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因果

    “自己家人打什么官司,老大你二弟的手要是废了我跟你没完!”祖母说道:



    “按照狗子的说法,老二以后不能科举了,算是种地好了,我一个月给他2两银子,养他一辈子,娘你别生气了!”老爹无奈的说道:



    “不成,2两银子太少了,我要20两,一个月二十两!”二叔一听老爹给银子了,马来了精神,很显然他的目的是如此,一个月要是20两银子,那在这个年代是养大爷了对吧!所以当老爹出价了之后他开始还价了!二叔干这些事,那可真的不是一般的厉害,随后杜雨晖说道:



    “奥!那听老爹的,这样二叔,我先给你100两银子!算是四年的好了!”并且杜雨晖是一边说,一边从眼前的包裹里面拿出来了两锭50两的银元宝递给二叔!



    “不成,这100两银子算5个月的!”二叔说道:马起身接了过去!!



    “二叔你这右手原来没事啊!这两锭银子可不轻啊!”杜雨晖多精明啊!双方不断的纠缠,纠缠到二叔可能都忘记自己手的事情了,毕竟他是装的,而要想完全的入戏,二叔的演技还没有到这种地步,同时他看到了银子,毕竟现在他最缺少的是银子了,而人最常用的手,有些时候的的确确不是说改变能改变的了的对吧!所以当他推开二婶的手,用右手接过两锭50两的银子之时,杜雨晖轻描淡写的说道:



    “我……我的手好了!好了哈哈哈!”二叔说道:杜雨晖也对二叔的脸皮厚度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奥二叔既然你的手好了,把银子还给我好了!”杜雨晖说道:



    “那怎么成你把我的手弄坏了,总该给我补偿吧!这100两银子算补偿的了!”二叔没羞没臊的说道:



    “祖母,这是你养活的好儿子,我没说错吧!村里人都要谢谢你给他弄了一个童生,他在家天天温书出去少惹了多少事哈哈哈!不过二叔我这个人可是有账不怕算的,你说那100两银子是赔我弄你手的,我却说那是我借给你的,呵呵呵!你先拿着不要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连本带利都还给我的哈哈!不急!”杜雨晖说道:



    “哎呦爹……”祖父早看不下去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绕到了二叔后面,随后是一脚把二叔踢倒了之后说道:



    “你还要不要点廉耻,你自己说?嗯?”二叔手里的银子没有拿稳散落在地面!!不过二婶可是手疾眼快,直接把银子给捡了起来,杜雨晖终于明白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进门这句话的含义了,真他们对啊!



    “祖父您别生气了,大过年的在气坏了身子,大哥把银子给娘亲好了!”杜雨晖说着把剩下的银子包好了递给大哥,大哥二话不说送给梁氏去了。



    “大哥大哥你消消气!!”二叔三叔也帮忙劝了一下,不过其他人都在看热闹!而二婶把二叔也给拉出了房门,当然了三叔跟四叔看到银子都输了,马拉着祖母出去了,不一会外面再次进行了激烈的争吵……



    杜雨晖没有心思去听,也不打算去管了,基本是原来的一套了估摸着!



    “狗子,没有想到这一年下来你的棋艺也是精进了不少啊!”五叔过来跟杜雨晖说道:



    “呵呵还算可以吧,不过我看五叔你们也精进了不少,我今天可是赢的费劲啊!”杜雨晖谦虚的说道:



    “狗子谬赞了,将来还要靠你多多指点啊!我们这么多人都不是你的对手!可见你的的确确有真才实学,咱们大宋的棋待诏也是名不虚传啊!”五叔说道:



    “指点谈不也是切磋切磋而已呵呵呵!只要叔叔不见笑成了!”杜雨晖说道:



    “看看咱们家狗子,哪像一个不到12岁的孩子,你这话说的也是老练的很啊!”一旁的七叔说道:



    “呵呵呵没有办法,在棋苑都是大人,慢慢学学会了,关键的是,刚开始去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吃几次亏之后,要是还不长记性,那等着继续吃亏好了,所以不想吃亏说话办事要仔细琢磨了!”杜雨晖说道:



    “老大啊!你有一个好儿子啊!哈哈哈!”二叔公把祖父推着做到了炕之后说道:



    “什么环境造什么人啊!狗子这么点跟着一群大人周旋,看样子吃了不少亏吧!”三叔公说道:



