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四十九章 侥幸

    当然了为了做出最后更加准确的判断,并且现在也剩下最后两个人进行拼了,所以在侯振斌的授意之下,当然了也尽量的不让人有耍赖的机会,这一次江枫眠跟杜雨晖钓出来的鱼不会往河里继续扔了,而是找了一个的的竹竿,竹竿下面有钩子,两边的人都会把人从鱼篓里面拿出,然后把每一条鱼都给彻底的挂在了大杆子,并且为了最终的公平,两个鱼篓被彻底的拆开,是的千万不要让人说里面还有藏着的鱼,也不要说看到什么,整个鱼篓要被彻底的拆开,平整的挂在大杆子的一边,这样可以证明里面是一条鱼也没有了,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哪怕是隔着很远,很多人也会查明白到底是谁赢了,并且这个时候为了防止有人说渔政作弊,哪怕是在刺骨的寒风之,来清点数量的渔政也是tuōguāng了全身的衣服,是的剩下裤头了,很显然当大局已定的时候,侯振斌把这些额外的其他因素都考虑进去了,因为这一场堵住太大了,要是自己输了,整个的顺天赌坊没有了不说,自己还要欠下巨额的债务,而现在呢!赢了的话自己成暴发户了,此次除了孙振北投入的巨大资金之外,还有其他赌场方面的,以及各大县城内士绅了小老板了,以及平民的自己,数量庞大到超过了10万两白银,虽然他知道自己不能独吞,要给县丞大人备一份厚礼,但既然赢了,那么自己要把戏份做到足了对吧!而那边开始重新清点数量之时,这个时候的侯振斌突然想到了赛前杜雨晖跟他说的一句话了,是的他好像是说,“我赢一条鱼来着……”



    侯振斌在揣摩着杜雨晖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之时,可以说渔政那边也把鱼都给清理出来了,基本结果是一目了然的了,是的最终的结果差了一条鱼,一条,而这一条鱼让多少人的血汗钱这么变成赌坊的了,当然了怎么突然之间鱼圣江枫眠钓的还多了,很多人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从刚刚的平静,让人无法接受的平静,在到开始有人小声的议论,然后人群之各种分析质疑的声音都出来了。



    “鱼圣这小子是不是太厉害了。”



    “江枫眠是不是跟顺天赌坊一伙的啊!”



    “这个我看不像,拿现在的情况来说,他们都钓来24、25条鱼,算作弊,现在给你一根鱼竿,你能否这么多鱼?”



    “这话在理,并且这鱼都被钓了好几天了,也都精了,同时20多人钓鱼,鱼又不会自己看,难道他们认识杜雨晖的鱼饵吗!”



    “他妈的差了一条鱼可惜了,我的一两银子啊!”



    “你才一两可惜什么,我5两都不要意思说,刚刚那边那个,还借了5两呢!现在坐地哭呢!”



    “鱼圣是不是扮猪吃老虎啊!”



    “我看不像,主要是江枫眠最后的时候脱钩了一条,要不然他会稳稳的压着鱼圣的。”



    “兄弟你这话说的不错,今天的赛要是鱼圣先脱钩一条的话,我估摸着是江枫眠领先鱼圣一条了。”



    “那鱼圣为何没有脱钩呢,他这么点个小孩啊!心态真是好的不一般呢!”



    “你们知道啥啊!江枫眠赌的是全部身家,鱼圣赢了拿走200两银子,输了也不会损失啥,他有什么压力啊!”



    “不是那样的老哥,鱼圣之所以不会脱钩,是因为我都亲眼见证了他三次赌鱼了,你们想想,他有这个本领,也一定是苦练下来的结果,他一次赌鱼都是几百条,那可能是江枫眠练习几个月的数量了,人家呢也是熟能生巧啊!所以他很难脱钩的。”



    “哎呀老哥你说的太对了,这脱钩是一个偶然因素,不过也是必然因素,谁家钓鱼都可能有脱钩的,鱼圣的确厉害,他不脱钩也在情理之,嗨呀,这这么点,我能拿20两银子走了……”



    “我靠,多亏我去借钱没赶,要不然我也输了。”



    “呵呵我听我媳妇的也没买,还好还好。”



    “现在想想真是后怕啊!我都拿着钱去了,结果到押注那了之后,人说开始赛不让押了,呵呵当我今天捡了2两银子好了……”



    此时众人完全是议论纷纷,现场再次的出现了嗡嗡的局面了,而江枫眠颓废的坐在了河边,是的他一直都没有起来,众人因为他输了钱,但是也知道他差不多也是家破人亡了,所以也没有太过为难他,而侯振斌这边呢!马宣布了赛结果,并且把杜雨晖请到了前面,然后侯振斌亲自给他颁发了拿着托盘装的银子,这也是需要作秀的,然后侯振斌小声的说道:



    “小兄弟一会到赌场来一趟吧!”



