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漫威熊孩子 > 第9章 法院传票
    清晨。

    波光涟涟的湖岸边,小木屋宁静的耸立着。

    经过翻修,屋子已不再透水漏风。考虑到这里的环境还是相当优美的,托尼已经适应了下来,还有点自得自己的品位。

    翻修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并不难,挥舞锤子敲敲打打,在阿富汗山洞里他就干过了。

    度过了眼下这个难关后,托尼发现自己又面临另一大难题。

    水槽旁,穿着黑色羊毛衫的托尼挽起袖子,手拿一只白色陶瓷盘子,笨手笨脚的用刷车的方式,另一手握住水管对着盘子喷水。

    看上去效果还不错,至少,盘子里不再油腻腻的了。

    托尼把盘子转着圈喷水,忽然手上拿捏不稳,眼看盘子就落滑落,托尼用力一捏,水管里的水顿时冲上了天花板。托尼睁大眼睛,丢掉水管,手忙脚乱地去接盘子。

    盘子是接住了,然而,却顺手碰上了旁边摆放的一只杯子。

    就听“哗啦”一声,杯子掉下去摔得四碎。

    “噢!拜托,别这样!”托尼手拿盘子望天,然后无奈地看了看一地玻璃碴,肩膀松懈下来,有些气馁。

    他把盘子放下,蹲下去打算收拾碎玻璃。

    结果,刚一伸手,手指就被碎玻璃扎了一下,指尖顿时溢出鲜血。托尼“嘶”地吃痛一声,看了看手指,好在伤口不深。

    他把手指含在嘴里吸允,起身准备去拿药箱,“砰”,后脑勺直接磕在了水槽上。

    托尼顿时只觉眼冒金星,一屁股墩坐到了地上:“哦!该死!”

    呲牙咧嘴地捂着后脑勺,托尼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渴望设计一台家务机器人,替他包揽一切家务琐事。他没想过这些事情这么难。

    听到楼下动静,小辣椒沿楼梯从楼上下来。睹见托尼这副囧相,小辣椒美丽的脸上忍俊不禁,感觉哭笑不得。

    “让我来吧。”她走过来,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捡起了碎玻璃,丢进一旁垃圾桶里,然后从托尼手中接过了那只滑溜溜的盘子。

    小辣椒站在水槽前熟练地开始清洗餐具。

    托尼起身,捂着后脑勺,由衷地庆幸说:“幸亏有你。”

    小辣椒回眸对他微笑。

    木屋门这时被敲响。托尼过去开门,收到送来的一封指名给他的信件。

    拿着信,托尼面露疑惑撕开信封,抽出一张纸,拿在手上读了起来,随即脸色变得有些严肃。

    小辣椒擦干了手问他:“是什么?”

    “法庭送来的。”

    小辣椒大感疑惑,她从托尼手里接过信,低头看了看,脸上立刻浮现出惊讶之色。

    这是一张法院传票,上面要求托尼必须在下周一上午出庭面对诉讼,理由是有人举证托尼曾在担任斯塔克工业最大股东时暗箱操作了斯塔克工业偷税漏税,涉及金额达到了数千万美元。

    托尼一脸茫然,问小辣椒:“我们有偷税么?”

    “当然没有。”

    “漏税?”

    “也没有。这是诬陷!”小辣椒百分之百敢肯定,这是有人在诋毁托尼,趁着这个时候。

    “我相信。”托尼点点头说。

    小辣椒柳眉皱起,问托尼:“我们该怎么办?”

    “你是CEO。”托尼耸了耸肩。

    早在五年前,他因为钯中毒差点没命时,就把CEO的位置交给了小辣椒。从那以后,斯塔克工业大小事务其实都是小辣椒在操持。

    “可你是大股东。”

    “不再是了。”托尼指指传票,表情看上去倒挺轻松。

    小辣椒又仔细读了一遍传票,然后叹了口气说:“托尼,我们有麻烦了。这张传票是纽约最高法院签发的,司法流程齐全,有人在针对你。”

    “我一直都有麻烦。”托尼示意,那些盘子才是他现在最大的麻烦。

    小辣椒正色说:“姑且不谈事实真相是怎样,纽约州对偷税漏税的惩罚非常严格,如果定义为疏忽导致逃税,需要交纳百分之二十漏缴税作为罚款。如果涉及到民事处罚,IRS认定我们有逃税行为,在不构成犯罪的情况下,我们需要缴纳百分之七十五的漏缴税作为罚款。”

    托尼沉默的听着。

    “一旦构成犯罪,犯罪处罚除了需要支付巨额庭审费外,还可能被判入狱,最高可判入狱五年。这是针对个人的惩罚。如果是公司行为,惩罚更加严重。罪名成立的话,我们不仅需要付清所有税款,支付巨额庭审费,罚款金额还会在个人标准上翻倍,视情节严重性,可判入狱五年……”

    小辣椒讲解的过程中,她的心情愈发沉重起来,她一直在思考,究竟是谁在背后陷害托尼。作为斯塔克工业CEO,小辣椒明确知道这是一场阴谋。

    而且托尼周一必须出庭受审,拒不应审后果会更严重。

    托尼表面看上去满不在乎:“他们可以尽管放马过来。”

    小辣椒抓起外套,手提包和车钥匙,匆匆往门外走去:“我现在就去把事情查清楚。”

    托尼朝门外喊:“别担心,我会替我们准备好晚饭!”

    引擎声渐渐远去。托尼安静站在原地,目光直盯着水槽,脸上表情陷入了深思。

    ……

    使徒岛。

    卢克小脸上写满惊讶:“偷税?”

    “是的,主人。就在刚才,纽约州最高院正式向托尼·斯塔克派发了传票。”克里斯蒂娜说。

    “斯塔克工业有偷漏税吗?”卢克疑惑地问。

    “没有这样的记录。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这是一起有预谋针对托尼·斯塔克的诬陷。监控画面显示,负责周一上午庭审的法官,不久前私下里同一名斯塔克工业股东见了面,从对方手中获得了一笔政治献金。”

    投影画面出现,上面播放着两个男人在昏暗酒吧里碰头的场景。

    卢克恍然大悟:“你是说,负责这案子的法官受贿,想故意陷害托尼?”

    “是的。IRS是美国税务局简称,他们有调查大企业资本运作的权利。但通常来说,他们不会针对托尼·斯塔克这种级别的富豪展开调查。”

    “这就难怪了。”卢克冷哼一声,心说这就叫落井下石。

    以前没人查,那是因为没人会去惹托尼。托尼既是亿万富翁,又是钢铁侠,无论是资本还是舆论都站在他这边。

    可现在托尼陷入困境,就人人都想落井下石了。

    侧面也说明,托尼有着不少敌人。那个行贿的股东就很可疑。

    “主人打算怎么做?”克里斯蒂娜问。

    卢克低头想了想,这件事情是因他而起,自己当然不能不管。居然用偷税这么low的诬陷,麻婆豆腐吃多了是不是?

    他决定出手干预。

    只要他出手,这事就很容易解决。例如,把这段监控画面放到网上。

    至于会不会掀起轩然大波,从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

    “调查这名法官过去所有的罪状,附上视频,上传到油管。”卢克吩咐道。他相信这种人屁股底下肯定不会干净,一查一个准。

    几秒钟后,克里斯蒂娜笑嘻嘻汇报:“上传完成啦。”

    “等着看好戏吧。”卢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