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抓贼

    “杜大人,您今天还走吗?要是没事了,我想我去看看那边的棋局,毕竟咱们不能都不露面不是?”黄一忠突然说道:很显然他说这话是很不给杜雨晖面子了,但是这都是杜雨晖跟黄一忠提前部署好的了!而下官这是撵官走,还是自己要出去,其实都可都是官场的大忌啊!



    “我到是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了,怎么?你们有要事?”杜雨晖问道:



    “没有没有,我们是要去监场!”滦平欣慰的看了一眼黄一忠并且说道:其实他也着急,他也想看看薛清风那边怎么样了!



    “我怎么感觉黄大人不欢迎我啊!既然这样我不走了,咱们一起去监场如何?”杜雨晖说道:随后滦平的脸色稍微的变了一下,当然了如果不仔细观察是看不出来的,但是杜雨晖毕竟是耳聪目明吗!



    “好那我们一起去!”滦平说完起身了,而杜雨晖走在前面的同时,滦平用最低的声音跟后面自己的一个人嘀咕了一句,当然了如果不是杜雨晖耳聪目明,可以说他听不到,但是这样,他没有听到滦平说什么,但是杜雨晖却能明白,滦平在安排着什么,其实今天所有人都知道,薛清风遇到的也是一个高手,很显然杜雨晖会回去帮大哥分析其他棋手,难道滦平他们不知道这一届棋手里面其他人的实力吗!如果说是第一天,那可能是看不出来什么?但是这都过去了几天了,小一个星期了,要是还看不出来什么,他们不都成白痴了吗!滦平说完了什么,他的随从离开了,当然了杜雨晖开始没有在意,他的想法是,老子带来了21人,出来顺子跟另外两个人在自己身边之时,其他人都在帮忙监场,我看看你们到底是怎么作弊的!



    走出了大厅,众人都在棋苑的草场试,而杜雨晖让顺子帮忙搬了椅子出来,他在面看着,滦平等人告退到下面去监场,当然了表面看不出什么来!但是薛清风那边对弈的棋谱也很快会传递过来,这个正常,杜雨晖来可以看很多人的棋谱,每一个棋童描绘的棋谱都要先拿来给杜雨晖看一眼,然后在放出去,这是官威了,或者也是简单的阅一下,而杜雨晖看到了此时薛清风稍微有点处于下风了,但问题是他很快不走棋了!在过了一会呢!滦平他们都在帮忙监场,然后薛清风又开始走棋,但是他走棋的风格也改变了……



    “二公子,偷偷观察薛清风方面的一个孩子汇报说!有人给薛清风反馈了两步棋?他们看到了但是没有着急动手!等二公子的命令呢!”过来一会顺子过来贴着杜雨晖的耳朵说道:



    “恩现在不着急动手,这两步棋关系不大!不过我怎么没有看出来是谁指点的呢!你们发现了吗!”杜雨晖问道:很显然几个棋待诏都在杜雨晖的眼皮子底下,而此时黄一忠根本不可能指点了,所以他问道:



    “我刚刚也问了盯梢的了,他们也没有发现问题所在!”顺子说道:



    “那……难不成……”突然之间杜雨晖打了一个激灵,心里想到,草老子把这事给忘记了!因为这两天没有发现薛玉林的踪迹,所以杜雨晖也把薛玉林的事给忘了,此时想想,算自己不让滦平他们帮忙,把他们都给盯死了,这个薛玉林也指不定在什么地方帮忙呢!当然了因为一直没有找到薛玉林的下落,所以杜雨晖马有感觉了,弄不好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家伙莫不是一直藏在书院里面吧!不过想一想也有这个可能,因为这也是几十万两银子的赌注啊!为了赢20万两银子,他完全可以在书院里面待几天的,而黄一忠都不知道,但是他不是说过薛玉林来过书院吗!那么他可能没有出去过!这样解释合理了,自己在外面派遣了22个小分队,是的从临安府的卫队里面有22人见过薛玉林,他们都快把绍兴府给翻过来了,都没有看到薛玉林,那这种可能性大了去乐力对吧!那么问题来了,他躲在棋苑里面给薛清风支招,而出去或者是经过外面的,目前只有那12个出去描绘棋局的人可以做到,是了滦平他们没有办法动手了,刚刚滦平还跟他的心腹说了什么,看来他们也是有准备的,第一套方案是滦平他们之间解决掉薛清风的对手,第二套是薛玉林之间动手了,而这个第二招,是给自己准备的,自己只要出现了,他们会选择这个方案了,随后杜雨晖示意顺子过来,然后压低声音在他的耳边说道:



    “从现在开始,没出去一个人写外面的棋谱,放咱们一个人出去更衣!”



