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四十四章 复赛

    “老大,去在找一只鸡杀了,给狗子补补身子。”回到老宅之后一进大门祖母说道:



    “娘啊!这鸡都是能下蛋的啊!在说了昨天不是杀了一只吗!”二婶跟着说道:



    “年前鱼获也少了,鸡下蛋也不多了,还要喂粮食,到过年的时候都给杀了,年后开春了我们在抓,老大去吧,在杀一只。”



    “哎好了娘。”老爹说道:



    “把昨天的剩下的肉都做了吧!”祖母又吩咐道:



    “狗子别灰心,明天争取过一轮也好啊!”二叔说道:



    “二哥你说什么呢!怎么不盼着点好呢!”三叔说道:



    “我是实话实说,今天狗子才第四出线的,明天跟今天不一样了,遇到的可都是厉害的角色了,能过一轮我估摸着不错了。”很显然如果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二叔这话说的那是一点毛病也没有的。



    “行了都别吵吵了,老二你的圣贤书都读到哪去了?家里你是读书人,你最该开导开导狗子的,你可倒是好,昨天是你媳妇,今天又是你,狗子好了是咱家好,这个理你都不懂吗!去去去回你屋待着去。”杜雨晖来到这个家几个月了,也是第一次看到祖父发火,并且还是跟二叔,当然了昨天晚二婶说的话也算是个引子很明显的二叔一家在后面拖后腿,这个时候打击士气要是在战场估计要被枪毙了,而祖父现在维护杜雨晖一家,还有一个原因,之前没有人看好的火炕工程,老爹不但圆满的完成了,现在老爹跟祖父屋子里面还有一个火炉子,可以这么说,现在白天晚,祖父的屋子里面,根本不需要汤婆子了,当然了晚屋里的炉子是不烧炭的,因为杜雨晖怕出事,所以不必要冒险,而外边点火这个办法,也不会熏到屋里人,火炕提前用被褥压,到了晚都冒汗的,祖父母有些时候嘴不说,但是他们非常清楚,那第一名是200两银子啊!毕竟他们不能跟小辈一样,孙子得到了会去要,不过这段时间以来,不管是老大还是梁氏,两个人有了银子,都在贴补家用不是!



    晚有些时候睡不着老两口也会唠嗑的,尤其是现在屋子被子里面暖和了之后,梁氏给家里省了30两银子,买肥猪买牛这都是老大干的,还有火炕等等,买大米两顿饭以前还要定量掰着手指头算计呢,现在可好,至少一天三顿饭可以敞开了吃,现在没一顿都有剩饭了,这以前谁想过啊!并且现在两辆牛车,是不能卖鱼了,每天也有收入啊!其实祖父母今天也烦躁啊!毕竟杜雨晖的成绩不是很好,结果二叔算是撞枪口了。



    被祖父训了二叔也不敢多说,回自己屋去了,晚饭的时候才出来,吃饭的时候听三婶说道:



    “大哥,你还能不能再盘个火炕了,我们那屋挺冷的,钱我们都准备好了!”



    “不是大哥不给你们盘啊!现在砖窑里面没人干活了,你也知道,是垒个猪圈也要开春了才行。”



    “我们那边的屋子冷,大人能受得了,我怕月娥受不了,去年冬天他大病了一场。”



    “三婶,小妹要是能离开你睡的惯,要不让他我们炕睡好了,我跟大哥两人地方还是有的。”



    “女孩怎么能跟男孩一起睡呢!那不是乱了分寸了,要去睡让我们家大君他们过去正好,都是男孩。”二婶抢着说道:



    “都是孩子乱什么?小妹你晚愿不愿意跟三哥一起睡觉!”杜雨晖说道:



    “愿意愿意,三哥对我可好了。”杜月娥开始兴奋的拍手。



    “间我用东西给他们隔开,坚持一个冬天,明年都把火炕给你们盘。”老爹说道:



    “我跟弟弟也要去。”大君说道:



    “你们要是过来真的没有地方了,况且老爹要用东西把我们跟小妹隔开,最主要的小妹听我的话,你不听我的话,你去了我们还要打架。”杜雨晖说道:



    “你是弟弟我是哥哥,我凭什么听你的。”大君不服气的说道:



    “所以啊!到时候没人能管得了你,你去了我那还要当大哥,你说我要是到你家去当大哥,指指点点的你愿意吗!”杜雨晖继续说道:



