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四百九十三章 说和

    废话杜雨晖带着镣铐回家,明天要是带着镣铐到了绍兴府,然后别人会问这是咋的了,杜雨晖说自己被恒运县县令给拷了,我靠自己没有任何的理由把翰林院的人给拷了,自己还用混吗!况且官场的那一套他都懂,到时候绍兴府府尹很可能利用收拾自己的机会,去巴结杜雨晖,毕竟他是翰林院的人对吧!这踩自己一脚是白踩,还给杜雨晖出气了,妈的!!县太爷知道今天这事很难善了了,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因为要收拾杜雨晖,出发有杜雨晖还高级别的官,当然了最关键的,如果知道了杜雨晖的身份,算府尹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也不会去动翰林院的人的,况且他也知道,自己还没有那样的靠山呢!



    “对了把虎子哥放了吧!等我到了绍兴府,让府尹大人传他,他也不敢跑!虎子哥,呵呵呵!你胆子不小啊!跟朝廷命官欠了契约,居然还敢倒打一耙,你我有种,妈的带着这个东西是不舒服!过来、来,把握这个枷锁给我打开!”杜雨晖吩咐着说道:



    “是是大人!!”一个官差过来把杜雨晖的镣铐打开了之后,他想拿走,结果杜雨晖说道:



    “你人可以走了,镣铐留下,我回健康府的时候再带也不迟!”



    “杜大人杜大人!”县太爷认为杜雨晖打开了镣铐算完事了,结果现在他是要留下镣铐当证据了。



    “那县太爷,我已经到家了,你不要跟着进来,你要是进来了,我告你一个私闯民宅!”杜雨晖带着顺子他们进了老宅,县太爷跟师爷还有其他人只能在外面等着直跺脚!



    “狗子狗子,你到底这是当了多大的官啊!我们家真的是祖宗显灵了!”直到现在一家人都跟着回来了,很多人都感觉这是在云里雾里了,而祖父反应过来了首先问道:



    “也没有多大!不过品级也县太爷高一点!”说话的时候他从顺子手里接过了被师爷弄坏的腰牌道:



    “你们辛苦了,那个快坐快坐吧!”二叔跟杜雨晖的跟班们说道:



    “顺子哥你们会县城吧!我这边没事了,等老爹想好了下一步在说!”杜雨晖说道:



    “恩,那大人我们去了,不过我会留下人的!告辞!”顺子跟众人告辞之后离开,到了外面看到县太爷他们还在那嘀咕呢!而顺子他们骑马离开之后,县太爷等人所有的疑虑都打消了,废话那么多马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弄到的,连恒运县县衙也没有那么好的战马啊!



    “狗子,你县太爷的官还大?”二婶问道:



    “什么狗子,你个不长记性的,要叫大人!”二叔补充着说道:



    “可是王富贵家不是去绍兴府查了吗!这大人不是被撤职了吗!”二婶继续问道:



    “什么大人不大人的!那个叫狗子吧!都是自家人!”杜雨晖说道:



    “大哥大哥,那个刘财主在门口想要拜访一下大哥您!”四婶过来说道:



    “奥让他进来吧!爹娘,我到我那边接待他们吧!否则咱们这这么多人,不是待客之道!”老爹说道:



    “好好,你去吧!狗子你跟你老爹一起过去看看吧!”祖母说道:



    “我不用过去了,我跟他们家的婚事已经过去了,前天我去,如果他直接答应了婚事,我也没有办法说不,你们都给弄好了,但是今天,知道了我身份不一般了,难道还让我当门女婿啊!是白给我我也不要了,老爹都准备在皇亲国戚里面给我找人了,所以祖母,以后你不要动不动给我说亲了!”杜雨晖说道:



    “对啊!我们狗子是在京城当官,那里的皇亲国戚什么的不少吧!对对对对!这是因该的因该的!”四叔在旁边说道:



    “狗子啊!跟叔公说说,你咱们当了大官了呢!可笑王富贵家去绍兴府查,那能查到你什么啊!你可是在健康府当官的啊!哈哈哈!”二叔公说道:随后二叔婆也跟着说道:



    “哎呀这狗子啊!我看着从小其他孩子都精明,大哥大嫂,以后你们可要享清福了!”



