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觅仙 > 第五百二十七章 悼念
    李慕然虽然接替星辰老祖掌管天山宗,但除了最开始几年为了熟悉宗门运作而忙碌一些外,大部分时间,也都十分“清闲”。

    毕竟宗门内有许多低阶修士和法相期的长老,除了一些大事外,根本无需他出面。而需要他这个太上长老出面的大事,恐怕数十年内都不会发生一次。

    所以,在相对安定的宗门发展时期,若无明显的内忧外患,各宗门的太上长老,往往都是四处游历,并非一直要呆在宗门内坐镇。就以星辰老祖而言,在魔道势力入侵西域修仙界以前,他也经常云游在外。

    进阶真身期后,李慕然的洞府,便选择在让他进阶的紫清峰中,并独占此峰。身为真身期修士,他随意的呼吸吐纳之间,都能吸入大量的天地元气,以紫清峰充裕的天地元气密度,也只是勉强适合李慕然修炼而已。若再有更多弟子入驻此峰修炼,就会分走不少天地元气,对李慕然和这些弟子的修炼也会造成影响。

    从闭关之日算起,李慕然在紫清峰中已经修炼了一百多年,这百余年间,除了李慕然自己进阶真身期外,他的灵禽魔兽,也都有了明显的长进。

    灵禽雷鹏是天选之灵,自然进阶神速,如今已经是相当于法相后期的九级灵禽,其掌握的雷电之力,也愈发强大。

    啸月魔狼的蚀月魔体也已经小成,加上这些年的修行,也已经是九级顶峰修为,只差一些重大机缘,就能设法进阶为真身期的魔兽。

    啸月魔狼有如此成就,与魔魂的指点密不可分。而魔魂在这个过程中也得到了不少好处,他的魂力日渐壮大,就连多年前的记忆,也慢慢恢复了不少。

    嗜血魔蛛的修为增加相对缓慢,目前仍是相当于法相中期的八级修为。

    而那只神兽穷奇,其体内的封印,也在一点点的解开,虽然过程十分缓慢,但每解开一丝封印,都能让穷奇施展出更为强大的神通。

    进阶真身期后,李慕然的法力神念都进一步得到了提升。许多强大的法术神通都可以修炼,相应的法术符篥,也有可能制作出来,不过,这需要不少时间钻研。

    另外,炼体术、《太虚经》都可以继续修炼到更高的层次。《暗夜诀》和《逆仙诀》也有真身期的功法,需要慢慢的参悟领会和修行。

    进阶真身期,并不意味着实力也一瞬间提升到了真身期境界的水准,还需要不少时间领悟修炼出新的强大神通,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真身期修士。

    李慕然进阶真身期,他的本命法宝、本命蛊虫都得到了不少好处。其中,追魂夺魄刀在他多年的培育祭炼下,终于品质再提升一阶,成为一件七阶法宝。而本命蛊虫幻影蛊日夜不停的吸收着李慕然的气息,随着李慕然实力增长,它们能施展出的神通,也会大大提升。

    李慕然的神念大大提升,他终于发现了魔星镖中暗含的一缕特殊魔气标记,并将其去除。想必当年的真身期魔修,就是凭借这缕特殊标记,追查到自己的行踪。去除标记后,他便能更放心的使用魔星镖。

    每日参悟功法,练习法术,修炼神通,李慕然进阶以后,并未放松修行。

    这样的日子过了二十年,平静的天山宗内,发生了一件大事。

    太上长老星辰老祖寿元尽而坐化,按照宗门规矩,天山宗举办了一场隆重的典礼祭奠星辰老祖仙逝。天山宗自李慕然以下的所有修士,皆穿白袍三年,以示悼念。

    李慕然身为天山宗如今唯一的太上长老,也是天山宗宗主,亲自出面主持了这场祭典。

    就在祭典的最后一日,李慕然亲手将自己绘制的星辰老祖画像挂在了祭祖大殿内,与天山宗历代太上长老的画像并列其中。书中玉等一于长老,也在一旁亲眼见证了这一幕。

    忽然间,一名青年长老从怀中取出了一枚闪耀的传音符,他将神念注入传音符中,立刻得知其中信息。

    青年长老顿时脸色大变,他急忙向前几步,向正在悼念星辰老祖的李慕然躬身一拜,说道:“启禀师叔,山门外突然来了好几名西域修仙界各大宗门的真身期存在,说是听闻星辰老祖仙逝,特来悼念。”