    “当然了要不然王富贵他们怎么查到了我不是棋待诏了呢!那一次我是他们给阴了,丢了棋待诏的位子,好在人善人欺天不欺,我在家苦练两个月,等到番邦来试的时候,我一鸣惊人了,不但原来的品级还高了,我居然还能回去管他们了哈哈哈!经历了那件事之后我知道了,棋苑里面也好,还是家里面也罢,棋苑里面有个院长原来叫滦平,现在已经丢官了,而咱们家里面有一个二叔,他们不跟你讲道理,那你要是非要跟这样的人讲道理,那你一开始输了,给我一样,那等着被人踢出去好了,我都被人踢出去一次了,我又不是傻子,自然不会被人踢出去第二次,所以想踢我的人被我踢出去了哈哈哈!对了三叔公知道老爹为了给我请教头吗!”杜雨晖反问道:当然了他把自己这一系列的变化也大致的给出了一个精确的解释了,不会让人怀疑了对吧!



    “难道你吃过亏?不过想想也是,一旦棋苑要减员,都是只顾着自己的,到时候谁的脑瓜不够用,谁要吃大亏了,看来老大你这么多年在外面没少吃亏啊!要不然你们也不会都去学习武艺傍身了!看来完事都有因有果啊!俗话说吃得苦苦方为人人吗!”三叔公感叹着说道:



    “可不是吗!要不然你在棋苑你最小,谁都能欺负你,那还能成,反正都是同僚,能讲理讲理,不能讲理动手,老爹说过,打铁还需自身硬,你来台面的,我尽量做到棋艺精湛赢你,你跟我来横的,那来啊!只有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以后有人想算计你的时候,他也要考虑考虑,否则有什么风吹草动,第一个倒霉的三叔公你说是不是是我了!”杜雨晖是侃侃而谈的说道:



    “高啊!我在外多年对人生的领悟也不及你一年啊!”二叔公说道:



    “二叔公其实也不是那样的,因为你不是当官的,我当官了之后,被人给算计了,那种痛是刻骨铭心的,所以我不会让这种事情第二次出现,如果二叔公你也当官了,你被人算计了,那么你也会这样的!”杜雨晖说道:



    “有道理啊有道理!你们都听听啊?这哪是一个不到12岁的孩子说出来的话,可他偏偏是一个孩子,以后你们都跟狗子学着点,这进入官场的人,跟我们普通老百姓是不一样啊!他这一年!他的经验,你们可都要记住了,如果今年秋闱不敢谁高了,也千万不要得意洋洋,因为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你的位置,因为只有把你弄下去,他们才可以位啊!这跟咱们平头老百姓过日子可真是不一样啊!”三叔公给几个叔叔课道:



    “孩儿谨记父亲教诲!”



    “谢叔叔指点!!”



    “狗子,你跟叔公说说,你现在下棋的水平,在咱们大宋大约是个什么位置!”二叔公问道:当然了杜雨晖没有把自己象棋棋待诏的事情说出来,他说的简单,主要强调的是结果,所以二叔公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毕竟要想说有多么厉害,那要跟所有人都试试!可是我在棋苑跟大家切磋,也是有输有赢,这种东西叔公你也知道,没有人能保证只赢不输的。”杜雨晖说道:



    “对了狗子,你说的那个陷害你的棋苑院长滦平丢官了,那新院长跟你关系如何?”七叔问道:



    “不好不坏,老爹说了,为官之道,不能太远也不能太近,太远了也许会被人算计,太近了,一旦他出事了,你会被连累,所以那样吧哈哈哈!”杜雨晖说道:



    “老大啊老大!我看啊你要是不想当这个族长,让狗子来当吧!他可是少年老成啊!哈哈哈!”二叔公哈哈大笑着说道:



    “呵呵!二叔公你可不要取笑我了,我可不是那块料,况且我这一天,要当差,还要学习武,连玩的时间都没有,你在让我当一个族长,可是真真的要被累死了!”杜雨晖说道:杜雨晖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而梁氏在那边听着也是!



    “噗呲!”笑了出声!梁氏一笑,其他的几个婶婶也都跟着笑了了起来!



    “二叔,你可不要这么说了,你跟三叔岁数也不大,还是先干几年再说吧!”老爹欣慰的说道……



    南宋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