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两百一十六章 大剧(2)

    “这位兄弟既然来了,只要你有凭据,我说的一定还,我是杜氏一组的族长,但是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位兄弟,我想先弄的明白成吗?”三叔公很是老道的说道:



    “行这位大叔您是明白人,我们是要钱,把欠我的钱拿回来到时候我还要谢谢您呢!”袁清平笑着说道:



    “大哥二哥,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咱们先说说你们直接的事,怎么二哥你们都来了呢!”三叔公没有第一时间去问袁清平的事,而是先来问二叔公跟祖父的事,杜雨晖多精明啊!他明白了,如果这间他能弄出来点什么,到时候抓住二叔公点把柄的话,也许三叔公只要今天这事处理的好,那么他可能会在族长这个位置转正了对吧!所以他居然先来问二叔公了,这是他的目的,结果二叔公却说道:



    “我们之间没有事是过来看看,呵呵!”二叔公生硬的笑着说道:



    “什么没有事,三叔族长你可要给我做主啊!……”吃了大亏的二婶马跟倒豆子一样,把二叔公他们一家来,然后又如何愿望自家二叔的事给复述了一遍,听完之后二叔公的脸色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而三叔公咪咪着小眼睛笑了起来,随后他转身对二叔说道:



    “老二啊!你三弟说的可都是真的?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啊!他们往你身泼脏水是不是?”



    “三叔你先救了我在说,三叔……”二叔说道:



    “哎老头,我怎么看你问来问去,到现在为止都问的是你们的家事呢!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不是答应给钱了吗!赶紧的本大爷可没有时间断你们家自己鸡毛蒜皮的小事。”袁清平说道:



    “大胆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现在压着的是一位新科举人,等年底还有明年三月之后他可能是当今皇钦点的状元郎了,你们还敢跟他要钱,我看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三叔公气十足的喊道:



    “你个老不死的,跟我充大个没用,奥对了,你们要不说他是举人我也忘记提醒你们了,本来呢我们也以为他是举人,所以呢!我们也是想先打点打点,等待日后杜大官人高状元之后,也能提携提携我们,呵呵呵呵!只不过呢!他根本不是举人啊!”袁清平气定神闲的说道:



    “住口,你个黄齿小儿,我跟兄长亲眼看到榜有我二哥的名字,你说他不是举人不是举人了吗?”二叔公家另外一个叔叔说道:当然了他们都是去参加科举的吗!



    “奥我明白了呵呵呵!这里面有一个误会,或者说是巧合吧!或者说这都快过去半个月了,你们家可有得到县发布的书,这举人可不是你们自己说是是的啊!”袁清平很是轻松的说道:



    “大哥,你家老二不在家这段时间,有没有县衙的人来颁布老二举的消息。”三叔公问祖父道:



    “没有啊!这?怎么了?……”祖母蒙圈的问道:



    “难道有差头了……这位袁先生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算我们还钱也要知道他是怎么欠的钱啊!这不能你们说他欠钱欠钱是吧!”三叔公态度已经软化了说道:



    “妈的累死老子了,小孩给我弄个凳子过来。”袁清平说完杜雨晖给他搬了一把凳子,很显然今天的戏有的看了,跟看美国大片一样,跌宕起伏的,所以杜雨晖都开始帮忙了然后说道:



    “老爹抱抱……”



    “你们家这位的造化啊!说出来你们自己都不信,举的人里面的确有一个叫杜猛的,只不过人家杜猛可不是你们平阳东村的杜猛,是四川庆阳的杜猛,这东西在公布的榜单是无法写清楚的,榜单是人名,那个杜猛考取的是一甲,不瞒你们说,我们呢是给县里一些达官贵人们办点小事,不知道榜下捉婿你们听说过没有,我们本来想去找那个杜猛的,结果你们家这个跟他重名了,我们也找到他了,三品刑部侍郎赵大人让我们给他办这事,跟他家闺女定的前程,结果你们这个家伙说自己没有妻室,然后还从我们这里拿走了200两银子,等到最后真的杜猛已经回家了,而你们家这个身份而已曝光了之后,我们还被刑部侍郎大骂了一顿,你们说这个账咱们要怎么算啊!”袁清平说完现场这边是静的可怕啊!这千古难得一见的事二叔都能遇,关键是二叔想当官是不是疯了,自己有家室啊!这……奥!!陈世美不是宋朝的吗!呵呵呵二叔读的好圣贤书啊!