    “你凭什么到我家指指点点说了算?奥……”二婶在下面踢了他一脚。



    “娘你踢我干什么?”杜雨君没有一点妥协的意思,毕竟他是一个8岁智商的小孩而已。



    “我什么是踢你了,我是不小心碰了你一下。”



    “所以啊!你过去了,还不听我的,那你在家待着好了,要是你以后想睡我家的火炕,前提条件是,以后我说什么你都要听,要是你去睡了,走了之后不听了,那么你是伪君子了知道不?到时候我的外号是鱼圣,你的外号是伪君子了,我会从小叫到大的。”杜雨晖说道:同时他也先把将来二婶可能的小手段给堵死了。



    “狗子你说什么呢!别瞎说,那是你二哥。”梁氏说道:



    “呵呵呵二哥我开玩笑的。”然后杜雨晖做了一个鬼脸继续说道:



    “我跟二叔学的,几个月前二叔借我书的时候说了,弄丢了要赔,否则是言而无信,呵呵!”杜雨晖这一句话把二叔的脸给憋成了猪肝的颜色了,不过他还真是说不出来什么了!



    “月娥快吃,吃完了回去拿被褥,今天跟大哥三哥睡觉去。”到什么时候,作为母亲的都会为了自己的儿女考虑,而大君不服软,所也只能继续在自己家抱着汤婆子取暖了。



    吃过晚饭,杜月娥在三婶的陪伴下,还抱着他的被褥过来了,梁氏找了一些不用的衣服被褥什么的,把两个男孩跟一个女孩给隔开了,三婶走的时候也是感激不尽……



    第二天一早,全家人再次出发,虽然牛车能够慢一下,不过也无所谓,反正也不冷,吃食也带了不少,昨天的不愉快表面已经是烟消云散了,孩子们没有隔夜仇,嘻嘻哈哈的很快玩耍到了一起,只不过杜雨晖没跟他们在一起,他还在闭目养神,到了目的地之后,杜雨晖去报道,其他人在wàiwéi找了一个便于观看的地方等待,今天午10组取50人,宣布完毕了之后,参赛人员场,10组人同一时间开赛,河两岸一边五组人,120米宽的区域排满了人,而跟昨天一样何二那边会给杜雨晖指示,当然了此时的杜雨晖才发现了一个问题,那个叫江枫眠的居然是昨天给自己搭讪的那个老叟,说是老叟,其实岁数也在50岁左右,他们虽然分在了一组,不过距离还是挺远的,因为江枫眠前面的成绩好,所以他分在了第一位,杜雨晖在第15号的位置,令旗落下了之后,为时半个时辰的赛再次展开,今天跟昨天差不多,两岸外面也是站满了人。



    “今天不知道那个鱼圣的表现如何?”



    “看见没鱼圣跟江枫眠在一个小组里面呢!”



    “我靠,今天鱼圣能赢江枫眠吗!他开始昨天钓出来鱼最多的人了。”



    “昨天我特意去打听了一下,他在这条河钓鱼几十年了,要是今天他还能赢,我下午去押一轮去”



    “看看结果在说吧!”



    “看到没朋友看到没,江枫眠又是第一个出鱼了!”



    “我靠,这鱼圣状元的名号要易主了吧!”



    “这一组都出了10多条鱼了,怎么鱼圣一条都没有出来啊!”



    “还是孩子小啊!你看好像有鱼钩,怎么钓不来呢!”



    “这种大赛不是孩子们幼小的心理可以抗的住的。”



    “兄台你这话说的在理啊!”



    此时对于杜雨晖来说,他知道自己可能是已经落后到十几名开外了,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今天可是一个小时的钓鱼时间了,所以他根本不着急,随着时间的推移,因为前面的20分钟,杜雨晖没有来一条鱼,可以这么说,已经没有人去关照他了,是的很多人都已经彻底的放弃他了,等20分钟过后,毕竟老百姓不会知道一个小组到底谁排在前面谁排在后面,所以杜雨晖后面算是来鱼了,同样的大家都认为,是不是追不了呢!毕竟这跟跑赛不一样,没有一个正八景的可以直视的感觉对吧!随着令旗的再次舞动,第一轮复赛算是结束了……



    “知不知道江枫眠出了多少鱼?”



    “我刚刚一直在数着呢!他好像了19条鱼。”



    “我靠他们那一组是不是江枫眠又是状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