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七十九章 扒皮

    “李三把你知道的跟这位公子说说,要是没有出入的话,公子会给你10两银子的,你放心,我们顺天赌坊办事绝对的钉是钉卯是卯的。”何二回头跟那个男子说道……



    “这位公子,不知道您要找的是不是扒皮菜?”这个叫李三的听了何二的话马跟杜雨晖说道:



    “来先进屋坐吧,伙计点点心在来一壶好茶!”梁氏出来了然后说道:



    “扒皮菜?那是什么?奥不,这样,你说说你给我找到的那个东西是哪一种,我给你图形。”杜雨晖说道了一半马住嘴了,很显然啊!这跟自己开始想的是一样的,也许现在民间的叫法跟官方后来的叫法不一样,所以自己别跟着添乱了,干脆拿图形给他看吧!光凭名字自己也无法跟他说的东西联想到什么。



    “来大叔你先喝口水,吃点点心顺便看看我这图形的,你说的是哪一种东西?”杜雨晖拿出图纸说道



    “公子,是这种东西。”李三指着图纸的一样蔬菜说道:



    “你说的是大白菜?”我你妈的,这东西怎么现在叫扒皮菜啊!杜雨晖都有点蒙圈了道:



    “大白菜?我?……”李三以为他们说的不对呢!所以刚刚还失望的表情马默然了。



    “不是不是,你给我说说你们这个扒皮菜的具体模样大小,我先听听!”杜雨晖马解释道,是了现在这年头,东西不能随便的叫,也许同一个物件,跨了几个村子叫法都可能是不同的呢!



    “是你们描述的那样,一个大约在3到5斤左右,也是分大小的,然后白色的梆子面是绿叶子……”李三一直划着说道:



    “那为什么叫做扒皮菜呢!”杜雨晖基本差不多可以肯定这东西是大白菜了,从大小到这个李三划的形状等等,杜雨晖还是能够判断出来的。



    “因为吃的时候,只能是吧外面的皮都扒掉吃里面的心啊!外面的皮没有任何的味道,里面的心还是很甜美的。”李三也是诧异的说道:我勒个去,听了李三的话,杜雨晖也有点蒙圈了,怎么现代的人吃大白菜都后世还奢侈吗?吃里面的心,奥对了,你妹的,这东西普通老百姓家吃,如果没有放猪肉什么的,是清汤寡水的,那么吃起来跟煮熟的野草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区别吧,另外这东西如果宋朝人不会储存的话,那么只能是夏天或者是秋天的时候吃,这个时候其他的菜蔬如果有了的话,根本不可能成为主食,草老子怎么把这些都给忽略了呢!怪不得后世的书籍记载的大白菜原产国,但是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食用的,原来名字有变异啊!



    “你们会种植吗?这个扒皮菜,我在绍兴府也没有看到有卖的啊!”杜雨晖继续问道:



    “这个在我们乡下根本没有人种,这是野菜也没有卖的,我们的地都是用来种粮食的。”李三说道:



    “野菜?你们会种吗?有种子吗?”这你妈都什么情况啊!杜雨晖都愣愣的问道:



    “恩是野菜,在我们后山的坡地都是每年自己成长的,因为几十年前我们那里闹了灾荒,是凭借这些野菜,我们全村人才没有被饿死,虽然这东西从里到外都能吃,不过老吃老吃美味了,后来我们吃里面的心了,种子我们是有的,因为从那次灾荒之,老人们都留种了,毕竟这东西不用怎么管,每年到后山坡取种子,然后第二年撒下去,家里还能留下不少,也算是为了报答这种野菜对全村的救命之恩,老辈们说了,只要我们人还活着,这种野菜会跟着我们世世代代活下去,要是哪年遇到了灾荒,也还是能救命的。”



    “你们有种子?这东西还容易成活?”杜雨晖跳起来抓住李三的胳膊问道:



    “你、你,啊!我们有种子啊!这东西容易活不用怎么管的啊!”李三惊的说道:是了这已经彻底的颠覆了杜雨晖的认知了,这你妈差看看这东西是不是大白菜了,因为后世的大白菜是不太容易自己存活的,不过杜雨晖转念一想啥都明白了,后世那都是没完没了的培育出来的高产作物,有好处是高产,但是坏处也是有的,跟温室的花朵一样,扛不住户外的风霜啊!最关键的这些村民感恩的还年年都收集该东西的种子,我草……



    “这样,李叔叔,你们今年是什么时候,把种子给撒下去的,现在能不能大致的看到实物啊!”杜雨晖问道:



    “还不行,因为我的老家在北方,是这次来绍兴办事,才偶尔听说你们城里的顺天赌坊要找这种东西的我想试试看,你们要找的是不是我们的那种扒皮菜?还有嘿嘿,10两银子。”说道最后李三腼腆了。



    “那个、叔叔,你现在手里一点成品的样子也没有吗?”虽然杜雨晖能够肯定这个李三说的是大白菜,不过要是有东西可以确认一下,那更好了对吧!



