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四百八十七章 上门

    契约订立的很是简单,除了把银子的事情说明白了,是两个孩子的较量了,当然了不是正八景的生死决斗,是打到一方失去继续对战的能力为止,而且还是空手,毕竟这样看对虎子有利,要是拿着武器,以外的可能性很大,当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然后彼此之间都按了好多手印之后,老爹跟杜雨晖回到老宅后祖父问道:



    “老大你跟我们说说,狗子的棋待诏怎么着没有了!他是棋艺不行吗?”



    “哎呀爹,你还用问吗!我不是都说过了吗!去年我说了,他那一次试,是占了我的便宜,我给他趟路了,现在好了咱们都一样了,不过大后天狗子,二叔还是支持你的,你一定要赢啊!”二叔说道!这个家伙是突出了自己的棋力,然后还让狗子赢,废话了那可以赚20000两银子,要是输了,呵呵了对吧!



    “老大啊!你怎么很莽撞啊!狗子还是孩子,你看那虎子人高马大的!咱们不是明显的吃亏吗!”二叔公马说道:毕竟他也知道,这要是输了,在输20000两银子,老爹估计也没有了,但是他也没有办法不是吗!



    “爹,二叔你们不用担心,没事的!对了老三老四,你们去县城里面买只羊回来吃吧!”老爹说完,拿出来一张50两的银票递给了三叔。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省着点花钱,今天午随便吃点好了!”祖母一把把老爹递给三叔的银票抢了过去,三叔伸了伸舌头,不过老爹又从怀里拿出一大把银票说道:



    “娘,得到柱子的信我带了一些钱回来,虽然我不知道咱们欠了那么多银子,但是狗子赢了没事了,所以咱们还是吃的起的,在说了,这两天不给狗子补充营养吗!那他怎么去试!去去买只羊!”老爹一边说一边晃着手里的银票,同时又挑出来一张50两的塞给了三叔,这一次三叔学聪明了,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呢喊道:



    “四快……”三叔说完四叔也马跟着跑出去了,他们两个不傻,至少一只羊不值50两银子,虽然是银票,花的时候有折扣,但是也花不了,大哥手里一大把银票,虽然不知道多少钱,但是这剩下的钱……是不!



    “可是这狗子要是让虎子给打伤了也不好啊!”二叔说道:他看到老爹手里一大把银票,态度变了!废话,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的对吧!况且现在他也是正需要钱的时候!



    “二叔三叔,你们一人先拿2000两用吧!我相信狗子,他不会输的!”老爹说着开始往外面查银票,以前都是用银子,不过这一次是皇还有赌赢的,没有办法,不用也要用!



    “不急不急,还是等狗子试完了再说,试完了再说!”老爹查出来银子给两个叔公,他们也都推辞掉了,毕竟他们不知道老爹怀里虽然带着20000两的银票,但是如果老爹需要钱,去恒运县顺天赌坊,那里还有七十多万两银子呢,哪怕是要现银,也是分分钟的事情对吧!在老宅目前所有人,包括两个叔公家人眼里,那20000两银子的的确确是一笔这一生可能都摸不到赚不来的天数字了,而此时老爹居然拿出来一大把!



    “呵呵呵!那也成,等事情办完了再说吧!”老爹说道:



    “对了老大,那狗子还有没有可能重新当官了!”祖父还是最关心这个所以问道:



    “哎呀爹,这个要看狗子的造化了,我看没有我帮忙,他够呛了!”二叔在一边说道: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呢!大哥你可别怪我们,那个因为家里需要筹钱,所以我答应了隔壁镇刘财主想让狗子回来的时候,跟他的二姑娘见见面!毕竟咱们狗子也是棋待诏了,嗨!”二婶说道:



    “不是说不让你们跟着瞎掺和吗!”老爹不悦的说道:



    “老大啊!这事你也怨不得老二家的,我们不是想着,要是狗子能跟刘财主家的二姑娘成了,咱们也可以跟他们借点银子吗!听说他们嫁大姑娘的时候,陪送了不少彩礼呢!”祖母接过了话茬说道:大宋这个时候挺有意思的关于嫁娶方面,有钱人当然会陪送很多的,那样姑娘嫁过去之后有地位啊!否则要受气了对吧!



    “呵呵呵,爹没事,我跟大哥不一样,要不然见见好了,我也没有跟人谈过这事,那个这需要媒婆吧!对了二婶,我大君哥定亲了吗?”杜雨晖问道:废话给他说亲杜雨晖能不自己说话吗!



