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赔偿(2)

    “姐夫这所有的事都是你让我干的,要是你不帮我,到了县太爷那我把你咬出来,到时候你这童生有了污点,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去科举,还有这段时间我都给你送了十几两银子了,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李三说道:



    “我什么时候指使你干了,这脏水你可别往我身泼!”二叔说道:



    “娘,您老人家帮帮我这族弟吧!要不然以后我也没脸回娘家了娘。”二婶说道:



    “三头牛多少钱?我们看看凑点钱先赔了你们家的。”二叔问道:



    “按照市面的价格是120两,你们给钱也行,那我们不追究了。”虎子爹说道:



    “娘您老人家看看手里还有多少钱,先帮我给支应娘,要是因为这事耽误了我以后的科举麻烦了,虽说这事不是我指使的,但是也属于是我好心办了坏事,咱们都是一家人,多多少少也是因为狗子赔的药材出现了这事的,要是李三到了县衙胡乱咬人,把我也牵连进去不好了。”二叔跟祖母说道:



    “二弟连王富贵家都不敢说我儿配制的药有问题了,你怎么还跟娘说药是我儿配制的呢!”梁氏问道:



    “哎呀大嫂咱们先把村正家牛的事情解决了在说。”二婶说道:



    “对了王富贵,我们为什么要赔你们3头成年牛的价钱呢!我们赔你们两头成年牛跟一头小牛犊不行吗?还有要不我赔你们两头牛,一头带着崽子的母牛,一头公牛不行吗?”梁氏突然问道:



    “我们家的牛健壮,生的牛也其他的牛健壮,所以你们赔我们牛我们也不要,除非你有一模一样的。”虎子爹说道:



    “看来村正家是跟老杜家顶牛了。”



    “那还用说,咱们都看到多少次了。”



    “这两家这么干下去,估摸着一家要把彻底赶出村子才能消停啊!”



    “看样子这事是杜老二谋划的。”



    “恩差不多,他们家他是读书人。”



    “狗子也读书,不过人品他二叔好太多了,这回还能多赔点钱呢!”



    “多赔什么?是他们多赔了咱能要吗!都是十里八村的,谁家子弟都有嫁娶,况且咱们家的牛已经好了,把收的钱退给咱们成了。”



    “对哈老哥你说的是啊!将来咱家牛有病还要求着狗子给咱配药的,哎呀差点老糊涂了……”



    村民们议论着,然后虎子爹说道:



    “老杜家的,你们商量好了没有,难道还让大家伙在你们家吃午饭吗?”



    “他娘去吧,看看还有多少钱?先把王富贵家的耕牛钱赔了,咱们自家的事等等再说。”祖父发话了。祖母带着四婶回去拿钱,一回出来了然后跟祖父嘀咕道:



    “我这段时间一共才攒了80两,不够啊!”



    “老大啊,你们手里还有点银两吧!算我借的,先给我拿40两。”祖父说道:



    “二弟,李三都说给了你十几两银子了,你也先拿出来救救急,我们还要赔偿十里八村乡亲们买药的银子呢!这一出一进的,我们可赔大发了。”梁氏调笑着说道:



    “什么银子,我哪里有银子,别听这个李三胡说,他是犯事了脱不了干系了才诬陷我的,对跟村正他们家次诬陷你一样,都是诬陷。”二叔恶狠狠的说道:



    “你说谁是诬陷?”村正说道:



    “好了都别吵吵了,爹你要的40两银子。”祖父接过老爹递过来的银子说道:



    “这是120两银子,这事算过去了,村正你们家还有什么说法吗?”村正使眼色给虎子爹,虎子爹接过来银子然后村正说道:



    “以后好好管管家里人,别让他们在闹出同样的事情来,到时候要是毒死了人不好了,我们走。”



    “散了都散了吧!”老爹喊道:



    “老王家的你们等等!”梁氏突然喊道:



    “杜老大家的你还有何指教啊?”村正回头说道:



    “钱我们家已经赔了,你们还要把死牛拉走不对了,这牛已经属于我们的了,一会我让老爹到城里找衙门人报备一下,这是必要的手续对吧!”村正他们不傻,得了银子还想把死牛也拉走,别人脑筋不够灵活,尤其是老爹还有祖父他们,接下来要解决二叔跟李三之间的事啊!如果杜雨晖不说,到时候能村正家把牛处理了,你想起来在去要的话,事情又不知道要怎么样了呢!但是杜雨晖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的。



    “你不说我们也忘了,死牛给你们好了,找衙役的事你们也要办好。”虎子爹说道:



