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四百八十八章 女婿

    “嗨!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老大你不要生气啊!”祖母看到老爹脸都要绿了马安慰道:



    “草,这不知道你们在家都他妈的想啥呢!我狗子能跟人当门女婿?草……”老爹激动的骂道:但是他没有骂完呢!祖父说道:



    “老大这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并且这一次还把你二叔三叔都连累了,其实刘财主家说了,要是他而姑娘看了狗子,可以先借我们10000两银子,当时谁也不知道你能筹够20000两银子啊!那是多大的一笔数目啊!还有啊!我们原来核计着,狗子到这样的人家也不吃亏不是!只不过现在狗子已经不是棋待诏了啊!”



    “你们到什么时候,都爱自作主张,什么事情都不想问问我,出事了之后我刚刚说,你们用一个错误去弥补另外一个错误,你知道我狗子……”老爹的话还没有说完杜雨晖说道:



    “爹那个我不是说了吗!我不是棋待诏了,人小姐也不一定能看我!咱们明天去溜达溜达吧!”



    “哼!!”老爹赌气的哼着,是了这要是人家姑娘同意了,靠他家可是几百辈子修来的福气了老爹想道。



    “我说大哥,你的心可真是大啊!后天狗子跟虎子试,虎子那么高那么壮,狗子一定会吃亏,要是你们明天去,能跟刘财主把事情定下来,要是他们能说合说合,是不是虎子下手能轻点啊!打两下算了!”二婶说道:



    “老大这本来是你们的家事,我不该插嘴的,不过啊!咱们在这个时候能找到一个强援也是挺好的,狗子要是输了,这里外里可是40000两银子了老大!”二叔公说道:



    “二哥我看问题不大,他们自己内部也有矛盾,那个闫雨辰拿了阿胶配方所没有拿到,现在咱们家已经有四种阿胶了,我估摸着最后他们还是会要阿胶配方的,说实话啊老大,你们家狗子厉害啊!”三叔公说道:



    “对啊,这又研究出来一种阿胶,嗨早知道把事情先告诉你,你把第三代的阿胶配方给他们好了,现在市面有了第四代阿胶了,如果他们要配方,我估摸着两个都要给他们,我亏大了!”祖父突然意识到了问题说道:



    “没事的祖父二叔公三叔公,这些事你们放心,我们能解决掉的,不过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棘手,在说了,我在绍兴府老爹给我请了qiāng棒教头,所以我也会个一招半式的,否则我能跟人高马大的虎子试吗!”杜雨晖说道:老爹没有办法编的时候,杜雨晖开始满嘴跑火车了。



    “老大你说的是真的?要是那样感情好了!”祖母说道:很显然老爹稍微给他们吃了点定心丸!



    “狗子啊!你这是不当棋待诏了,改习武了吗?哈哈哈!”二叔取笑杜雨晖说道:毕竟在大宋,人是最高的一等人,武人其实跟贩夫走卒没有什么两样,是被政治都打压的那一种!如果杜雨晖还是棋待诏,二叔会稍微有点敬畏的,说实话他之所以出去给人当师爷,也是不想被一个孩子下去,而现在他认为自己还有科举的可能,但是杜雨晖基本是够呛了,尤其是他习武了之后,他自然呵呵呵了对吧!



    “你还有脸笑?你还能笑的出口啊!这些烂事还不都是你惹的吗?”老爹说道:



    “大哥,你说我之前的事情我都承认,但是狗子不当棋待诏了,可跟我没有关系哈!”二叔说道:



    “行了不要吵吵了,干净出去生火吧!一会老三他们把羊弄回来了,我们直接宰了好了,他二叔三叔,今天别走了!”祖母说道:



    “恩大嫂,我打算这两天都在老宅住下了,等老大把事情都给解决了再走吧!你们先回去吧!”二叔公跟几个孩子说道:



    “我也是你们先回去吧!大后天狗子试的时候,把家里的店铺关了,都给狗子来捧场!”三叔公也说道:



    至少今次经历的事情,让杜雨晖看到了他想看到的情况,是大家没有再互相埋怨了,而是在积极的想办法去面对,尤其是二叔公跟三叔公一家,也没有对二叔过多的指责,他们知道自己看走眼了,那需要承受该错误带来的严重后果,而二叔这一次至少他也承认了,不会跟以前一样无理辩三分了!当天下午三叔跟四叔把羊弄了回来,老爹跟杜雨晖负责宰杀,当然了杜雨晖顺便又跟老爹说了一下接下来要注意的事项!