    “明白……”顺子说完回头跟身边一个人嘀咕了几句,然后他们也开始下去跟其他人嘀咕了,是的杜雨晖不用说的很明白,说更衣多明啊!但是他们出去之后,都会盯梢的!!



    很快杜雨晖想要的消息传递了过来,然后杜雨晖告诉顺子可以准备收了,当一个随从再次把一个有标记的数字给薛清风看的时候,当然了他会故意以棋正的身份过去,不过却被早了有了准备的杜雨晖属下抓获了!



    “你干什么呢!这是什么?”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把人抓住,同时从他手里把那张纸抢了过来问道:



    “我……我没干什么!!”被抓到的那个家伙磕磕绊绊的说道:



    “杜大人,有人夹带给薛清风通风报信!”随从过来说道:当然了此时,薛清风这边也要试完了!



    “奥?有这事?”杜雨晖说话的时候,那个家伙已经被四个人给扭住送到了杜雨晖眼前了,而听到了动静的滦平等人也都跑了过来,很显然这个是滦平的一个随从!



    “这是怎么回事!你干什么了老张!”滦平马问道:



    “老爷我没干什么啊!我是自己拿出来一张纸看了一下,被他们给按住了!”老张说道:



    “一张纸?老张你可要想好了再说?要是现在你把知道的都说了,我也许可以绕了你,不过你要是不知道悔改,还打算顽抗的话,可别怪我啊!”杜雨晖突然说道:



    “杜大人我想这是误会吧!这一张纸能说明什么呢!”滦平说道:



    “这张纸的数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好像是薛清风落子的时候,横向跟纵向的数字吧!去把薛清风落下的那一个子的地方,横向纵向都给我对一下!”杜雨晖说道:很显然抓人是在薛清风落子了之后抓的!



    “杜大人,这算是这样又能如何呢?难道这不能是巧合吗?”黄一忠说道:



    “对对对,这也许是巧合呢!”滦平马也跟着说道:



    “老爷,这几个人身也都搜出来了同样的纸,他们刚刚想找地方毁尸灭迹,被我们拿下了!”是了这个时候,从大广场wàiwéi进来了十多人,也押着3个人,而他们是刚刚给薛清风传递消息的人,说句时候,薛玉林他们不是傻子,每一个人传递了消息之后,要在下一次出去的时候,马把这些纸给清理掉,尽量的不露出任何破绽,但是杜雨晖也精明,他们马看透了对手的策略了,所以也是马采取了对策,在外面马先后抓到了几个人,因为接下来已经有进入尾声的,并且还有已经试完毕的棋手了,所以呢有人离开什么的,现在的秩序虽然很好,但是却显得很乱,而出去的人被擒住了之后,哪怕是没有回来,也不会有人注意到,并且杜雨晖还是不是的叫滦平或者是其他人过来聊两句!这一来二去也没有人注意到,怎么有几个人没有回来啊!



    “恩都拿出来吧!如果这些人白纸的数字,也能够跟薛清风所走的步数对的话,黄大人,你不会跟我说,今天咱们棋苑的几个随从,带着的数字,都如此的巧合吧!第一他们弄这些数字本来有问题,第二巧合的太多了,那不是巧合了,是蓄谋了对吧!”杜雨晖说道:而此时顺子得到了杜雨晖微微点头示意,已经带着6个人去了另外一个地方,是了如果杜雨晖判断不错的话,薛玉林该在那里!毕竟这一圈下来,杜雨晖他们是把所有的事情都给摸清楚了之后才动手的,所以滦平他们想要反击,也基本不可能了!



    “这个……”滦平他们没有想到,前面出去的人都被杜雨晖的人给擒住了,所以在看到目前的情况之后,滦平也是大吃一惊,毕竟他在考虑,是自己内部的人走漏了风声呢!还是今天是被杜雨晖看出来的呢!当然了后面这一种可能有,但是几率太小,那么是前一种了,如果是那样的话!杜雨晖是有备而来了,看来这些罪名要让这些随从自己担下来了,很显然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一点,是薛玉林也已经暴露了,而他认为,反正这事自己没干,那成了,到时候算老张把自己卖了,自己都可以说老张是血口喷人,因为这没有证据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