    “成没有问题,老爹你现在去衙门,马让他们派人过来核实,两头牛都死了,做一个登记,还有今天在这的老少爷们们!这牛到底是怎么死的我不知道,不过我刚刚看了看,不会是毒死的,所以等一会老爹带着衙门的人回来之后,做好了登记,咱们把这牛都给宰杀了吃肉,不过我这丑话可说在前面了,你们谁吃都不要紧,但是吃坏了肚子来找我,我也请乡亲们做了证,是你们自己要吃的怎么样?”杜雨晖看了两头死牛,基本是被闷死的,毕竟王富贵他们也没有地方去找毒药,这年头除了砒霜之外,其他的毒药不是一般人可以弄到的,而买砒霜要去药材店,并且还是有记录的,王富贵他们这一次来是耍赖,杜雨晖也不想因为这点事跟他们打官司,因为有了次打官司的经验了,你没有足够的证据说明不是你的药出现的问题,毕竟这个年代也没有检验机构对吧!要是在弄而二把刀的仵作,什么事都可能出来,所以继续争执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好,我不怕,好久没吃牛肉了,杜老大今天你们家管饱吗?”人群之的赵叔叔说道:



    “没问题管饱不是,今天还能让大家带回去一点。”老爹一边把马牵出来一边说道:很显然老爹也不是傻子,这是打夏天,没有地方存放两头牛的牛肉,这他妈的多少斤啊!狗子要卖人情老爹看明白了,既然要做那做到底,总不能到时候让牛肉放烂了扔掉对吧!



    “大家都帮把手,俺家院子不够大,直接在村子里面点火,然后谁家有大锅的,都赶紧回家拿过来,桌椅板凳都自家带自己的,还有赶快回家都告诉一声,今儿咱午晚都吃牛肉了。”梁氏开始吆喝了。



    面对牛肉的诱惑,什么被毒死的不毒死的,到时候大家看好了,谁第一个吃,吃了没事大家吃好了,在说了,所有人心里跟明镜一样,这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药,养牛家的也都买了,算给牛吃了,那么大个的牛啊!堵死了估计也没有多大的药力了,炖熟了照吃不误了,所以围观的老少爷们,有一个算一个,开始了,除了村正家只能在一边看着之外,所有人都回家拿出来各种锅碗瓢盆的,然后也开始跟着忙乎了,老爹去城里的同时,杜雨晖跟三叔还有四叔开始给公牛剥皮,然后开膛破肚了。



    老爹打马去城里,然后跟衙役打马回来,登记很简单,这根本不用多说,况且还是鱼圣状元家的事,一次狗子送了50两银子,县太爷大度收了那见不得人的20两,然后那30两给衙门口的人分了,他自己还没要,即赚了银子,又得了口碑,而拿了钱的差役们也不傻,况且老爹去的时候杜雨晖告诉他了,到时候让差役们拿走半只牛,他们之所以来的快,是情况到了县太爷那之后,半只牛啊!改善衙门伙食的时候到了,所以衙门内仅有的两匹马,都被套车跟着老爹回来了,也亏了三叔跟四叔他们总是剁野味了,半只牛剁到最后,还让村里几个壮汉一起帮忙,而正常的手续衙役们来了先检查牛是不是死了,现在免了这些条条框框了,登记备案然后拉着半只牛走了,村里这边可是忙活开了,剩下的半只马开始被劈开,并且直接扔到不同的大锅里面去,随后梁氏拿了不少的草药调料包,这边开始一锅一锅的煮牛肉了,那边杜雨晖跟老爹开始给第二只牛扒皮了……



    “老爹今天这事你怎么看?”杜雨晖现在要培养老爹分析跟解决问题的能力。



    “哎呀,家门不幸啊!这个李三估摸着是你二叔指使的。”老爹叹气的说道:



    “行老爹你有着觉悟行。”杜雨晖调笑的说道:



    “看热闹的都看出来了,我还能看不出来?”老爹没好气的说道:



    “没事爹咱不亏,两张牛皮呢!还有咱们借花献佛请村里的老少乐呵乐呵也不是坏事。”杜雨晖笑道:



    “对了我把这事给忘了,咱是赚了哈!”老爹也笑了。



    “老大你们还笑啥,今天我们亏大了!你怎么能把牛肉送个差役那么多呢!”祖母过来不高兴的说道:



    “是这给村里人吃也算了,让他们拿走可白瞎了。”二婶也跟着说道:



    “娘,我问你,两头牛,这大热天的能放住吗!你们是等着都扔了好,还是送人让他们领情好,咱们自己家的事还都没完呢!二嫂。”三叔他们把公牛彻底的处理掉了之后,过来干活的同时说道:



    “是,今天这事怎么引起的,今天狗子跟大哥做的对。”四叔过来一边帮老爹豁开牛肚子一边说道:跟着他们一起打下手的几个叔叔没有说话,这毕竟是老杜家的家事,他们是跟着忙乎。



    “先干活吧!这事等空闲了咱们自己处理。”祖父从后面出来说道:



    一天到晚,除了村正家之外,全村人连着吃了两顿不说,每一家还都拿走了几块肉,晚饭之后,全村人都道谢并且离开祖父马召开了家庭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