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 > 第八十三章 毒药
    轰鸣之家

    “所以,你拒绝了弗瑞的提议?”娜塔莎轻轻靠在华生身上说道。

    “对,复仇大男孩····和大美女联盟这种事有托尼,还有你们就可以了,不过如果有解决不掉的事随时可以联系我。”华生点了点头看着娜塔莎继续说道:“现在还有频繁的工作吗?”

    “怎么了?”

    “我想最近一段时间应该没什么事了,想要出去走走,所以我缺一个可以陪我沿途欣赏风景的人。”

    娜塔莎听后转过头楼主华生说道:“抱歉哈尼····我要过几天要去俄国执行一个任务,所以····”

    “距离莫斯科近吗?”

    “唔····不太远。”

    “那太好了,我的第一站就打算去莫斯科。还要带一些厚衣服?算了,如果需要再买吧。”

    “哈尼,我也想和你一起去旅游放松一下,不过,那是一个需要···隐蔽的任务,所以·······”

    说起潜入,华生突然想起了真整的完美潜入就是杀光所有看到你的人···

    “放心,咱们明天出发提前去,等你任务结束的时候我可以顺便接你,又或者可以帮上忙呢。”

    就在华生有所动作的时候,娜塔莎翻身按住了他,一脸认真的看着他的脸。

    华生看着按住自己的娜塔莎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娜塔莎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紧张微微呼了一口气说道:“哈尼,我有个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情?难道我的小女警还有小秘密没有告诉我?”

    “不···并不是··,那天我听到了,你和克林顿说的话。”

    微微一想就明白了怎么回事的华生心里笑了笑,装作低头想了想说道:“我和克林顿说的话?有点忘了,到底怎么了?”

    “亲爱的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领养一个孩子的话,你可以接受吗?”

    “为什么要领养?难道你不想我们有孩子吗?”

    娜塔莎好像改变了主意,改口道:“不···没什么我只是···”

    华生瞬间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就好像第一次靠近她一样贴了上去,捏住了那精致的下巴说道:“所以我的小女警,真的有一个小秘密不想让我知道了?”

    “不···我想接受你,也想你接受我。就向以前一样,但是···”看着眼前深邃的眼睛,娜塔莎深呼了一口气说道:“你知道我在接受训练的地方,红房子,我在那里长大···”她张了张嘴,声音变得沙哑:“但是在举行毕业典礼的时候·····他们会给你绝育,所以·····我不能·····”

    终于说出来的娜塔莎慢慢平静了下来,用有些泛红额眼睛看着华生,等待着他最后的决定。

    华生静静的看着娜塔莎的眼睛,整个房间好似陷入了暂停状态,只有墙上的钟表告示着时间依然在流逝·····

    沉默良久之后,华生伸出手轻轻的抹掉了她眼角的泪珠,然后看着娜塔莎的眼睛用有些冷漠的语气说道:“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被压抑气氛包裹的娜塔莎听着华生的声音,好像感受到了他的愤怒一般,用有些嘶哑的嗓音说道:“抱歉····我真的很抱歉···”

    华生听着娜塔莎的道歉心里嘀咕了几句:会不会·····太过火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是觉得还没到时候····但是有人建议我应该告诉你。”

    “是克林顿吧。”

    “对····”

    突然,娜塔莎感觉到自己的嘴巴被两个手指张开,一个圆形的东西被塞进了嘴里,嘴巴直接被一双大手合上,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个东西已经开始融化了!

    “吃下去。”

    娜塔莎听后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咽了下去。

    她看着华生问道:“·····那是什么?”

    “毒药,作为一直隐瞒的惩罚。”

    “·····毒药?”

    “没错,是天下奇毒含笑半步颠,这是用蜂蜜,川贝,桔梗,加上天山雪莲配制而成,不须冷藏,也没有防腐剂,除了毒性猛烈之外,味道还很好吃。而吃了含笑半步癫的人,绝不能走半步路,或者面露笑容,否则也会全身爆炸而死。所以给你的惩罚就是,剥夺你的笑容和行走能力。”

    娜塔莎听到这句话后瞪大了眼睛看着华生。

    “这不可能,怎么会有这种毒药?”

    “你又没见过,你怎么确定不可能?”