    “这样,你们家,或者说是你们村子里面,大约能有多少种子,我也是赌一把,10两银子我可以给你,但是我需要你回去之后给我收集几斤种子过来,我一斤种子开价一两银子如何?”杜雨晖没有犹豫马说道:



    “哎、哎李叔叔,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杜雨晖看着长大嘴说不出话来的李三马问道:



    “成成,你一共要多少斤?”李三问道:



    “你有多少斤啊!”杜雨晖不知道李三他们到底有多少所以说道:



    “我们村每一家都至少要有两斤以的留种!每年都要到后坡播种一斤,然后留下至少一斤,哪怕有灾年了,扒皮菜也没有产出了,那么第二年我们还会继续播种的,村里几十户……”李三开始查手指头了。



    “这样,我不管你能弄来多少,我是一两银子一斤收了,你只要把这些种子送到顺天赌坊,找徐叔叔也行,还是找我何叔叔也可以,他们还会多给你10两银子的,还有你大约几天能回来?要是早的话我可以等你。”



    “这位公子,我5天之内,保证可以回来。”李三一听这价码马给出了期限。



    “好,你最好今天走,我在这里等你,另外我会告诉顺天赌坊方面,让他们暂时把这个扒皮菜从我要找的清单抹去,你尽管放心,我答应你的,或者说是顺天赌坊答应的,绝对没有不算数的事!”杜雨晖说道:



    随后李三跟何二都走了,一个会北方老家收集大白菜的种子去了,一个会赌坊把找到扒皮菜的事给宣传出去,是了这是杜雨晖的主意,慢了什么也没有了,要是快好处是大大的了。



    “儿啊,你找的这个扒皮菜,难道我们还指着这种野菜赚钱吗?”等众人都走了之后,梁氏问道:



    “娘,你不懂,这个东西之所以无法真正的普及到百姓的餐桌,是因为现在我们这里其他的配套设施跟不,如我想养猪的目的,是要开一个熟食作坊,但是要想作坊能够每天都开业,而且客流爆满的话,娘你知道他需要一天杀至少两头猪啊!也是说,我们总不能没有固定的给我们提供肥肉的人家吧!一旦货源出现了问题,我们的作坊开的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的,那是再好吃的东西,也没有惦记了,而这个扒皮菜也是如此,虽然现在的百姓不吃这种东西,但是我们可以用它们来饲养家禽,无论是鸡鸭鹅还是牛羊,都可以吃这种扒皮菜的,并且还有一点也是最关键的,我们现在种的稻米,是5个月左右成熟,而稻米成熟了之后,我们直接种植一茬这种扒皮菜,那样的话,将来怎么家冬天所有家禽的饲料都解决了。”杜雨晖解释道:



    “刚才那个李三不是说这东西冬天无法储存吗?再说了种植这东西需要几个月啊!”梁氏不解的问道:很显然他不知道狗子为何能够确定这东西可以在当年有产生,还是稻米收割之后。



    “这东西正常也是两个月到三个月可以成熟,不过听李叔叔说这东西如此的皮实,弄不好两个月差不多了,算是三个月也正好是8个月而已,我们的稻米没有办法一年两熟,但是这样稻米跟扒皮菜却刚好能够进行完美的配合,并且还有一点,别人不会储存我会啊!到时候我教大舅他们挖菜窖,有了菜窖之后,冬天的扒皮菜完全可以很轻松的给所有家禽提供绿色蔬菜,我们连草料都不用买了,到时候豆饼梁氏还有扒皮菜,我们大人也是可以吃的,另外还有腌酸菜等等……”杜雨晖开始畅想今年冬天的情况了。



    “腌酸菜是什么?还有这东西一亩能产出多少啊!你那么有信心?不怕被人骗了吗!这东西你是从哪得知的?”梁氏一波流的大批问题砸了下来,杜雨晖也是有点懵逼的说道:



    “产量我估摸着亩产70担问题不是很大,腌酸菜这等等再说吧!娘你怎么了?”梁氏一听70担的亩产产量,你妹啊!也是跟刚刚李三一样的表情,也往了问腌酸菜还有杜雨晖怎么知道这东西了,马说道:



    “用你的办法都给储存了,到时候能不能缩水啊!到了冬天一亩70担能剩下多少?”梁氏现在问的居然都是非常有建设性的问题了,杜雨晖也是很欣慰的回答道:



    “如果我估计的不差的话,其实我刚刚说的这个数字是冬天储存了之后,拿出来一亩剩下的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