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网游竞技 > 蛮荒大纪 > 第393章 相遇
    界门的变化,除了这些异界的生命知晓外,其他人是不清楚的。

    如果真的与这些异界生命说得一样,那么这东大陆将会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之中。

    “咚!”

    “咚!”

    重力谷外传来了打斗声,江小白与楚风同时色变,当即便是从重力谷内急急忙忙跑了出来。

    却见并不是赤鬼与蓝妖同那些异界生命打了起来,而是另有其人。

    “还好,不是灵儿有事。”

    江小白最担心的就是楚灵儿的安危,出来却见并不是楚灵儿遇到了危险。

    “是唐然!”

    楚灵儿见江小白从重力谷内走了出来,当即便是跑到了江小白身边,道:“是唐然大哥!”

    在辉城与廊城的时候,便是唐然与元曲照顾楚风兄妹,这一点楚风兄妹也是很感激。

    “你还看什么,不去帮忙?”

    楚风在一旁催促,江小白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道:“教官,好久不见。”

    从江小白出现的瞬间,唐然就已经是觉察到了,那熟悉的感觉最令人难以忘记,但是在江小白的身上,他又感觉到了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

    “臭小子,还不过来帮忙。”

    唐然他们刚刚来到这重力谷外没有多远的地方,就遇到了刚好从重力谷内走出来的这些异界生命。

    异界生命自然是看不惯它们眼中这些卑微的生命,当即便是与唐然一队人展开了战斗。

    唐然的战技了得,这才没有被这些异界生命给压制住,但是除了他之外,其他的赏金猎人,哪怕实力高出那些异界生命,却也很难占到丝毫的便宜。

    江小白走了过来,让那些与唐然交手的异界生命都是纷纷住手。

    “白魔,你要帮他们?”

    石族的那些异界生命见到江小白走过来之后,都是选择了停手,警惕的看着江小白。

    “这是我的旧识,你说呢?”

    这个白魔的称号,也是这些异界生命给江小白起的,至于怎么来的,江小白自己都不清楚。

    石族中的塔尔二话不说,便是带领自己的族人离开了这里。

    石族的离开,其他的异界生命也是纷纷选择了停战。

    血族安隆从唐然身边走过的时候,倒是从唐然的身上也察觉到了一丝危险,这种危险淡不可察,但是却真实存在。

    安隆极少会有这种感觉,哪怕是在面对其他异界生命的时候,都是没有过这种危机。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血族离开之后,这重力谷外就安静了下。

    唐然来到江小白身边之后,道:“你小子,竟然这么威风,一句话就让这些异界生命都退走了,可以呀!”

    出了炼狱之后,唐然的性格也就不再那般的高冷,而是变得更加的亲近了许多。

     但是江小白却是有些不自然,因为他更习惯的是那个炼狱中的高冷教官的模样。

    “教官,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前几日还在听楚风讲西大陆廊城正在经历一场大兽潮,这才几日的时间,难道那场兽潮已经是结束了?

    唐然道:“这就说来话长了,等我晚上慢慢和你讲,倒是你怎么变得这么强了?”

    在江小白的身上,唐然都是敏锐度感知到了危险,这可不符合常理。

    江小白道:“这样吧,我们去石城,那里有酒有肉,我们边吃边聊。”

    江小白从炼狱中出来之后,已经是两年的时间,这两年内他也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他也不再是刚刚进入炼狱之中,那个要处处小心提防的江小白了。

    走了好久之后,江小白带着唐然一行人终于是来到了石城。

    石城内那些异界生命们都是各自在自己的地盘上,谁也没有轻举妄动,试图挑衅石城威严的,都已经是化作了这石城的砖瓦。

    “这里就是石城,也是仙客来建造的地方,但是在石城内千万不要打斗,否则,可是会引来这石城内的大妖境存在的,那家伙可凶得很。”

    江小白简单的将石城的一些规矩告诉了唐然以及他带来的人。

    唐然听到这些规矩之后,道:“这是仙客来建造的?”

    “是的。”

    江小白也没有想到仙客来竟然有这么大的手笔,竟然可以在东大陆上建造一座这样的城市,而且还能够让异界生命不得不遵守他们定下的规矩。

    唐然对仙客来多少还有些了解的,但是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倒是也出乎了唐然的意料。

    来到石城之后,江小白在仙客来之中缴纳了一些材料,这才获得了在石城居住的权限,若是什么都没有的话,那么便无法在石城过夜。

    江小白找了一处适合他们居住的地方,然后将仙客来的牌子挂在了青石大道上的一道石柱上,这就像是门牌号一般,告诉其他人这里已经是有人居住了。

    从仙客来开的酒楼内买了酒菜之后,江小白便是与唐然开始了叙旧。

    直到深夜,这两人仍然是在各自讲述着这两年的遭遇。

    “我没有想到,元烺城主竟然会将你赶出中天城,而且还下了命令,不准你进入任何一座大城。”

    唐然猛然喝下了一口烈酒,这种烈酒的品质不是上佳,但是在这种地方,有酒就已经非常的不错了。

    劣质的酒入喉便是火辣辣的灼痛感,让人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气。

    江小白道:“这也不怪他吧,反正我自己也有原因。”

    “你不会是占了他那宝贝女儿的便宜了吧?”

    唐然说完之后,江小白当即脸红,道:“教官,你现在怎么这般不严肃了呢?”

    这可不是江小白熟悉的那个高冷教官。

    唐然笑着道:“你小子倒是没有变,而且越来越强大了。”

    江小白非池中之物,早晚都要呼风唤雨,这也是唐然所希望看到的,但是江小白的成长经历了太多的磨难,也是让人听起来心疼。

    “来,喝酒!”

    直到天亮,这房间内还在传出觥筹交错之声,这两人一夜未睡,都在讲述着这两年彼此的经历。

    “你说元曲也来了?”

    唐然点点头,道:“我也是临走之前才收到的那家伙的信,你可别小瞧他,这家伙的心机可重的很,说不定哪天卖了你,你还帮他数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