    “什么?”书中玉等人大惊,众人顿时纷纷议论起来。

    书中玉说道:“本宗的讣告尚未发出,他们就已经来了,这未免有些太快。按照一般礼数,西域修仙界的各大宗门,应该在接到本宗讣告后,派出一些弟子或长老前来悼念即可,这些真身期存在,居然一起亲自到来本宗,恐怕另有玄机。”

    另一名长老接口说道:“正是所谓来者不善,依在下看,这些真身期修士只是打着悼念的幌子,其实另有目的。”

    “不错,星辰老祖生前曾因对抗魔道势力而多次邀请各宗相助,那时候他们不来,如今星辰老祖刚刚仙逝,他们却立刻出现,肯是不是来悼念那么简单”大部分长老都是这么推测。

    真身期存在,在西域修仙界毕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很少轻易走动。如今竟有几名真身期的修士一起到来,自然有些非同寻常。

    听到众人的议论后,李慕然点了点头,说道:“书长老,你带着十名长老前去迎接各位同道,让他们入迎宾殿休息片刻。待本真人将祭典完成,便亲自前去会见他们。”

    书中玉眉头一皱,问道:“李师叔真的要让他们进来么?晚辈等担心他们另有图谋。”

    李慕然说道:“对方毕竟是西域修仙界各大宗门的大人物,岂能拒之门外等若是不让他们入宗悼念,一来有失礼数,二来也是明显示弱,这对本宗十分不利。”

    “是”书中玉等人领命退下,李慕然则不慌不忙的继续主持祭典,直到完成。

    随后,李慕然立刻赶往迎宾殿,果然见到了五名真身期修士,其中还有二人气息更加强大,是真身中期修士。

    “原来是土其国虚土宗的黄真人、天目国西灵观的胡道长、漠西国玄乙门的叶真人、索契国番云宗的绯云仙子以及西番国密宗的觉明大师,在下天山宗李慕然,见过各位道友在下正为星辰师兄主持祭奠大典,不能及时迎接各位道友,还请见谅”李慕然拱手一礼的说道。

    “阿弥陀佛逝者为敬,我等都能理解。”觉明大师双手合十道。

    一名真身中期的老者、虚土宗的黄真人略显惊讶的说道:“我等都是与李道友初次会面,李道友居然能认得我等?”

    李慕然说道:“各位道友都是西域修仙界的大人物,星辰师兄生前早已经将各位道友的容貌特点告知在下,所以虽未见面,但在下与各位道友神交已久,自然都能认出。”

    “原来如此”黄真人等都点了点头。

    李慕然问道:“几位道友是约好一起来悼念星辰师兄么?”

    中年儒生打扮的修士、玄乙门的叶真人说道:“我等得知星辰道友仙逝,便赶来悼念,也只是在天山宗外才遇到的。”

    李慕然心中明白,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情,多半是他们早有约定,既然对方不愿承认,他也不去点破。

    李慕然说道:“星辰师兄才刚刚仙逝,几位道友居然立刻就不约而同的赶到本宗悼念,这份情意,在下代天山宗上下,感激不尽。请几位道友随在下前往星辰师兄的灵堂悼念吧。”

    “请”这几人都点了点头,随着李慕然来到了位于主峰中的一座大殿内

    这座大殿已经被布置成星辰老祖的灵堂,接受长老弟子等参拜,日后各宗派出弟子前来悼念,也会在此处参拜。

    大殿内原本并未设有座位,不过这几名真身期存在前来悼念,灵堂中就增设了几张座椅。

    黄真人等几人依次上前参拜,有的只是施礼,有的却多说了几句悼念之词

    正如李慕然所料,这些人神色间,并没有多少悲痛之色,显然,悼念星辰老祖并非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

    “天山宗毕竟是坐镇一方的大宗门。原本有一个真身中期的星辰老祖坐镇,西域国其他势力倒也不敢造次;如今星辰老祖仙逝,坐镇此宗的只是一个刚刚进阶的真身初期修士,资历、修为、地位,都远远不及,不足以震慑住其他势力。所以他们多半是来考察你的真正实力。”魔魂冷笑着说道:“这种事情在修仙界十分常见,只不过黄真人等来得有些太快了,这说明他们对侵占天山宗势力倒是显得有些迫不及待看来,他们是打算趁你刚刚进阶,羽翼未丰,便想看看是否有机可乘。”

    李慕然暗暗点头,魔魂所言,正和他推测的一模一样。

    魔道势力虽然已经离开西域修仙界,但受此影响,西域修仙界的各大宗门都有些居安思危,这些年也急于继续稳固或扩张宗门势力,而刚刚失去一名真身中期修士的天山宗,无疑便是他们潜在的目标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