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赔偿(1)

    “是你是下的毒,毒死了我家两头牛,今天我要抓你举见官。”



    “不是我根本不是我,我没有下毒,你凭什么说是我放开……”



    “老爹这是怎么了?”杜雨晖跟杜雨柱两人牵着牛回来终于挤进了人群,然后杜雨晖问道:



    “狗子是狗子,药是他配给我的,要是下毒也是他下的,你们找他。”二叔的声音飘过。



    “狗子这回看你还往哪跑?跟我们去见官,哎呦!”虎子不知道从哪冲了出来刚抓住杜雨晖的一只胳膊,被杜雨晖反手一巴掌,打了一个耳光。



    “下毒不说还打人,抓他去见官。”有人喊道:



    “我看谁敢动手。”老爹的声音喊道:杜雨晖也看明白了,家人又跟王富贵家对峙了不说,周围又是一大群的村民,看热闹的,并且也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他还是问道:



    “虎子你血口喷人还想抓我,我打你怎么了,你妈的有事说事,还不给我辩驳的机会吗!是了公堂县太爷都不可能什么都不说定我的罪,在说抓人也轮不到你来抓我,所以我打你是活该,有问题吗!我还说你抓疼了我们的胳膊呢!哎呀我也疼死了。”



    “你小子知道你伶牙俐齿,不过没有关系,你二叔说毒是你下的,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今天我要拉你去见官。”虎子二叔说道:



    “谁我说干的都不要紧,关键是到现在为止我干什么了?我都不知道你们来说说先?”杜雨晖问道:



    “你二叔卖给我们家治牛生病的药,不到没有治好病,我家仅有的两头牛都被毒死了,其一头已经怀了崽子了,这笔账今天你是想赖也赖不掉了,你二叔说这药是你配的。”虎子二叔说道:



    “药是我狗儿配的不假,他二叔这药除了给村正他们家的牛吃了,还有谁家的牛也吃了?”梁氏问道:



    “这附近村有牛的基本都吃了,对啊他们家的牛都没事啊!赵二叔,你老家的牛咋样了。”二叔突然开窍了一样问道:



    “我家的牛挺好的,精神头都恢复了,也能吃能睡了,是这药是真不便宜啊!”赵二爷说道:



    “行了赵二叔,咱们花点钱也是值得的,总一头牛没了强不是吗?”人群之有人说道:



    “娘怎么又这么多人啊!娘亲报。”梁氏抱起了杜雨晖双簧准备开始。



    “欧?看来现在是两个问题了,第一个村正家王大哥,我狗儿给他二叔的药是一起配制的,根本没有配制第二份,再说了我狗儿已经交待自家二叔了,绝对不会免费给你们的,是花钱买也不给,别人家的牛吃了药病都好的差不多了,为什么你家的牛吃了死了呢!第二个问题,你们花了多少钱买的药,是从谁手里买的啊!”梁氏问道



    “那你问问他好了。”虎子他爹指了指二叔身边的人说道:此时杜雨晖也看到了这家伙,谁啊?



    “狗子他是你二婶的族弟。”梁氏在旁边说道:



    “奥,也是说你们没有从我二弟手里拿到药是吧!那你们找我二弟干嘛,找我狗儿干嘛?谁给你们的药,出了问题找谁啊!这跟我们家有什么关系呢!”梁氏说道:



    “怎么没有关系?他卖给我们的药出自你们家,你们本来有亲戚关系,不找你找谁,况且我们可是花了一两银子买的,花了这么多钱,开始的时候说药到病除,现在呢!两头牛都死了。”虎子老爹说道:



    “哎呦他们花1两银子买的?呵呵我才花了20钱,把我家牛的病治好了。”



    “什么?你家花了20钱,我们家了50钱,怎么这药价格不一样呢!”



    “……………………”村民们开始议论纷纷了,然后开始有人喊道:



    “这个李老三是一个黑心的商人,他卖给我们的价钱都不一样,看来是有钱的他多卖点没钱的少要点,真是太可恶了。”



    “各位叔叔伯伯,大家静一静,听我说两句行吗?”梁氏喊道:人群之的声音开始平静下来。



    “各位叔叔伯伯,本来家父的意思,是让我狗儿把药配好,然后呢免费给大家送过去,当时我们说这事的时候,他三叔一家还是四叔一家祖母跟二叔他们都在,虽然不知道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这免费的药变成了要收钱的了,但是我请大家放心,你们所有花钱买药的叔叔伯伯,我们家都会派人把你们买药的钱送回去的,并且还是按照你们买药的钱多给一倍,你们花20钱买的,我们赔40钱,大家看怎么样?”杜雨晖知道要想解决掉王富贵家的事,首先要解决的是村民们的事,要是王富贵他们煽动村民的话,自己家还怎么继续在村子里面待啊!