    听到这句话后娜塔莎沉默了半响,轻轻地钻到了华生的怀里说道:“那好,能抱我上去吗?反正我的时间不多了不是吗。”

    华生憋住笑意,抱着娜塔莎到了床上,她安静的趴在男人的胸口缓缓说道:“原本····克林顿本来是神盾局派来杀我的人,可是他没有,而我也因此离开了那里,加入了神盾局。我以为克林顿和我一样,只是阵营不同,直到我见到了劳拉,还有可爱的莉拉和库珀,我才知道我错了,原来我们这种人也可以有家庭,有幸福。我很羡慕他,我和劳拉说好了,如果他们再生一个女孩的话,就要取名娜塔莎·····哈尼,我真的很抱歉,没有告诉你这件事,我····”就在她还想说什么的时候,s双眼突然有些失神,随后一股燥热的气息在自己的身体内爆发开来,感觉自己浑身发烫就好像发了高烧,同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而腹部却奇痒难耐,全身变得通红,紧紧片刻就像一只煮熟的虾一样蜷缩成一团,费力的抬起头看着华生,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华生将娜塔莎搂到了怀里,感受着她皮肤上的温度皱起了眉头,秘药的反映竟然这么大?

    抬手轻轻摘开她脸上的头发,娜塔莎感受到了男人手臂上的力度和他轻柔的动作。

    “嗯··啊啊!···!”突然,痛苦煎熬的感觉瞬间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浑身的舒爽,就好像嗑药磕嗨了一样,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引人遐想的声音。

    这时她发现的浑身的红色快速消退,呼吸变得悠长平稳。

    娜塔莎感觉自己好像变了一个人,就好像吃了全熟肉?不···比那还要夸张。她张开双手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却没有看到任何变化。

    “宝贝你觉得现在怎么样?”

    一双美眸看向眼前的男人,还未张口,腹部奇痒的感觉再次来临!可刚做好心理准备,却发现这一次除了小腹很痒,却没有其他感觉,娜塔莎连忙低头,发现自己小腹上的伤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娜塔莎一脸震惊的抬起头,看到了华生一脸的笑意。

    “我还以为····”

    “以为我要毒死你?有人和你说过你很多疑吗?”

    “没有,至少没人当面说过。”

    娜塔莎看着华生说道:“那我刚刚吃的是····”

    华生坐到床边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过一瓶红酒,一边笑一边说道:“一个礼物,是给你的,也是给我的。”

    “礼物?”

    “没错,礼物。”

    “所以····你接受我了?”

    “我从没放弃过你。”

    听到华生的话,娜塔莎终于放下了心,然后又想起了华生给自己吃的那个东西和之前对自己的态度····

    “所以,那并不是什么毒药,而之前是在故意吓我了?”

    “的确在吓唬你,如果那是毒药的话,相信我过一会你会爱上这个毒药的~”说完华生还忍不住的笑了笑。

    娜塔莎看着华生的笑容眯了眯眼睛。

    “那好,哈尼~我也有个礼物给你。”拿起枕头就向华生拍去,只听到刺啦一声,枕头直接大力被扯坏,漫天的绒毛飞散在空中。

    娜塔莎看着飞散的绒毛楞了一下,我没用力啊,算了····

    就在华生被羽毛挡住视线的时候,突然感觉一双柔软却非常有力道的大腿夹住了自己的脖子,华生没有反抗只觉得一阵天地倒转就被翻在了床上,手中的红酒也撒的到处都是。

    娜塔莎像一条水蛇一样爬上了华生的胸膛轻轻地舔了一口上面的红酒张口道:“看来某些人缴械投降之前,是不肯说实话了。”

    ·········

    2小时后

    “哈尼,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我感觉···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可是和全熟肉一点也不一样!”

    “等你赢了我就告诉你!”

    ··········

    4小时后

    娜塔莎终于缴械投降并画了一张大大的地图。

    华生这时候起身从地上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盒白万宝路,抽出了一只叼在了嘴里。

    娜塔莎裹着被子蹭了过来靠在了华生的背上说道:“以前从没见你吸过烟,还以为你很不喜欢。”

    华生笑了笑说道:“因为吸烟有害健康,你看盒子上写着呢。”

    “好吧···”娜塔莎挑了挑眉头,好像有什么话没说出口。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自己被架了起来然后靠在了男人的胸膛上,一只带着熟悉味道的香烟放进了自己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