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七百二十一章 画押
 “那如果要是他们用武器了怎么办?”

老爹问道:    “老爹您就放心好了,我呢自然有办法,这事只要是府尹大人当了中间人,我就有办法收拾曹树春,除非他自己不敢亲自下场。”

杜雨晖说道:    “呵呵你小子又打算阴他了?”

老爹问道:    “他儿子欠我银子,我没找他们麻烦他们还想找我们杜记麻烦,曹树春以为自己是当兵的粗人,想跟我玩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那一套没门,我也是被迫反击而已!”

杜雨晖说道:    “这银子你是一定打算要了?”

老爹继续问道:    “放心吧老爹,曹树春升官了,他该是临安府区域最高的军事长官了,把他收拾老实了,下面的人就都会老实了,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担心也没用了!”

杜雨晖说道:    “去吧!明天最好也不要让孩子们吃亏。”

老爹嘱咐道:    “另外还有一件事老爹需要你配合一下,这样这样这样……”杜雨晖说道:    “你小子你这是有打算挖坑埋人啊!不过你还是小心一点好啊!”

    第二天一大早,杜雨晖带着去打架的人跟老爹一起来到了小校场,而此时曹树春跟祝大人已经到了不说,还有一部分人来看热闹的,当然了看热闹的普通的老百姓进不来,但是有一些稍微有点头脸的,杜雨晖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就进来了,不过他不担心,只要是签订了文书,曹树春就算计不到自己了!    “杜掌柜见你一面真是不容易啊!”

曹树春抱着膀子跟老爹说道:老爹没跟曹树春说话,身份不对等!说多了麻烦,但是老爹回头跟祝大人说道:    “亲家翁这事闹的有点大了,只不过今天还是要麻烦您当一回中间人了!”

    “这事说句实话,我是真的不想参与,正如亲家翁你说的,咱们是亲家翁,而曹大人也是我临安府的同僚,我还是那句话,这手心手背都是肉,要不然你们双方看看,今天就不要打了成不?

都听我一句劝,有什么事情咱们都属于自家人,就不能坐下来喝杯水酒慢慢聊聊吗?”

祝大人问道:    “也成我到是没有问题,只要杜掌柜给我赔礼,我自然会放你们杜家庄一马?”

曹树春挺着脖子说道:    “祝大人这事的起因想必您还不知道吧?”

杜雨晖问道:    “稍有耳闻,稍有耳闻!”

祝大人说道:毕竟是杜雨晖问的对吧!    “我不知道曹大人是怎么跟你说的,我先帮曹大人跟你薛大人捋一下,昨天是曹大人你到我杜家庄来找我对不对!”

杜雨晖问道:    “恩不错,你接着说?”

曹树春回答道:    “也是为了曹公子欠我的300万两银子是有不是?”

杜雨晖继续问道:    “开始的时候是,我就是想跟你谈谈这难道有错吗?”

曹树春反问道:    “你承认就成,我又没说什么?

可是这后来呢!我不知道这曹大人为何会在我府上大骂秦桧秦大人,并且还扬言他骂了秦大人,就算是走出去说是我骂的也不会有人相信是他骂了,他拿这个要挟说要拿10万两银子换我手里的300万两欠条,如果我不同意他出去就这么说?

这事想必曹大人你现在不会承认了吧?

还有祝大人,我不知道曹大人是不是这么跟你说的,但是有一点我想你也该知道,这秦桧大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下官完全可以说我跟他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而且他是干什么的我都没有听说过,我怎么可能去骂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呢!”

杜雨晖问道:“你!!你血口喷人?”

曹树春被杜雨晖一番话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喊道:    “曹大人你不用这么激动,你不是说了吗?

这个秦桧秦大人收了你那么多银子,才给你提了一级,况且谈话之时就我们两个人,所以你即可以骂他痛快痛快,还可以嫁祸于我,曹树春你果真是好计谋啊!只不过你忘记了一点,这秦大人秦桧的名字我也是从你嘴里听说的,我骂他作甚?”

