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三百四十三章 打脸

    “狗子这把不算,咱们在来一把,这一把是我大意了,再来再来!”二叔不甘心的说道:



    “二哥这样有意思吗!愿赌服输,虽然我们看不懂,但是也知道这白子比黑子多,你输了那么多子再比也是一样的,你下不过狗子的!”四叔说道:



    “行二叔,我给你机会,给你找借口,也让祖父母看看,老爹说的对,你除了找借口之外还能干啥,今天我就让你找借口,你说吧,咱们来几把,你只要赢我一把我就把俸禄给你成吧!”杜雨晖霸气的说道:



    “30把安就来30把吧!”二叔说道:



    “二哥这不要脸也该有点限度是吧!你干脆跟狗子说,你们就天天下,啥也不干了,赢一把就把俸禄都给你,那就最好了是吧!”四叔笑嘻嘻的说道:



    “狗子那你说几把?”二叔问道:



    “什么叫我说几把啊!二叔前面咱们可是说过了,一把定输赢,我让你先手的,后面我给你机会,所以呢你自己也要见好就收不是吗?正如四叔说的那样,干脆我天天跟你下,到时候输你一把就把俸禄给你得了,你认为那样有意思吗!”杜雨晖问道:



    “好那就三把,再来三把,这一次我不会大意了!还是我先走吗?”二叔问道:结果众人都开始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二叔了!然后四婶也跟着说道:



    “爹娘,以前我还真的没有看出来二哥有着本事呢!呵呵呵!”



    “咳咳!!”祖父只能干咳了两声!随后二叔跟杜雨晖又展开了新一轮的厮杀,当然了这差距是明显的,三把下来之后也就是一个时辰而已,每一次的差距都是那些,杜雨晖控制的很好,不太多也不太少!最后一把结束了之后,二叔颓然的坐到了椅子上了,杜雨晖默默的把棋子放到了盒子里面没有多说一句话!但是众人都能够看明白结果了,哪怕不懂的祖父母也知道去查黑白子的数量分胜负了,毕竟这个太简单了!正如杜雨晖原来说的那句话,玩围棋根本就不需要识文断字的本事,这就跟一些泥腿子一样,他们可能大字不识一个,但是他们却可以带兵打仗一样,就这么简单,因为你能看懂周边的地形,把自己手里的武器装备配置好就成了,围棋就是另类的打仗,是一种棋盘上的战争,不需要你认识太多字,比如后世的少年围棋大赛一样,很多孩子也不知道成语什么的都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不影响他们拿冠军对吧!是了这些活动跟学不学习关系不大!



    “哎呀我说二嫂啊!今天我们也知道二哥的水平了,原来跟狗子差距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还棋待诏呢!呵呵呵!二哥你要是就这水平的话,其实你去科举也白搭,根本就不可能考中的!”三婶开始说风凉话了!



    “关键是爹娘被二哥忽悠的,他们还认为狗子的棋待诏是二哥让的呢!呵呵呵!”四婶说道:



    “要不狗子咱们在来一把?”二叔跟没有听到三婶四婶的话一样突然问道:



    “二叔这样不好吧!如果你一直说我就要一直下吗?你自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之后,就去自己多加练习吧!哪怕你明年在跟我挑战也成啊!现在咱们的差距这么大!你认为下100把就能赢我了吗!还有二叔,你不要忘记了,每一次都是我让你先手的,要是我先手,你知道的,我最少赢你30子呢!”杜雨晖说道:



    “想要我狗子的俸禄呵呵呵!他二叔你要想当大宋的棋待诏还真是不够格的,那是官场,但也是需要实力进去的,要是没有本事,将来惹出事来,可不要连累我们就成了,我现在想想都害怕啊!”梁氏终于开口了!



    “我不信你先手能赢我30子,要不咱们来一把!”二叔无耻的说道:



    “二叔咱们还是打住吧!我也不想玩了!赢一子也是赢30子也是赢,纠缠这个没必要!”杜雨晖说道:



    “就是!爹娘,那个你们现在也知道二哥什么情况了,明年二叔三叔他们送来的阿胶钱,我提议必须分,现在看来等着二哥高中也没啥希望了,可能这辈子二哥都没有机会了,我们的钱可不能瞎了,所以我要分钱!”三叔大有撕破脸皮的架势了说道:



    “对分钱,然后把属于二哥的那一份拿出来给我们,咱们要把这么多年二哥亏空的都算上,什么时候把亏空的都给堵上了,什么时候他在分好了!还有你们的那一份,将来我们也都记住了,到时候分的时候,也不能少我们的份,省着你们又给二哥他们了!”四叔也跟着说道:二叔一看杜雨晖不跟他下棋了所以说道:



    “分什么分?爹娘还在要分也是爹娘不在了之后的事,这都要过年了,你们不知道说点好话吗!”



