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家法
 “这些菜品卖的都好,那羊肉方面是不是每天卖的就少了呢!”

杜雨晖继续问道:    “恩,是卖的少了一些,不过不是没有人吃的原因,而是杜记各家店铺就那么多张桌子,好在烧烤现在我们已经让人拿走了吃了,否则羊肉的销量会进一步降低,现在整个20家店铺,一天才少杀一只羊!”

玲姐说道:    “调查薛记跟李记了吗?

他们的买卖怎么样了?”

杜雨晖必须要知己知彼所以问道:    “恩调查了,昨天还有一份报告呢!他们两家包括薛记那个大酒楼,一天到晚也没有多少人会去光顾的,关键是他们卖的不便宜呢啊!”

玲姐说道:    “那就让强子的人密切注意吧!只要是他们降价了,我们这边就准备在推出一次会员卡,咱们也是变相的降价,短时间内绝对不能让他们有翻身的余地!”

杜雨晖说道:    “恩到时候我问问爹这事咋办?”

玲姐不明所以的说道:他哪里知道老爹也要听杜雨晖的啊!    杜雨晖弄到了《祭侄文稿》的真迹不说,家里的杜记买卖也是好的不得了,接下来的几天,杜雨晖除了训练还是训练,同时他也在研习棋谱,然后去棋苑安排相关事宜,因为月底之前,所有参赛选手也都要到绍兴棋苑做最后的准备吗!毕竟他知道这一次对手将是有备而来了!况且现在围棋方面他官最大,当然了接待方面棋苑会安排的,反正越是接近端午节,杜雨晖就越忙,四月二十八杜雨晖来到棋苑!    “杜大人,昨天来了圣旨了,成人组方面薛大人负责,孩子这边交给我负责了!”

黄一忠说道:    “恩没事,不过有没有具体给我安排什么活?”

杜雨晖问道:    “圣旨上的确单独提到了杜大人,同时还提到了另外一个叫赵琮的孩子,说是你们两个一组单独训练!对了杜大人,这赵琮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黄一忠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这人好像是来自临安府我记得,薛大人你知道吧!”

杜雨晖回头问薛玉林道:    “这事下官也不知道,不过我想该是一个大人物吧!否则不会跟杜大人一起训练的!”

    “那他来了吗?

我问问他!!!”

杜雨晖说道:    “还没有啊!因为他不归我们管,并且圣旨上也没有让你们两个来棋苑报道,只是说了,其他人月底之前不到的就将失去比赛资格,还将重罚,而你们两个除外!”

黄一忠说道:    “什么?

那个薛大人,这个赵琮能力如何?

可别拖咱们后腿啊!他可是你们临安府棋苑选拔出来的啊!”

杜雨晖故意变脸了之后说道:并且他也成功的让薛玉林认为,难道这个赵琮跟杜雨晖真的不认识?

    “杜大人,这之前我也不知道啊!并且他都没有在临安府棋苑当见习棋待诏啊!”

薛玉林说道:    “我靠,那他报名的地址呢!派人赶快去找啊!这要是出了纰漏,咱们怎么跟圣上交代啊!”

杜雨晖问道:    “杜大人我想无碍的,既然圣旨上说了,你们两个不用参加集训,我估摸他最后会出现的!”

黄一忠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说道:毕竟他是局外人,要知道要是赵琮不来了,那可是临安府选出了的对吧!    “杜大人放心,我已经让人再次去临安府通知赵琮了,希望他能以大局为重!”

薛玉林说道:    “这还不够,薛大人,你马上安排一个后备人员,一旦这个赵琮不能出战的话,就拍后备人员上,毕竟我们不能连人都不出就让金国赢下一局。”

杜雨晖急切的说道:让薛玉林更加认为他们两人没有关系了!    “好,那我让临安府第六还有第七名都来候补!!”

说完薛玉林就去安排了!    “对多准备两个人没有坏处,要不然黄大人你这边也多准备两个人好了!”

杜雨晖说道:    “好那下官也去安排一下!”

说完黄一忠也走了,杜雨晖随后变成了没事人了,当然了他知道,赵琮会到杜家庄找自己的,因为圣旨让两人单独训练吗!随后杜雨晖就返回了杜家庄,他前脚刚到,结果赵琮就跟着来了。

    “杜大哥不打扰你吧!”

赵琮看到了杜雨晖后说道:    “你小子,圣旨上说我们两个单独训练,然后你就来了,看来老弟的来头不小啊!”

