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六扇门之剑指江湖 > 第四百零九章 六扇门第五门‘毕方’!
    但见少女,叶修文点了其一下,却并没有说什么,丢下了鱼竿,跳下了擂台。

    少女也没有理会,接过鱼竿,就大摇大摆的走了。

    “叶公子,皇上有请!”

    叶修文刚刚落下擂台,便有公认上前道。

    叶修文知道怎么回事,眺望了一眼,那消失在人群中的少女,此时也只能跟着那公人走了。

    其他的武者,自然议论纷纷,不知道这个少年,为何那么被当今圣上看重,仅是刚刚比武了一场,便被皇上叫走了。

    而与此同时呢?月儿,已然早一步,登上那看台。

    “奴才,参见皇上!”

    月儿没有穿长裤,而是长裙,不能单膝下拜,只能浅浅一礼。

    圣德皇帝看去,但见这月儿,道是与之前,有了极大的变化,

    之前的月儿,在他的面前,是一板一眼。回答说话,就如同一个男人一样。

    但现在看来,却女人味十足,而且带了一丝丝的傲气。

    这傲气,或许是因为境界的提升,而信心倍增所至。

    “恩!”

    圣德皇帝满意的应了一声,然后赞许的道:“真没有想到,仅仅一年的光景,你竟然实力大增,这很不错啊!当年朕,便很看好你。这样,六扇门现在只有四门,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朕打算再加一个门,‘毕方’门。

    你由朕,赐号‘毕方’如何啊?”

    “皇上?六扇门由始至终,便只有四个门啊?”白虎听闻圣德皇帝话风不对,连忙进言道。

    “诶,六扇门嘛,自然要有六个门。之前是六扇门的高手,实力不济。朕也没有办法。

    现如今,六扇门内,人才济济,朕也是很欣慰啊!”

    圣德皇帝道,而既然圣德皇帝这么说了,白虎也不敢再说些什么。

    但此时,月儿却再度下拜道:“多谢陛下赏赐,只是目前,月儿还有任务在身,恐怕不能回京述职,......”

    “大胆,皇上御赐,你竟然敢拒绝?”白虎又抓住了机会,申斥道。

    “诶!”

    圣德皇帝一摆手,命那白虎退下。当然了,与此同时他也是奇怪。他给月儿的职务不低了,六扇门的门主,那可是可以直接进宫面圣的,并且官拜二品。而且是正二品。倘若换做一般人,绝对不会拒绝。这等同于,飞上枝头变凤凰。

    但恰恰,这个月儿却拒绝了,这与震怒相比,他更想知道一个原因。

    “回禀皇上,奴才正与修文,办一件案子,待到案子结束,自会回京面圣。”月儿不卑不亢的道。而此时,朱雀近前,在圣德皇帝的耳边压低了声音道:“陛下,月儿与叶修文接手的是活阎王的那个案子。月儿扮作叶修文的夫妻,......”

    “嚄,原来是这样!”

    圣德皇帝道,然后又问道:“你不觉得,与这个任务比起来,回京述职,是更好的选择吗?”

    “奴才一心为皇上办事,只要皇上安泰,大明国永固,奴才是什么职位,不重要,.......”月儿回答的得体。

    “好,好,哈哈!”

    听闻此言,圣德皇帝哈哈大笑,他要的就是这样的臣子。不为高官厚禄,却一心给他办事。

    “汝等放心,只要一心为朕办事,朕自然不会亏待你们的。”

    此时,圣德皇帝这句话,是说给月儿听的,而与此同时,也是说与在座众人听的。

    众人齐声应诺,但却仅限于在场的这些人知道。

    而至于玄苦大师,他早已离开了这里。这一处看台,只有圣德皇帝,以及心腹在这里。

    而那些各门各派的大佬们,则都在看台的最下方。没有人敢向看台之上偷窥观望。

    在过去,有这么一说,倘若皇上的銮驾经过,百姓尽数低头,不敢直视皇上。

    而倘若有谁敢抬头,那便有刺王杀驾之嫌,被人摘了脑袋,也说不一定。

    所以,即便这些各派的大佬们,有通天的本事,也不想处这眉头。

    当然了,月儿上去的时候,他们看到了。但并不认得月儿。全当是寻常的江湖武者。

    因为之前,圣德皇帝刚到的时候,也召见过,一些江湖门派的弟子。例如天蛇宗的弟子张杰,便被圣德皇帝叫去过。

    所以众人也并不在意。

    但也正在这时,他们却见一个身着僧袍的少年,大摇大摆的,向看台的高处走去。

    “咦?这个少年,也被圣德皇帝给注意到了?”‘鹰爪门’门主‘田十七’道。

    要是说这个田十七,也是非常了得的那么一个人。今年三十岁不到,气海二重的实力,在诸多年轻人之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那张杰厉害不厉害,号称‘天蛇宗’的天才。但这位田十七,却比他还要天才。

    特别是田十七的一双手爪,已经练的如同利器一样,更是修炼了鹰爪门的大力鹰爪功。

    寻常的兵器在他的手中,就如同豆腐一样,他的双手一抓,就给抓碎了。

    “哼哼,这个人说起来,与我们凌云剑宗,还有些渊源呢!”谷梁少勋在一旁笑呵呵的道。

    “嚄?”田十七诧异了一下,反问道:“什么渊源?”

    谷梁少勋继续得意,他笑了又笑,这才道:“此子,乃是我凌云剑宗下辖凌霄阁的弟子。在来的路上,此子已经拜见过我了。我点拨了他几句,没想到,他便精进如此了,呵呵!”

    “真没有想到,一个二流门派的弟子,竟然也有如此的手段。”

    田十七赞道,但其实,他是被谷梁少勋给骗了。

    谷梁少勋那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他与叶修文是有一面之缘。但仅是赠送了一块他修炼不了的武功天伤剑。

    并且,他在说武功名字的时候,他还说错了,‘天伤剑’被他说成了‘天残剑’。

    所以由此可见,这武功他是练不了,才给的叶修文。

    而至于点拨嘛?更是无从谈起。

    但那田十七不知道,全当是真的。还在感慨凌云剑宗的实力大涨,竟然连下辖的门派势力,皆人才辈出呢!

    “嚄,那真是可喜可贺啊,你凌云剑宗出了一个天才,.......只是不过,有点可惜,这天才,会死,.......”

    就当谷梁少勋与田十七交谈正欢的时候,不想一个刺耳的声音,却自打远处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