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 > 第二百一十章 奥丁的愤怒
    身处雷霆之狱内的数十名冰霜巨人在瞬间被无尽狂雷放到再地,即使是体质强大的勇士级冰霜巨人也都躺在地上陷入了无尽的麻痹状态,狂躁的雷霆不断肆虐着他们的躯体距离距离死亡也不过是数秒之间!而弱小的冰霜巨人更是在雷霆之球爆发的瞬间失去了声息!

    而那只冰川巨兽···好像一个被玩坏的娃娃还得了癫痫,舌头外翻,眼球上瞟,坚如钢铁的肌肤被雷电不断地肆虐拉扯出了一道道裂缝,冰蓝色的血液从中不断涌出,还时不时的颤抖着翻个身。

    华生看到这一幕已经彻底震精了!

    ‘系统···龙族招式还能融合释放的?!’

    【可以,同为龙属性能量+雷霆,为什么不能。而且龙族的属性能量招式在特定环境下同样会有所增强。】

    ‘呃···你怎么还学会反问了?!那下次你是不是都会抢答了?’

    ···········

    九界-阿斯加德彩虹桥。

    对海姆达尔的承诺,华生自然是说到做到,此行全程都没有对海姆达尔进行屏蔽,反正龙族真正的战斗力远远没有体现出来,让他看了也无所谓。

    可殊不知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海姆达尔心里已经有了很大的震撼。

    庞大的体型,坚韧的身躯,各种各样的特殊能力,即使是那个体型最小一直被追着跑的土砂龙在海姆达尔看来都是一个威胁,那种可以将冰霜巨人都能控制在地上的东西绝对能控制阿斯加德战士,而阿斯加德的战士可没有冰霜巨人的寒冬之力!

    按照龙族的表现和阿斯加德战士进行战斗的话,即使是10:1的兵力差距胜利的希望也相当渺茫,当然这是只的底层战士,如果是奥丁神王带领甚至只是托尔出手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不过海姆达尔作为一个称职忠心的守护者,他心里自然是想弄清楚龙族的一切,不过···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海姆达尔轻叹了一口气想道:“反正已经知道了不少,也该让他们回来了。国家之间的战争,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虽然还想看看华生准备5分钟是在准备什么,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通知陛下好了。”

    海姆达尔之所以说出这句话是因为,他清楚地看到了约顿海姆的无尽冰原上正有源源不断的冰霜部族成群结队前往战场!就连赶去冰川巨兽已经超过了三位数!

    ········

    阿斯加德,金宫大殿。

    端坐在王座上的奥丁正在听着侍卫进行汇报一天的情况。

    尽管奥丁对任何人都是一副波澜无惊的样子,可是弗丽嘉却非常清楚地知道奥丁的心里有多愤怒,他等待这一天已经太久了。

    堂堂阿斯加德,在宇宙中都是受人敬仰向往的地方,结果在最重要的王位继承仪式上被人打断?!

    而且这一幕,还被九界的来宾和成千上万的阿斯加德人民看在眼里,如今奥丁都能清楚的感觉到,整个阿斯加德都沉浸在惶恐和不安之中。

    可是·····奥丁老了,他已经不是当年和海拉征战九界的那个征服者了。

    再加上诸神黄昏迫在眉睫,尽管有了龙族的出现让诸神黄昏的事情出现了转机,可正因为如此,身为阿斯加德神王的奥丁却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任何差错都会让他做的所有准备付之东流。

    现在的奥丁还没有经历儿子洛基的误解和伤害,虽然这也是很快的事了,不过即使是这样也并不会击垮奥丁。因为按照原本的进程,神后弗丽嘉的死才会成为压倒奥丁的最后一根稻草,从那以后才让他走向了另一条路·····放弃抵抗,迎接命运。

    可现在的奥丁,还没有放弃,尤其是龙族出现之后!

    听完侍卫的汇报奥丁挥手让他下去了,而没一会弗丽嘉推开门走了进来。

    奥丁闻声便抬起头向门口看去:“弗丽嘉?很高兴你来陪我。”

    弗丽嘉看着奥丁的样子,不由担心的出声问道:“看来事情很严重?”

    “恩····到现在都没有发现漏洞到底在哪里。托尔呢?”

    “他很伤心,现在应该和洛基希芙他们在一起,那个龙族继承人应该也和他们在一起。”

    “那就让托尔自己冷静冷静吧。”

    奥丁想起了托尔在奥丁宝库和自己说的话也沉默了下来,弗丽嘉站在原地犹豫了犹豫还是选择了开口。

    “今天冰霜巨人入侵会不会真的是·····”

    “不可能,我和它定下了约定,而且以它的能力和脾气不可能和劳菲走到一起的。”

    “它?”弗丽嘉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米拉鲁兹,龙族的长者,一个非常强大的生物,更重要的是我在它身上感受到了规则的气息,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样的规则,不过那的确是规则气息。”

    “规则?这不可能·····”

    “没错,所以我才说它很强大。它应该来自其他的世界····”

    “其他世界么···那这真的是劳菲的阴谋?”

    “可能不只是劳菲而已····我会把他找出来的。至于劳菲,我很了解他,虽然我和他签订了停战协议,可是他一定不会错过任何报复阿斯加德的机会,但仅管如此,他也不是一个傻到在这个时候会公然挑衅阿斯加德,除非情况很特殊····”

    就在这时候,端坐在王座上的奥丁突然愣住了。

    很快奥丁的脸上一改以往的平静祥和,一层怒色涌上脸庞并愤然站了起来。

    弗丽嘉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奥丁露出这幅面孔了!

    “奥丁?!发生什么了?!”

    奥丁快步走向大厅门口,听到弗丽嘉的声音扭过头看着她:“托尔和洛基!他们去约顿海姆了!!”

    “什么?为什么?!”

    “就像你刚才说的,托尔也怀疑是华生干的,带着他去约顿海姆求证了,而且····洛基也去了!”

    奥丁说完直接离开了大厅,剩下了弗丽嘉一人愣在了原地。

    “不····洛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