    “老大家的你说这事是真的吗?”人群之有人喊道:



    “大伙放心好了,等把村正家的事解决了,我们马办理这事。”老爹说道:毕竟杜梁氏是女人说话不靠谱,有了老爹的保证,人群的议论声马响起。



    “好人呢!老杜家都是好人。”



    “可不是,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了!”



    “什么是误会,还不是狗子他二叔把药给了那个李三,然后李三使的坏……”这是舆论,你让老百姓吃亏了,拿口水淹死你,要是让他们得利了,你是大善人了,尤其这个时代的百姓更加的朴实。



    “我们家不要你们赔买药的银子,这事今天你们不给一个说法,那去见官,药是李三卖给我们的不假,可是你二弟都说了,这药是你狗儿配的,别人家的牛吃了好了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我家的牛是死了。”虎子老爹趾高气昂的说道:



    “如果不是家父大人好心,让我狗儿配置点草药救救赵二爷家的牛,我狗儿也不会配置草药的,况且我狗儿也不知道你家的牛有病了,我狗儿还能提前配置点毒药,等着你家的牛有病,然后还转一大圈卖给你们,在毒死你家的牛?你认为是否有可能,对了你家的牛在哪?我能不能过去看看。”梁氏说道:



    “早知道你会这么说的,推过来吧!”虎子老爹喊道,后面有人推着两个大车,面是两头死牛。



    “那你怎么能证明这头母牛怀了崽子呢!”三叔问道:



    “那你怎么能证明母牛没有怀崽子呢!”虎子爹反问道:杜雨晖也是一愣,这话问的好啊!要是刚怀可能看都看不出来,自己是把牛给解刨了,也没有任何的作用,这是百口莫辩的事,同时杜雨晖也明白了,村正家挺狠的,弄死了两头牛,哪怕最后打官司,多赔他们一头牛他们也是赚了的,并且杜雨晖没有去看那两头牛到底死于什么原因,因为对手已经算计好了,咬死了是吃了你配制的药之后死了,这药已经没有办法去查找了,所以自己去看没有任何意义。



    “王大哥,我想问你一下,这药可是我狗儿亲手交到你手的?”杜雨晖问道:



    “虽然不是你儿亲手交给我的,但是你二弟都说这药是你儿配制的了,你还想抵赖吗?”虎子爹说道:



    “二弟,这话是你说的?”梁氏问道:



    “是啊!狗儿给我药的时候,咱家人都在,他们可以作证啊!”梁氏知道答案他们还需要听二叔亲口说



    “我没有说这药不是我狗儿配制的对吧!但是这药已经经过了那么多人的手了,王大哥,我狗儿没有给这个李三药啊!他给你的是不是我儿给二叔的,这你能保证两种药是一种吗?你如果相信这李三的人品,那么今天你不会来找他,因为你家的牛可能是吃了别的东西死亡的,如果你都不相信他的人品,认为是他给你的药出现了问题,那么你可别告诉我,你有证据能够证明他给你的药,是我狗儿给我二弟的,你想好了在说哈!”梁氏问道:



    “这……”是了,杜雨晖给虎子他爹下了一个套,并且我还明确的告诉你了,你信这人你别来找我,你不信这人你他妈的更别来找我了。



    “我们狗儿没亲手给你药,你家的牛死了,你该找谁找谁去,要是还在我们家门口胡搅蛮缠,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老爹手里拿着一把扫帚指着虎子爹说道:



    “那我们抓这个李三去见官,让他跟县太爷说说,到时候问出什么在找其他人也不迟。”村正说道:



    “姐夫都是我姐夫给我的药,让我卖钱的,我跟你们家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有必要收了你们的银子还毒杀你们家的牛吗!况且我这两天来我姐夫家,天天都把卖药的钱给他送回来,我是一个跑腿的,你让我去买毒药也是不可能的,药方掌柜的你们都可以去问问,谁见过我,要让我配毒药,我要有那个本事,自己配药卖钱了,还用给我姐夫当跑腿的吗?姐夫你这事可不能不管我啊!”那个李三叔抓住二叔的手臂说道:



    “村正你们说你们到底想咋地,这事才能善罢甘休好?”二婶突然问道:



    “抓你们家狗子见官,告他毒杀我们家耕牛之罪,然后还要赔偿我们家3头耕牛的价钱。”村正说道:



    “王伯伯,这话你可要想好了再说,否则我告你一个诬陷之罪,一次的事咱们都知道,我也给县太爷说过了,如果下一次你老人家还是吃饱啦撑到了,最后还是诬告于我狗儿,那么可是两罪并罚了,我现在清清楚楚的在问王伯伯一句,如果你还说要告我狗儿,那么我也马写状纸,你们也别在我家门口堵着了,怎么样王富贵,大家伙可都听着呢!你是告我狗儿呢?还是告我狗儿呢?”梁氏的几句话彻底把王富贵给噎住了,其实他的本意还是讹钱,3头牛120两银子到手,一次让老杜家白得了50两,这一次先让他们还点,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那放你小娃娃一马不过今天这三头牛你们必须要赔,否则我们先高官抓这个李三。”村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