    “原来跟人说的你是棋待诏,谁知道你现在又不是了!虽然说因该有媒婆的,但是刘财主他们家还是把姑娘当掌明珠的,所以啊!要让姑娘先看看你的模样,要是姑娘看不你是县令也不成啊!”二婶说道:



    “奥,原来还有这个讲究啊!我还以为都是靠媒婆的三寸不烂之舌呢!看来有钱人跟没钱人,到什么时候规矩都不一样啊!”杜雨晖说道:是了我们后世看到的那些史书记载的,说句实话,那些可能都是大多数,而杜雨晖目前经历的是个例了,结果当然了这一次他能理解,老宅这边现在需要银子,如果能把自己给扔出去,借到银子,解决眼前的燃眉之急,他们什么都会做,当然了大君二婶没有明说,看来没有身份,人家是看不了,我们还是那句话,财主有钱了,自然希望把自己的闺女嫁的好一些是吧!当官的自然最好了。



    “那个姑娘家多大?”老爹不知道杜雨晖怎么转性了所以问道:



    “跟柱子一边大,如果柱子也是棋待诏,我们给他介绍了!”二婶说道:



    “行了那赶紧的吧!要不然明天,我过去看看还是让他过来看看我!”杜雨晖不耐烦的说道:



    “你算是要过去,也要有点什么拿得出手的礼物啊!咱们家现在……呵呵!”二婶没有说下去!



    “给啥礼物啊给,只要他知道我不是棋待诏了,他们也不会同意了,送礼物还白瞎了,要不然二婶你直接去说,要不然我过去一趟,你看看我该怎么办?你安排成了!”杜雨晖说道:没有办法,既然要帮家里渡过难关,自己又不能说自己目前的真实身份,当然了如果自己提前告诉大家,老子是大宋第一个双料棋待诏,并且还是正五品闲职,然后后天在干掉了那个虎子,那刘财主是一个傻子他也会把姑娘嫁给自己的,所以他着急,必须把这事提前解决掉,当然了他也已经打定主意了,妈的明年跟大哥尽量先在外面把亲都成了,不成也要先定下,否则家里遇到点事,把自己跟大哥当成筹码了,这要是不同意,还坏了人家姑娘的名声了,草以后回来还不被乡亲们戳脊梁骨啊!杜雨晖是头疼着,但是他却也理解目前处境下的老宅想出来的办法了!这一次的的确确跟一次给大哥说亲不过,放到国家可能是城下之盟,普通人家是卖姑娘也成,结果自己是男的也会被卖了,所以他没有以往那样的反感,同时经历的越多,让他的感触越深。



    “我可不去,会被人给撵出来的!你不用看我!”二叔看着瞪着自己的二婶说道:



    “算了,你告诉我地址吧!一会我跟老爹去溜达一趟好了!爱咋咋地!”杜雨晖说道:



    “你小子,要不然这样吧我看!大哥你还是明天去,不过一会你们去县城买点好东西,反正你们现在这身打扮,也不输人,到时候你们不告诉刘财主他们狗子不是棋待诏了,等以后再说!”二叔说道:



    “你啊!这点精神头,总是用一个错误去掩盖另外一个错误,到了最后,本来一个可以弥补的小错误,变成了一个无法弥补的大错误了。”老爹不高兴的说道:



    “老大啊!这一次你别推辞了,按照老二说的办吧!”祖母跟着说道:



    “娘这事你别管了,我自有分寸!”老爹无奈的说道:只不过杜雨晖顺便又说了一句道:



    “二婶,我听着你们说的话,也理解你们目前做的这些,只不过你们是不是有什么隐瞒的事宜没有说啊!莫不是让我去当门女婿吧!”



    “你怎么知道的?”二婶吃了一惊捂着嘴说道:是了杜雨晖前面的猜测也正在一步步变成现实,毕竟老爹不让他们给两个儿子提亲,而他们虽然是无奈之举,但是这里面绝对不是他们表面说的那么简单的事情!



    “这个容易,以前我当棋待诏的时候,有一个叔叔是如此,他家里穷没有钱,后来他当了门女婿了,这个刘财主家可能是没有儿子吧!”杜雨晖又说道:



    “啊!没有儿子三个女儿,老大嫁出去了,小姑娘目前还太小,老二准备招一个门女婿!”二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