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五十七章 亲戚

    杜雨晖停顿了一下之后,继续着手里的活计,同时也对家里有了一个真正的全面的了解,是的只有在发生了大事之后,才能看出来很多隐藏在表面下的本质,同时杜雨晖也明白,如果二叔争气也是有可能科举第的,既然祖父母他们也指望着二叔改变门楣呢,是了这个年代家了出了一个读书人敢叫书香府邸了,这是可以改变家风的事情,只要性明白了这些,杜雨晖能明白老爹这辈子是很难改变自己在祖父母心里的地位了。



    一会功夫,祖父从二叔的屋子里面出来,二婶跟祖母赶紧跑进屋子里面看个究竟,而祖父把棍子一扔背着手去了自己屋,或者说一段闹剧这样没有任何说法的结束了。



    “三叔,这剔骨剁肉的活计交给你了!”杜雨晖把狼皮彻底的剥完了之后说道:同时他也把狼头给割裂下来了,当然了他还弄了一颗狼牙准备给自己带。



    “今天咱们试试刘铁匠新打制的剔骨刀具,这钱可不能白花。”三叔乐呵呵的说道:



    是了年前因为家里杀猪宰羊的活计已经是越来越多了,原来家里没有正八景的剔骨刀跟剁肉的刀具,所以让刘铁匠帮忙打造了几把,这是三叔他们第一次使用,看样子效果不错。



    “狗子这野猪皮还要你来剥,我们跟你三叔先把狼都*了,一会下锅。”老爹说道:



    杜雨晖去剥野猪皮,老爹跟四叔也拿了一把新的剔骨刀,野猪皮才剥了一半,那边一只狼彻底的被切割完成了,随后三婶跟四婶还有梁氏,把肉拿到厨房,准备柴火的准备柴火,清洗狼肉的清洗狼肉,毕竟午要把狼肉给煮熟吗!不一会二婶跟祖母也出来了,祖母回去自己屋,估计跟祖父说什么去了,二婶马也过来帮忙。



    “野猪肚子里面的东西都留下,不过我们不吃,都留给狗子,他有用,野猪肉今个我们必须处理完,还有这个狼头跟野猪头一会你们两个找好地方放着,几天之后是新年了,我们祭祖用。”老爹吩咐道:因为杜雨晖昨晚跟老爹说过了,野猪的内脏都是好的药材,老爹问杜雨晖你是怎么知道的,杜雨晖指了指旁边的书,所以老爹不管了,但是他却知道要把内脏留给杜雨晖,至于杜雨晖要干啥干啥,经过了刚才那么一出闹剧,老爹说的话也不会有人反对了,并且还是二婶先说道:



    “都听大哥的。”



    杜晖在继续剥野猪皮的时候,老爹把野猪的肚子划开,三叔等人马有活干了,那么大的野猪内脏要分出来,然后清洗干净,虽然是大冷天,但是外面用了三个火炉不说,面无时无刻不再烧着热水,所以干活的时候还感觉不到寒冷,用热水兑冷水,以温水清洗野猪内脏,都处理好了放在一边,众人忙乎着,开始的气氛还有点沉闷,大家都不说话,不过过了一会慢慢的好了,杜雨晖这边的野猪皮好不容易剥好了,其他人也把野猪的内脏都清理并且分别放好了,接下来是吃午饭,因为杜雨晖给野猪剥皮了之后没事了,吃饭的时候二叔没有出来,祖父说是让二叔在年前面壁思过,大家也都没有说太多,饭后老爹领着两个弟弟继续去分割大野猪了,杜雨晖把野猪的内脏,反正是可以做成药的都给清理了出来,反正是他没有用的可以拿出来吃了……



    杜家老宅今年的小年过的那叫一个有滋有味啊!杀了一头野猪午跟晚吃了狼肉,然后还有登门要债的好戏,在加祖父修理了一顿二叔,当然了对村子里面的人来说,也是看了一处好戏。



    从小年到春节,在家人都无所事事的情况之下还是很快的,而在过年的头一天,家里不但杀了一头猪,还宰了一只羊,羊头准备用来祭祀,一切的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众人都在准备着迎接新年的到来,对于孩子们来说,过年是最最快乐的时光,因为不光有好吃的,最重要的是可以得到压岁钱,只不过跟其他人相,杜雨晖的心思永远都不会在这些孩子们主意的地方,这些天他还是跟以往一样,每一天的马吊下来,50钱的输出是不成问题的,而吃年夜饭的时候,祖父给了压岁钱,不过今年本来或者说是原本计划的时候,给每一个孩子至少半吊的压岁钱,现在变成了每人给了100钱,因为整块的银子都被二叔给输光了,好在三叔四叔赶车卖鱼攒了不少的零钱,不过要应对整个新年期间的支出,所以祖父母也只能算计算计了,彼此大人们之间也会给小孩子压岁钱,反正是杜雨晖转了一圈,磕头一大圈下来,最终钱也都进入了梁氏的腰包,而守夜的事都是大人们干的,第二天一大早,所有人都穿了新作的绸缎衣服,这个前面说过了,梁氏买的料子,找人裁剪做的……



