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 > 第三百四十章 只需要轰的一声。
    斑爷见事情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便默默的将卤蛋给自己写的很多问路小纸条收到了腰包里,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喵,喵喵··(希望主人不要怪我,是他们逼我的····)”

    道格看着斑爷的样子,甩了甩脖子伸了伸腿,对着斑爷摆出一副拳击的准备姿势。

    只是道格脚下的垫步刚刚颠起来就突然愣住了。

    一阵绚丽的白光闪过,斑爷全身覆盖上一层爆鳞盔甲。

    散发着赤红光芒的爆破喵喵锤点在了地面发出一声脆响。

    砰!!

    轰!!!

    先是一声枪响,随后。

    寂静的黑夜突然被一声爆炸巨响撕破,一胖一瘦两个黑影直接被爆炸冲击波轰飞了出去。

    虽然爆破喵喵锤的正常威力基本上等于一颗手雷,但好在这里面并没有所谓的杀伤弹片,两名实习生之是被炸飞出去,并没有伤及到性命,不过昏迷了一两天还是有可能的,至于醒过来脑子还好不好使也是个未知数。虽然本来就不怎么好使····

    滴!滴!滴!

    就在这时,整栋大楼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原本在大楼内工作的特工们则瞬间炸了锅。

    自从纽约神盾局总部建立以来,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他们大门口进行恐怖袭击的!

    “发生什么事了?!”

    “外面岗哨遭受了袭击!快!”

    无数持枪黑衣特工们冲大楼里冲了出来,外围反应部队迅速封锁现场,拉起警戒线。

    当一群特工和士兵将爆炸地点团团包围的时候,却发现在原地站着一只身穿铠甲的猫?

    “这只猫好眼熟啊?”

    “好像娜塔莎长官曾经抱着它来过。”

    “那是龙族的猫,它的头上有个月亮你们忘了?”

    “还真的是它,它怎么会在这里?爆炸又是怎么回事?”

    “我这里发现两名伤员!”

    一众特工看着医疗人员将那两个晕过去的伤者抬走后,原本微微放下的枪口又抬了起来。

    可是他们却对于当下发生的一切更纳闷了,难不成是龙族要和地球开展了?那也不会让一只猫当先锋啊?

    而斑爷就不会管那么多了,而且他也见到了好几个自己比较熟悉的面孔。

    于是在四面八方特工的注视和枪口威胁下,斑爷非常淡定的收起了盔甲,然后从腰包里一顿翻找。

    很快就将那张{带我去找你们老大}的纸条拿了出来,对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女特工递了过去。

    女特工看了看四周扭头注视着自己的同僚,有些迟疑的将纸条接了过来,低头一看。

    “呃··你要去见尼克局长?”

    “喵~”

    “你们在干什么?到底出什么事了一直驻留在这里?!都给我回去工作。”

    “希尔长官··”

    女特工见到从人群后面进来的希尔,连忙将手中的纸条递了过去。

    至于其他的特工在看到希尔来的时候便已经开始往回走了。

    对事情比较敏感的特工们,在知道那张纸条内容的时候就大概猜出了经过。

    主要是原本空中的刺耳警报也已经解除,想必也没有什么事了。

    希尔刚伸手接过了那张纸条,就看到了地上一只直立行走的黑猫正在向自己招手。

    “斑爷?”

    “喵~!”

    “好吧,你来我办公室说吧。”希尔指了指他面前的坑说道:“还要把这个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喵···”

    斑爷对于能够找到一个能够听懂自己说话的人还是很开心的,因为她刚刚想起来,那个黑黑的超级大的人形卤蛋没有被主人标记过!

    事实上华生当初为了恶心尼克·弗瑞,将除了他以外的、华生熟知的神盾局主要剧情人物都标记了一边。

    毕竟等以后尼克·弗瑞想要玩消失的时候,在标记也不迟。

    ···········

    新墨西哥州。

    内心正在备受煎熬的科尔森,准备和监视器里这个超级烫手山芋摊牌的时候。

    西特维尔从瓦面走了过来,并带来了科尔森一只苦苦等待的‘该释放就释放’的时机。

    只不过这个机会让科尔森有些迟疑。

    “sir,有人来找雷神,好像是你们今天遇到的那些人,他还说雷神叫唐纳德·布莱克,是他的侄子。不是我说,长官。

    他这个侄子还真敢认。”

    “唐纳德·布莱克?他还真会起名字,我同意你的话,但也可能是因为他们也并不知情。

    管怎么样,我只希望华生说的应该就是他们吧,走先去看看。”

    基地门外。

    被一群荷枪实弹的特工看守的艾瑞克咽了口吐沫来缓解了一下心中的压力。

    随后他就看到了今天大街他们的‘高危发际线强盗先生’走到了他的面前。

    “我们又见面了,我听我的人说,你来找你的侄子,他叫唐纳德·布莱克?”

    “是唐纳德·布莱克博士。”

    “我不管他是什么,今天下午他一拳打晕了我一名手下,刚才闯入这里又打伤了我十几号人,他很危险。”

    “我知道,我很抱歉,非常抱歉。他,他就是一个冲动易怒的人,今天你们抢走了一切之后他就变得特别愤怒,你应该知道这对于他来说是多么重要。在他来之前还去酒吧喝了很多酒,他只是太想拿回他的东西所以脑子有些不清醒。”

    “他的东西?那些设备和书本?还是其他的?”科尔森一语双关的问道。

    “呃··总之是你们从他哪里夺走的,书本设备不都一样么。我很抱歉,拜托给他一个机会,我会好好教育他的。他是个好人,只是他现在很痛苦,拜托。”

    科尔森瞥了一眼同样心里憋着笑的西特维尔,耸了耸肩。

    “好吧,下不为例。西特维尔,带他去找他的大侄子。”

    托尔的小黑屋。

    正在怅然若失彷徨无助的托尔突然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惊醒。

    “嘿~唐尼,我的侄子,我来接你了,别担心。”

    “侄子?”

    托尔一脸蒙圈的看着走进来抱住自己的艾瑞克,可转眼他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没错我的侄子,你真的太冲动了。走吧,我带你回家。”

    “家···”

    托尔的眼中溢出了浓浓的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