    “这位兄弟,你喝口茶先!那个你的意思我没有听太明白,是说我二弟没有举?”其他人都在想着这匪夷所思的事情之时,杜雨晖开始指示老爹说道:当然了大哥早在杜雨晖的指使下进屋倒茶了。



    “我们也想他举啊!这好好的买卖,被他搅和了不成,我们是钱没有赚到然后还搭进去200两银子,哎刚刚那个老头,拿银子来吧!”袁清平跟三叔公喊道:



    “这个我可没有那么多银子,200两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大哥二哥你们看看凑凑??”三叔公变脸了说道:



    “哎!!等等老头,我什么时候说是200两银子了?”袁清平说道:



    “你刚刚不是说我们家老二从你那拿了200两银子吗?”祖母问道:



    “你当我们是救济单位吗!前后都算500两,这是今天的价,明天是600两了,今天要是没有银子,我先打断他一条腿,你们慢慢筹钱不着急的。”袁清平说道:



    “老二啊!你走的时候,爹娘还有你大哥给你从了将近200多两银子,还有你借的200两银子,都花没有了?要是有赶快拿出来啊?”祖母都带着哭腔的问道了。



    “呵呵呵呵!原来我还因为你们家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呢!今天一看才住这么个地方,告诉你们吧!他到青楼酒肆,可是挥金如土啊!哈哈哈哈!”袁清平嘲笑的说道:



    “老二老三,你们手里有银子吗!我们家里现在没有多少积蓄了,等明个我把粮食还有家里的牲口卖了还给你们,你们帮帮忙??”祖父说道:



    “大哥不是我这不帮忙啊!家里……”二叔公没有搭腔。



    “大哥,我以为是点小钱呢!这老二也没有举,我们还随了10两银子呢!那个银子你们先拿去用不着急还的。”三叔公居然来了这么一句。



    “对对对!老三说的对我们的也是我们的也是!!!”二叔公马改口的说道:



    “二哥这你们家公子还有大哥家老二这联合偷盗的事情,今天咱们可要好好断断了,还有大哥,要不你让老大把阿胶的配方给我一份,我看看能不能给你们从作保,先借点钱把眼前这事给过了,毕竟他们要是打断了老二的腿,这将来老二还科举不啊!”三叔公说道:



    “哎哎哎!我们你们有完没完,我现在要钱赶紧的啊!怎么着还打算请我吃午饭啊!”袁清平喊道:



    “狗子你把你身的金饰先拿下来给祖父母,还有柱子不管多少这也是金子啊!”老爹突然说道:很显然这是杜雨晖让老爹说的。



    “对对对对对!!!快快快我们也有,老头子我去屋里拿!还有你们都愣着干啥,赶快去拿啊!”祖母说道



    “娘……”四婶刚要说话祖父说道:



    “先都拿出来凑凑,等以后再还给你们,难道看着你二哥被他们打断腿不成吗!”



    “叔叔这是我的金斧子,给你先拿着。”杜雨晖从老爹的身下来然后跑到袁清平身边说道:



    “不错你小子挺乖的哈哈哈哈!……你妹啊!你小子不是骗我吧!你告诉我这是金子的?”袁清平从杜雨晖手里接过金斧子之后,开始他还挺高兴,结果一掂量愣着了,毕竟这些人天天是跟金银打交道的,手要是连这点工夫都没有,成天还不被人给骗死啊!



    “叔叔这是金子的啊!老爹给二叔他们金子,让他们给打造的,你看这是大哥的这是二哥的……”杜雨晖还没有说完呢!袁清平咔吧给掰开了三个然后说道:



    “你是小孩子你不懂,来你们谁过来看看,这里面是什么?你们家拿这假东西忽悠孩子们吗!哈哈啊哈哈!怪不得能生出来杜猛这样的种,行了你们不要拿了,金子我不要了。”袁清平说道:



    “什么??假的?”梁氏马扑过来看着这些金饰说道:随后祖母也从后面出来然后掰开了一个……



    “老三老四,当时大哥给我们金子去打造首饰,我让你们两个看着,你们给调包了?”二叔突然找到了发泄口然后愤怒的说道:杜雨晖一听你妹啊!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怎么这事里面居然没有二叔啊!



    “我跟三哥一直盯着的,不会有假的……”四叔说道:



    “你们在哪一个首饰品店铺打造的,我去问问知道了。”老爹突然说道:



    “爹娘我错了,这事是三哥让我干的,我们把剩下的金子平分了。”四叔一看瞒不住了跪下说道:



    “二哥,那天我们在首饰品店铺的时候,你去哪里了?我二哥我明白了,你去了二叔公家是不是?三哥我二哥是不是十五之后第三天去找你谈偷盗配方的事的。”三叔头脑还是很清醒的说道:



    “对是那天……”二叔公家叔叔非常清楚自己这事已经是东窗事发了,现在没有办法挽回了,干脆有啥说啥好了,现在的情况是越乱对自己越有利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