    “侯爷今天太扎眼了,我先回家过今天风头不这么盛了再说,另外给江枫眠100两银子吧!”杜雨晖说道



    “为何要给他银子,难道你希望他东山再起吗!”侯振斌皱着眉头说道:



    “老爹说的你不给他他不会东山再起吗!我们做réndà肚点,另外我有后手,将来再说。”杜雨晖说道:



    侯振斌一愣,两人在传接银子的时候说话,也是很正常的,并且声音极小,所以正常人都会认为杜雨晖在说客套话,而后又看到杜雨晖给侯振斌施礼,而侯振斌愕然的是怎么感觉杜勇还想继续算计孙振北啊!不过他也是不含糊,银子给了杜雨晖之后,他马大声的说道:



    “虽然我们顺天赌坊跟孙振北有点过节,不过我们向来不会让人血本无归的,来啊!给孙振北送100两银子去,如果他想东山再起或者是准备翻盘的话,我侯振斌跟顺天赌坊随时恭候。”



    侯振斌说完,他身边的一个小厮拿着100两银子交给了孙振北,此时的孙振北已经接受了失败的事实了,他拱拱手跟大伙表示了歉意,同时呢!来到了侯振斌的眼前说道: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这银子算我孙振北借的,来日必然有所厚报,告辞。”说完孙振北把银子揣进怀里扒开人群去了……



    杜雨晖不会去管其他的了,从人群之挤出去了之后,看到了在牛车旁边的家人,梁氏看到杜雨晖出来了,马三步并两步的跑过来,一把把杜雨晖给抱了起来喜滋滋的说道:



    “我儿是棒,从今起,你是名正言顺的鱼圣状元了。”



    “恩,娘给,这是孩儿赢来的奖金。”杜雨晖把奖金递给了梁氏,梁氏一边抱着狗子一边接过布包说道:



    “他爹你过来帮忙拿一下。”此时杜雨晖看到了几个青着脸的叔叔跟婶婶感觉好笑,不过估摸着这个仇也算是结下了,毕竟是自己打破了他们发财的梦想吗!



    “我的乖孙,让祖父抱抱。”祖父过来从梁氏手里接过杜雨晖,还在杜雨晖头亲了一下,当然了此时祖母居然也叹了一口气,虽然声音微乎其微,不过他耳聪目明还是听到了,同时他也明白了,估摸着祖母拿钱去贴补谁了吧!同时今天下的赌桌,祖母可能知道,而祖父却不知道,当然了目前在所有人的眼,杜雨晖这一次能赢,真的是侥幸了,或者说在杜雨晖刻意而为的情况之下,让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侥幸赢的,否则一个小孩子太厉害了,也有点说不过去对吧!你江枫眠自己失手又能够怪谁呢!



    对于久久不愿散去的人群,还有很多不甘心,在河东边数了一下子挂在棍子的鱼之后,又跑到河西边在再次数一数,这样的人也是大有人在,不过对于杜雨晖他们来说,带着银子回家才是目前该做的事了,回家的路,杜雨晖能够感觉到了一丝压抑,来的时候众人还欢歌笑语呢!都认为今天可以有一笔好的收成了,而回去的时候呢,除了梁氏之外,其他人没有太多说话的心情,毕竟敷衍用在他们身还是在适合不过的了,而杜雨晖跟昨天一样,距离家还有大约10里地的时候,再次拖着杜雨柱下车跑步了,而他这样的举动在二叔等人的眼,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前面吊车尾的杜雨晖,怎么突然之间咸鱼翻身拿了第一了呢!用后世的话说是“这不科学。”



    但是对于杜雨晖来说,科学不科学跟自己无关,自己只要让200两银子光明正大的进入家门oK了,而对于整个恒运县城里还有周边的人来说,这1130年的冬至,过的简直是太有意思了,动荡气回肠来形容也不为过,哪怕是决赛过去了几天,县城还有村镇内,都还在谈论着,一个六岁的孩子,在吊车尾的排名之下逆势反击,并且最终拿下鱼圣状元的故事,是了开始的时候大家认为杜雨晖能夺冠,结果有点高开低走的意思,而当人们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孙振北这匹十足十的大黑马身之时,杜雨晖又来了一个“弯道超车”,最终仅仅是凭借这孙振北一次脱钩的失误,而侥幸的以一条鱼的优势取胜,这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完全可以拿出去到什么的地方当做谈资去跟人炫耀,除了很多贪财之辈,非要去借钱赌博之外,这点赌注还无法真正的影响到县城人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