她的心思,何老太太坚信自己不会看走眼。

这也正是她一直在容忍温意不同房的原因,因为她真的喜欢温意,觉得她干净,所以不忍心逼迫她。

“但是今天奶奶真的有些生气了。”

她盯着温意的眼睛,继续轻声道。

“今天来的梁小姐,你见到了,她手上抱着的孩子,你看见了吗?”

何占风没想到,何老太太话锋一转,会直接提到那个姓梁的,想要制止,老太太的话已经说出口了。

“行了!”

“今天这顿饭,就到这儿!”

他丢下了手里的筷子,径直朝何老太太沉声道,“奶奶,温温已经很累了,您一个人吃吧!”

何老太太依旧没有松手,对何占风的怒气,更是装聋作哑。

继续朝温意低声道,“倘若温温不愿意跟占风,做夫妻间应该做的事情的话,那么,奶奶就只能接受梁小姐,接受梁小姐的孩子,将她过继到你的名下!”

“往后,她便是何家没有名分的少奶奶!就和你住在同一屋檐下,假如你希望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

何老太太的话,还没说完,面前便是一声轰然巨响。

何占风直接掀了桌子。

他的脸色,相当难看。

他薄唇,紧抿成一条线,望着何老太太。

温意被吓得浑身抖了下,下意识,往老太太怀里瑟缩了下,诧异地瞪着何占风。

这是来了何家头一回,何占风在她面前发火。

何占风是为了温意,那个姓梁的,前几年时,跟他睡过两回,是分公司名下的一个嫩模。

若不是她找来,他早就不记得有这号人。

他前几年睡女人,纯粹只是为了发泄而已,而且,绝对不留种,都做了避孕措施,并且会让东叔替她们备下避孕药。

从来没有女人抱着孩子上门过,连怀孕的都没有,一次都没有过。

睡了两次,就怀上了,真是天方夜谭!而那个女人梁宁,却抱着一个将近两岁的孩子,可怜兮兮地,求他认孩子。

若不是那个孩子在发着烧,小脸烧得通红,何占风连一眼都不会多看他们。

他已经叫东叔送他们去医院挂急诊,顺便给了两根头发,让东叔去做亲子鉴定。

倘若不是他的孩子,他要梁宁好看!这贱人,竟然当着温意的面,说她是疯子。

而老太太竟然为了这样一个贱人,逼迫温意,说这种不适当的话!何占风看着温意,半晌,才强压下心中的怒意,朝温意伸手,咬着牙轻声道,“温温乖,跟哥哥回去,想吃虾饼,我们那儿也有。”

温意眨了眨眼,垂眸,看着何占风伸到跟前的手。

她身上的警报器,响了下。

老太太忍不住皱眉,低声道,“你将她吓成这样,又不是不知道她经不得惊吓!”

何占风不想理会老太太。

他现在,只想带温意离开。

至于让梁宁做什么没有名分的少奶奶,更是痴心妄想!哪怕孩子真的是他的!温意迟疑了几秒,还是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回头,朝何老太太轻声道,“奶奶,我回去了。”

“咱们家温温真有礼貌,但是大人说的话,也得听进耳朵里去,知道吗?”

老太太还是又提醒了一遍。

何占风已经不爽到了极点,径直伸手,将温意抱了起来,便往外走,不再给她们交谈的机会。

直到走出了老太太的院子,何占风才稍稍放缓了脚步,低头,望向怀里的温意。

她原本今天就受了委屈了,他还没给交待,这边,老太太又给她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温意只是将脑袋靠在他的胸前,闷声不响,一只小手,扯着他的衣襟。

何占风斟酌了几秒,开口,低声道,“对不起,以后哥哥不会再这样了,哥哥不是对你发火,而是不喜欢奶奶那么说。”

温意听着何占风的心跳,半晌,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回到房里的时候,小唯有些惊讶,问,“已经吃完了么?”

何占风放下温意的同时,温意随即往旁边退了两步。

这是两年来,温意第一次有回避他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