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异装PY
    【大凶犲龙套装,该套装没有单件通用被动,其套装组合技的特殊能力为:1.快吃:所有食物类道具效果将快速消化(+10%额外效果),2.威吓:有几率对低于自身实力过多的生物将产生威吓效果(没有勇气对你发动攻击)。3.指示随从:提高所有随从猫攻防水平20%。4.不屈:每次死亡(猫车)后,重生攻防水平+50%,此技能上限未知。5.蹲下移动速度UP:蹲下后移动速度与站立相同。】

    ‘······这特么都什么能力,快吃什么鬼?难道我以后开打之前先穿这个然后吃口肉,然后再换其他的上去PK?我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这看上去是在太蠢了·····威吓倒是有点作用不过低于自身实力太模糊了,只是随从用处也不是很大,毕竟主战斑爷需要吹箫啊不需要加BUFF,不屈你就很过分了,除了我之外没人能用啊,你让他死一次试试。至于最后一个,蹲下的移动速度和站立相同?如果办一场鸭子步比赛我绝对能的第一。’

    华生微微叹了口气一挥手召唤出了自己的压箱底装备穿在身上,一套完整的角龙套装,至于那套大剑啊不大凶犲龙套装还是先无视吧···真的太鸡肋了。

    随着白光闪过,一身土黄色的角龙套覆盖住了华生的整个身体,头盔的两侧有两个根向上的修长弯角,而身甲的肩膀上则是两根放大版的超大弯角,这两对角都直立冲上,给这身本就威武的盔甲平添了几分凶煞之气,还有胸口上的那些黄色鳞甲和由骨质材料融合是特殊材料制成的骨甲裙。

    所有的部位除去面部、腹部中央和大腿根部是黑色金属外,其余所有地方都是角龙身上的材料锻造而成。

    角龙套不同于雄火套的帅气和相比之下的修长身板,这身角龙套传上去后显得整个人异常魁梧,整个人看上去大了一圈,华生就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之前的奥巴代亚坐进了铁霸王似的·····

    不过除了这些以外还是不错的毕竟咱是实用主义,而娜塔莎已经被华生身上这一身尽显威武的角龙套装吸引住了。

    娜塔莎走到了华生的面前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华生胸前坚硬的鳞片,又摸了肩膀上粗大的弯角扭头问道:“我想这个肯定是角爷的材料制作的对吗?”

    “没错,这一身就是除去火龙套装之外的第二套战斗铠甲,角龙套装。不过现在还没有可以让你穿的套装宝贝,所以你先拿着那个手套吧。”

    “没问题,不过相比起之前你一直穿的火龙套装,我更喜欢这个~”

    华生听后挑了挑眉毛将娜塔莎拉到了怀里透过头盔上的两个视野孔看着她说道:“那我现在收回之前下次的话还来得及吗~”

    ·······装备到处乱飞的分割线······

    天空中的月光不知何时开始慢慢散去了,可本应慢慢升起的日光却一层厚厚的雾气所遮蔽了。

    比较冷清的街道上除了偶尔几个路人和过路车辆外显得异常安静。

    忽然,空中吹过了一股冷风,将二楼阳台上的窗帘轻轻地吹起来一角,蒙蒙的雾气从窗外飘了进来。

    “唔·····”

    伏在华生身上的娜塔莎好像被突然窜进来的凉气刺到了一样向被子里面钻了钻,可是这股雾气好像并不满足于此,又调皮的飘到了娜塔莎的小鼻子旁,一股吸入冷气的感觉让她不舒服的皱了皱鼻子。

    轰轰~轰轰~

    一声听上去应该是大型车辆的产生的噪音让娜塔莎皱起了眉头,还没过几秒钟的功夫,外面的声音好像停下了?停在了门口?

    砰~就在这两秒之间,一声不大不小的响动突然从窗外传了进来,这让原本就没有了睡意的娜塔莎猛然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在一旁还在睡并没有起床的华生。

    “这个时候会是谁?在干什么?”

    娜塔莎静声仔细听了听好像还听到了一些人声,便迅速从一旁拿起了华生的衣裤穿在了身上,然后在地上捡起了昨晚扔掉的飞雷龙手套戴上慢慢的走到了阳台边向外看去。

    就在她控制自己慢慢移动向外查看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中,原本警惕的娜塔莎当下松了口气放下了大部分戒心。

    “我们行动就要求三点,动作快,小声点·····”

    一众特工们聚精会神的听着却发现没了下文···

    “长官,第三点是什么?”

    科尔森看了他一眼说道:“第三点就是立刻行动别在那傻站着了!”

    “是长官。”

    科尔森看着一群手下开始干活嘟了嘟嘴:“第三点我还没想好都看不出来?真···”

    “科尔森~你们的动作也太慢了,我还以为昨晚你就会收拾好的。”

    科尔森听到声音便转身抬起头看着趴在阳台栏杆上的娜塔莎说道:“昨晚?现在刚5点零5分,距离你说的昨晚也就不到5个小时的时间。”

    娜塔莎听后笑了笑转头看向了那群忙活的特工们,他们正在用某种切割装置切割那块印有彩虹桥符文的路面,一个圆形很快就出来了。

    “你这是····要把这块路面搬回去?”

    科尔森点了点头:“没错~尼克局长说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可以研究研究他们的技术。”

    娜塔莎又指向了后面货车上的一块已经被切下来的路面:“这个你又是从哪弄来的?”

    “哈林区,托你男朋友的福,咱们可以随便用这些材料。”

    娜塔莎听着科尔森的话突然笑了起来。

    “科尔森~你知道这种感觉吗?”

    娜塔莎说着坐在了阳台的藤椅上,从面前小桌子上拿起了一瓶酒给自己倒上一杯端在了手里。

    科尔森抬头看着娜塔莎的架势笑了笑:“no,我有不好的预感,看在上帝的份上,拜托别说出来。”

    “早上起来,拿着酒杯~看着你们干活的感觉真好~”

    “哦····我的上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