    大年初三一早,杜雨晖还没有起床呢,其实不是杜雨晖在过年的时候放弃了锻炼,而是今天梁氏等人起来的都往常要早很多,杜雨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当他出门跟大哥训练之时,听到祖母过来说道:



    “今天你二爷爷还有三爷爷两大家子人都会来我们家,你们两个好好的表现,尽量不要丢脸,不该说的不说,不该做的不做,别给我闹出去年那样的笑话,听到了没?”杜雨晖听到祖母说完愣了一下,杜雨柱说道:



    “祖母大人你放心好了,我会尽量的看好弟弟的。”



    祖母走了之后,杜雨晖问道:



    “大哥,二爷爷跟三爷爷他们一大家子都是做什么的?大哥你在跟我说说,省着我再次吃亏。”是了从祖母的语气之,能够感觉出来祖母的谨慎程度,或者说这两家自己一家能够强势一些吧,尽量不希望我们在外人眼前丢脸,而去年发生的事情杜雨晖也无法去问杜雨柱,废话因为他自己不记得,但估计他一定会知道的,所以他先问了关键的问题,这些人都是干什么的。



    “二爷爷家里做点布匹生意,家里的两个叔叔都是童生,跟我们二叔一样,大叔跟着三爷爷打理店面,三爷爷家里开杂货铺,一个叔叔是童生,另外一个大叔也帮着三爷爷打理店面。”听了这简单的介绍杜雨晖基本明白了,这是过年的时候亲戚走动之时,有些人过的好,有些人差一些,然后有攀了对吧!并且目前看来,杜雨晖也彻底的明白了,为何二叔犯了那么大的错误,祖父都帮他遮掩的原因了,是了,也许我们目前跟另外两个爷爷家在经济还有差距,哪怕是我们的日子相好了,祖父母他们也不认为我们的买卖可以长久,而每一个爷爷家都有童生,如果二叔在下一次科举的时候,能够一鸣惊人,杜雨晖可以想到,到了那个时候爷爷才可以在几个弟弟眼前抬起头来,杜雨晖这纳闷了,怎么自己到了这户人家真是怪了,老大都不行,还都是这些小儿子有能耐,我勒个去,想到这里他自己都笑了,是啊!自己不也是小儿子吗!这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了,这也太他妈的巧合了吧!随后杜雨晖又问道:



    “那他们都住哪里!还有我们没有姑姑吗?”



    “二弟,你也不发烧啊!怎么今天开始问起胡话了呢!”杜雨柱摸着杜雨晖的脑袋说道:很显然这么长时间没有人提这事,并且大家都认为彼此都知道的,难道每一年国内还需要提前告知,你这几个爷爷他们家的来龙去脉吗!所以杜雨柱都有点感到好笑了,结果杜雨晖说道:



    “关键我是在想啊!我们家老祖宗挺厉害啊!爷爷四个儿子,到了现在一个孙女,其他的都是男孩,而另外两个爷爷儿子也不少!我估摸这大哥你以后也能多生几个男孩。”说完杜雨晖开始捂着嘴笑。



    “你不说我们还真没想过,三爷爷还有一个女儿,我们好像也这一个姑姑啊!”被杜晖这么一打岔,估摸着杜雨柱也忘记要问什么了。杜雨柱没有回答杜雨晖的话题,所以他故意试探着问道:



    “既然两个爷爷都住在县城里面,那我们赌鱼的事他们都知道吧!我估摸着垂钓大赛他们也去了。”



    “我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他们去没去我可不知道。”杜雨晖擦了一下额头的汗,很显然从这两家人的情况看,他们一定是住在县城里面的,因为他们初三要来串门,要是太远了也不可能,所以杜雨晖诈了杜雨柱一下,果然有了答案了,而杜雨晖也明白了,过年的时候,这种亲戚门才是祖母如临大敌的原因,并且这都可能是非常葩的亲戚呢!如果有一天祖父母不再了,估摸这按照以前自己家的情况看,老爹他们迟早要跟二叔等人分家,而如果没有自己,将来出现的问题是每一年过年串门走亲戚的时候,老娘此时最头痛的时候吧!有了初步的了解之后,杜雨晖也顺便想到了一个更加有趣的计划了,是的有些东西,如自己自学这事,如果有一天自己显露了才学,这绝对是不靠谱的事情对吧!而这几个叔叔都是识断字的,那么正好可以利用一下子吗!当然了还不能从他们这里直接下手,既然这样采取一个迂回的战术好了,杜雨晖在规划着自己这边小把戏,而全家人却已经忙的团团转了,吃了早饭之后,大家也没有太多的心思打麻将了,而是都相继的谈论着一会两个爷爷一大家子人的大致情况,杜雨晖也跟着听了一会,反正对他们有了初步的了解罢了,大家正谈论着呢!听到了院子外面有马鸣的声音了,并且听声音好像还是好几匹呢!随后听到二婶说道:



    “你二爷爷跟三爷爷他们又是一起来的,大君看好了弟弟,别惹祖母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