    第二天一大早,杜雨晖跟老爹还有二叔去了良平镇,而晚吃饭的时候,老爹问了二叔他怎么认识刘财主的,二叔也简单的说了,毕竟他在恒运县当师爷吗!有些时候会到几个镇子去公干,所以一来二去认识了对吧!



    “刘大善人在家吗!”当然了老爹赶着牛车来的,到了庄子门口之后二叔喊道:



    “哎呀!是杜师爷,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快请快请!”一个管家模样的人看到二叔后说道:二叔等人被迎到了客厅之后,有丫鬟茶,随后里面出来了一个人,随后众人见礼,然后二叔马说道:



    “刘大善人,有段时间没见面了,那个今天冒昧的来打扰了,之前我跟您说的我大哥二子狗子!”



    “奥!我想起来了。”二叔指着杜雨晖说完,刘大善人说道:



    “那咱们按照以前说的,那个让小姐看看我侄子的长相他能相不?”二叔说道:



    “且慢!我想问二公子一句,你现在还是棋待诏吗?”刘大善人对杜雨晖说道:



    “回善人的话,小侄是棋待诏!”杜雨晖一听刘大善人问这话,他知道,这刘大善人的消息来的真是快啊!不过杜雨晖现在这么说也不是说谎对吧!是是吗!老子也没有骗人,至于你是否相信那是你的事情了!



    “我招女婿,小女虽然要看,但是我也要看看他的秉性,小小年纪撒谎可不好啊!”刘大善人说道:听了刘大善人的话,二叔是一脸难堪,不过老爹却说道:



    “刘大善人,我儿说的句句都是实情!何来撒谎这么一说呢!”



    “呵呵呵!实话跟你们说了吧!昨天你们村王家来人了,他说杜雨晖已经不是棋待诏了,因为你们在绍兴府,所以他们家有人去绍兴府查了查,否则还真被你们给骗了!还说他们家的大孙子想要跟我攀亲家!不过他们不想入赘,你们说谁说的是真的呢!”刘大善人问道:杜雨晖一听,我看,其实二叔的所有算计其实王富贵他们早都知道了,结果我回来了,他们昨天当众人先以奚落为主,看到我没有让老爹说太多,他们认为他们查出来的消息那自然是没有错误的了,结果一转身他们来告诉刘大善人了,这个也正常,要知道自己如果是棋待诏,至少还有点优势,况且岁数也小,要是刘大善人他们家在出钱打通关系,自己将来的确有一个好的前程,当然了那是对于一般人家说的,而刘大善人家里有钱,王富贵他们家惦记也正常,杜雨晖想明白了。



    “善人伯伯,我的的确确是棋待诏,这事是千真万确的,如果您老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杜雨晖说道:



    “至少你二叔已经不是杜师爷了吧!”刘大善人问道:



    “奥……呵呵呵!”二叔难堪的陪着笑说道:



    “善人伯伯,既然您认为我不诚实,那算了吧!我看也不用麻烦二小姐了,老爹二叔,要不然我们此告辞好了!”杜雨晖没有其他的想法,他本来不打算在这件事情跟人纠缠对吧!



    “且慢!小娃娃,你能具体跟我说说,你是怎么丢的棋待诏吗?你如果还有水平,那我们也可以继续谈谈,毕竟你还小,等以后棋苑长进了,在弄一个棋待诏我认为不是什么难事!”刘大善人继续问道:



    “这事说来话长,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我只能说我现在是棋待诏,善人伯伯您相信我,让二小姐出来看看,他如果相了,以后我不会亏待他,但是他没有相,这事也不算我们亏欠善人伯伯了,但是善人伯伯要是不相信,那我说多少,你都认为我是在欺骗您。”杜雨晖说道:



    “恩不错,你小子是个伶牙俐齿的主,哈哈哈!”刘大善人居然被杜雨晖给说的笑了起来!



    “老爷王富贵亲自带着他们家的孙子来了!见是不见?”这边说话呢,那边官家进来说道:



    杜雨晖一听都明白了,其实今天早晨出来的时候,他感觉到王富贵家里的人在跟着他们,当然了昨天他让顺子等人回去了,而今天他们也会在wàiwéi跟着,但是跟着的人是两个,其他八人在更远的地方,这样不容易被人发现!所以听到了官家说的,杜雨晖反而露出了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