    “奥,也没啥,是像二叔说的那样,我是侥幸赢了几盘棋而已!呵呵呵!”杜雨晖还不忘挖苦二叔道:



    “侥幸?呵呵呵!他到是想侥幸来的,这辈子都侥幸不了了!”祖父气呼呼的说道:



    “当家的瞧你说的!”祖母说道:



    “你还说!狗子说的对,要是狗子娶了刘财主家的,再来一个入赘,你们耽误了狗子的前程了,要是狗子能娶一个皇亲国戚,哪怕是入赘也刘财主家强吧!”祖父说道:杜雨晖听着开始还像回事,结果到了后来,杜雨晖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妈的怎么不想想我好呢!难道老子这辈子只能入赘了吗?



    “可不是吗娘,这狗子随便在京城里面入赘一家,岂是刘财主他们家能的!”三婶来了一句!



    “是哈!哎呀我怎么把这个茬给忘了!”祖母也是搓着手说道:杜雨晖是越听越气!



    “大哥大嫂,你们想什么呢!狗子这才多大啊!当的官都县太爷还大,入赘什么入赘,我看县太爷那样子知道,他是得罪不起狗子的!咱们家狗子将来会有大发展的!等狗子十五六了,还指不定当多大的官呢!是吧狗子,对了三叔公问问你,你跟谁学的武术啊!我都没看清楚,你一下子把虎子给打倒了!”三叔公问道:



    “老爹给我请的qiāng棒教头,虽然花了不少银子,不过今天我到是用了!”杜雨晖说道:



    “狗子狗子,那个闫雨辰刚刚在门口把银票都给扔进来了,他说要改天找你跟大哥赔罪呢!”四婶抱着一摞子银票进来说道:闫雨辰想把银票塞给老爹,老爹没有收,连那些契约都没有收,这家伙也是没有办法了,他跟县太爷一样也不敢进来,所以把银票还有契约都给扔了进来,而四婶在院子里面,当然了如果没有人闫雨辰也不傻,他也不能扔,扔了被大风刮走了,那他找谁说理去啊!



    “你给老爹吧!家里的事情都是老爹说了算!我是负责下棋!”杜雨晖说道:



    “什么东西给我啊!”老爹的声音飘过!



    “大哥闫雨辰扔进来的银票,还有契约,他说他跟王富贵算账去!”四婶把银票递给了老爹说道:



    “老大、刘财主来什么事?”祖父问道:



    “他想帮县太爷还有王富贵家说合说合,说是明天在天台客栈摆一桌,我给了他一个面子答应了!呵呵我跟他说,我们既然做不成亲家了,但是我们家老二既然跟你打交道了,所以这个面子别人我可能不给,但是他的面子我要给,老二你知道你弄这些破事,我有多被动吗!”老爹说道:当然了他也在清理着银票!



    “老大啊!你是怎么打算的,这要是搬不到县太爷,他们以后会不会继续报复我们啊!”三叔公问道:



    “这个事我想想,不过我估摸着他不敢,只要狗子还在一天,他也没有这个胆量!”老爹说道:



    “要不然拿着他点什么把柄!到时候能相安无事了!”二叔公跟着出主意道:



    “关键是我们自己不贪好了,他们算给我们设置了圈套,我们不套他们也没有办法,对了二叔三叔,这是你们跟老二写的借据吧!还有你们的店铺契约,你们先拿着,这些先给你们,一家3000两银票!娘这是500两银票,你老人家先拿着用吧!我跟狗子不能这样不回去了,他还要回去当差,等我们把这里的事情解决掉,我们还要回绍兴府去!还有爹娘,我再跟你们说一遍,老二昨天要是下注了,这一次我的银票都要输了,所以你们手里拿着的银票,这*,你们该知道,我虽然给你们500两,但是也要当1000两花!”老爹说道:剩下的一些银票,老爹装进了自己的怀里!!



    “是是,这以后都听你的!都听你的。”祖母接过银票高兴的说道:



    “那个大哥,我能问问吗!狗子现在是在绍兴府当差还是在健康府啊!他手下都这么多人了,能不能把我们也给……”二叔公家的一个叔叔问道:当然了杜雨晖知道,这开始走后门了!



    “对啊!你们不说我都往了,大哥大哥,那个狗子现在,不是不是,你们现在是住在健康府还是绍兴府啊!哪怕我给狗子当跑腿的也成啊!”自家的二叔说道:家里的难事过去了之后,众人突然之间发现,该为自己的前程考虑考虑了,而且这狗子县太爷还大,安排个人该没有问题吧!并且最关键的,他认识人,安排不到狗子那里不要紧,安排到其他人那不是也成吗!所以一个人提出来了,所有人眼睛突然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