杜雨晖故意问道:    “也不是了,家父跟杜家庄一样,都是大商人,我只不过不想在外面抛头露面,而纵观咱们大宋,除了杜大哥棋艺精湛之外,我也找不到别人了,所以花了点银子……”赵琮在编理由,不过杜雨晖却知道,你妹的你连圣旨都能编吗?

但是他也不说破,仅仅是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恩既然如此,咱们就先对弈一下,我也看看最近老弟你的能力有没有长进!”

    “好那咱们就来一把先……”说完之后杜雨晖跟赵琮就杀了一把!!    “二少爷,杜记7号店有两个金人来吃饭,不但不给钱,还打伤了两个孩子!”

杜雨晖跟赵琮下棋的时候,强子过来汇报说道:    “孩子们没事吧!另外报官好了这事我们自己也没有办法处理!难道还能去跟金人打仗吗!尤其是端午节金国跟我们大宋围棋大赛的期间!我们尽量不惹事,不过一定不要让孩子们吃亏,这样最近几天可能金人来的不会少了,老爹走之前不是说过吗!惹不起我躲的起,贴出告示去吧,我们杜记暂时停业,等端午节棋赛之后重新开业。”

杜雨晖说道:    “杜大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在我们自己的地头上,怎么还能让金人欺负了呢!要不然我派点家丁,这段时间在杜记……”赵琮没有说完杜雨晖打断了他的话说道:    “老弟,咱们大宋什么时候都很难跟金国硬气起来,况且前段时间金国弄了几对夫妻奸细到府衙报官,说我们杜家庄掳走了孩童,连府尹大人都不敢惹,听信坊间传言就来杜家庄搜查了,你说官府都不敢惹,难道咱们就能惹得起吗?

另外马上咱们就要比赛了,老爹都说了,他们搞事情就是为了让我们在比赛的时候分心,并且这也是老爹说的,我只有照办的份!否则等老爹过两天回来了,我要吃家法的!”

杜雨晖忽悠着说道:    明白人可能早就看出来了,这就是杜雨晖一手操控的了,史书上记载过的隆兴北伐就是眼前这家伙干的,只不过他打输了,而杜雨晖知道,任何一个当了皇帝的人,都不会马上就对外屈膝的,除非真的是打不过对手,而杜雨晖知道这家伙骨子里面也是有血性的,既然有那自己就给他加点料好了,来一个金人公然在杜记闹事,然后顺水推舟说大宋不行不说,回头把薛玉灏也给卖了,是的如果历史没有因为自己而完全改变的话,那么好,自己就陪着赵琮重新来一次隆兴北伐,到时候看看金国是否能够抗的住,而赵琮在宫里,天天听到的可能都是好事,不过自己却会让他了解到事实的残酷,同时孩子小又是将来的皇上,脾气一定会有的,说白了杜雨晖这就是拱火呢!    “还有这事,我也是刚刚到绍兴府就过来看大哥了,大哥你把事情跟小弟说说!!”

赵琮问道:    “算了,这涉及到官府的事情,我们也不敢妄议,来咱们下棋吧!老爹说过杜家庄的事情都是小事,这一次跟金国比试才是大事,等比试结束了之后才能去搭理自己家的事情,强子哥老爹说的那句话叫什么来的,我忘记了!”

杜雨晖说道:    “赵公子,那个我们老爷说的是一切以国事为重,你们继续下棋,那我就通知人把20家杜记都给关了先!”

强子说完就告辞了,这种情况之下赵琮还那么小,能不再他的内心深处泛起一片波澜吗!    “呵呵呵,老爹说的我总是记不住,让老弟见笑了!”

杜雨晖趁机留缝的说道:    “杜掌柜高义啊!不过咱们绝对不能让金人在绍兴府为所欲为,这事我回去会跟爹说,杜大哥你放心,杜记你们继续开!”

赵琮还在坚持着不过杜雨晖却说道:    “兄弟,老爹说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也不想府尹再次被金人利用,到时候金人弄点其他什么事出来,反复的来搜查我们杜家庄,今天来查我们的牛羊能不能跟户籍对上,明天看到一个飞贼在杜家庄附近消失,这样下去如果是老弟你,你还有心思去下棋吗!所以我们现在就尽量躲着点好,不碍事不碍事,老爹说了,这一天少赚一点,也要先把比赛拿下再说!”

杜雨晖开始给赵琮灌输杜家庄遭遇的不公平对待了!    “怎么?

杜大哥还有这事,这他妈的府尹是怎么当的!”

赵琮骂了一句道:    “哎呀老弟可不敢啊!这是在我府上没事,你要是出去骂府尹大人,就算你爹有钱,我看也要破财免灾了!来下棋下棋先!”

杜雨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