    “你说为啥要分?家里弄的连点过年的钱都没有了,要是我们手里分钱了,至少过年的时候我们也能帮衬一把不是吗?二哥你不用在这说废话了,不分也成,我去给大哥干活,只要给我们家一口吃食就中!”三叔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四叔跟着说道:



    “行那你们就都走,娘爹,到时候二叔跟三叔送钱过来的时候,我们雇人种地!”二叔说道:



    “呵呵呵二哥我看你想错了吧!我们都走了,二叔三叔还给你们送钱?咱们那就算分家了,大哥那个时候,我们将来都分开孝敬爹娘,按照你说的我们一年都每家都给娘10两银子,这就足够了,你还想着二叔他们那上百两银子呢二哥!呵呵呵!就算二叔他们还继续给,我们走不走都要分的这是两码事对吧!老四!”三叔说道:



    “对啊!我们走了,不吃家里的粮食了,地本来就有我们的份,要不我们就雇人种怎么的,二哥你以为我们走了,地也是你们的了,二叔三叔送来的阿胶钱也是你的了,你想的到是美!我们出去跟分钱这是两码事。”四叔也是很强硬的说道:



    “大哥都因为你……”二叔刚刚说到了一半老爹打断了他的话没惯毛病瞪着说道:



    “因为我什么?老二你他妈的想好了再说我,草……”



    “爹娘你们说句话啊!”二婶一看老爹要发火马上求助祖父母了!当然了二叔习惯性的指责老爹,不是说改就可以改的,他说出来之后也收住了一半,否则老爹就是说了,他也会把后半句说出来的。



    “老大啊!你看着,咱们这么闹下去,可能就要分家了,这多让外人笑话啊!”祖母说道:



    “娘这事好像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吧!我昨天才回来,你们给我柱子弄了一个假彩礼,本来你们爱咋地咋地,我也出钱买了年货,这老三老四他们认为您老不公平,你让我看我能说啥,您说公平不?”老爹现在也精明了,我也不表态,他们的事反正我也没想过当家,你们自己说吧,尤其是娘你自己说吧!



    “对啊娘你说啊!这么多年我们给家里出力还少吗!可是我们得到什么了?”三叔说道:



    “我们得到什么,也都给二哥填进去了,现在是啥也没有啊!”四叔伸着懒腰说道:



    “行了我也知道你们的意思了,老婆子老三老四他们说的一点都不过分,这几年你也不算算,老爹给家里弄回来的银子,少说也有几千两了,可是咱们呢!到现在手里居然是身无分文了,年货还要老大他们回来置办,想想你不丢人吗?你还想让老大他们咋地!这样吧老三老四,你们说的对,从明年开始,你二叔还是三叔,送来的钱呢!咱们就按照你说的办法分成吧!你们也说了,到现在你们还欠你们大哥钱呢都还不上,你们手里总要有点余钱啊!你大哥那份他不要,不过呢!我们当老人的,既然要分,就必须算上你大哥那一份,所以我们按照5份分,你大哥的那份他不要是不要,但是我们给他保管着!将来如果有一天你大哥需要钱了,我们也能帮衬下。”祖父知道今天这事必须要解决了,昨天晚上谈完了之后,老三跟老四看来是又私下研究了,如果不同意可能就要分家了,其实分家了之后,老二他们现在靠什么生活,是一家可以弄一亩三分地,但是老二能去种吗?所以祖父才这样说。



    “爹那您的意思是这回同意了是吧!但是我跟三哥说的,二哥分的那一份也必须给我们,这个您不同意我们还是不干,今天既然咱们说这事了,就把所有的事都敞开了说了,您刚刚也说了,咱家现在本来都该有几千两银子了,都可能要比二叔跟随三叔家富裕了,可是现在呢!”四叔说道:



    “分可以,但是你们不能分我那份,凭什么?我拿钱出去,难道不是为了家里好吗?要是赢了呢!当时我们押狗子恒运县赌鱼,还有大宋跟金国仙人关之战的时候,你们不是也同意了吗?现在想来分我那一份钱了,不行我不同意……”二叔开始耍无赖了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