杜雨晖继续说道:结果听了这话祝大人的脸色也不好看了,尤其是曹树春,他的确给秦桧送过礼,这事杜雨晖是怎么知道的?

所以他都不知道要如何反驳了!    “亲家翁,要不然今天这事就算了吧!但是我杜家庄可不会给任何往我们杜家庄栽赃的人赔礼!”

老爹说道:    “杜掌柜果然厉害,居然比传言之中还厉害,祝大人,我说的句句事实,这小杜大人的确在杜家庄大骂秦大人,今天的比试我不多说了,必须比!”

曹树春说道:他被杜雨晖反咬一口后也被激怒了!而杜雨晖这反咬一口的本事,是从每次打官司还有跟二叔他们过招的时候学到的,用他的话来说,我凭什么就非要站在正义一方,让心术不正的人指正我,然后我在列举我的证据,到了最后诬陷自己的人还不一定能受到应有的惩罚,既然不成,那最好的办法是我先一步指正他们,然后让他们无法反驳,最终就像现在一样,凭借比试来最终解决,而是否骂了秦大人,就让他们自己去说吧!反正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并且这事就算不是曹树春跟杜雨晖两人,就算曹树春带着人跟杜雨晖对峙,杜雨晖也会带着人,到时候两边说的话还是不可信的对吧!杜雨晖已经彻底的吃透了这个年代的游戏规则了,打嘴仗先声夺人,然后在继续……    “行了你拿10万两银子换300万两银子的欠条,曹大人你不厉害吗?

这大宋好像都没有第二个人干这样吧!我说你怎么敢骂那个秦桧秦大人啊!你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啊!对了祝大人,这秦大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权利很大吗?

我就不明白了,这个曹大人为何要骂秦大人,然后说是我骂的,他该骂陛下啊!然后说是我骂的才好啊!到时候直接诛九族啊!”

杜雨晖摇头晃脑的问道:此言一出众人皆惊,都在想这杜雨晖胆子够大啊!不管怎么说,这府尹身边还有不少人,众人都在听着呢!而此时老爹突然说道:    “那不可能,陛下如此赏识你,还御赐金匾,同时还把蓝鳍金枪鱼收为了贡品,就算是你骂的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难道你疯了,陛下给你官给你物,你还要骂他?

其实这就跟目前曹大人骂那个叫什么秦桧秦大人的一样,你是陛下的人,而曹大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就是秦大人的人,所以呢!说你骂陛下没有人会相信,而说曹大人骂秦大人也没有人会相信,这就是曹大人真正的高明之处,我们差点中计啊!”

老爹说道:    “你……你们父子我草你姥姥!!”

曹树春彻底比激怒了,或者说前面他跟杜雨晖互相指责,然后他也把杜雨晖骂秦桧的事都跟同僚还有祝大人说了,但是现在呢!没说吗!打嘴仗杜雨晖怕过谁,一个简单的类比啊!先有杜雨晖父子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个秦桧,并且也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主,他们骂秦桧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并且秦桧刚刚上任,也没有对杜家庄不利,后有这个类比,除非你是傻子,还相信是杜雨晖骂的秦桧,要不然只要稍微脑袋有点灵活的,就知道这事因该是曹树春干的了,所以众人都回头盯着曹树春,曹树春能不火大吗!关键他还没有办法反驳,怎么反驳,那是越描越黑的事了,杜雨晖父子一个简单的双簧,曹树春就彻底怒了!    “各位你们看,这曹大人又开始骂人了,可能这就是曹大人的习惯吧!只要他不高兴了,就要骂人?

不过今天我们既然来了,还请祝大人行个方便,给我们作一个中间人,否则我杜家庄就这样被官家欺负,以后这在临安府也就混不下去了,这可是曹公子欠我们杜家庄银子啊!如果要是反过来我们就没有活路了,还有好歹我也是官身,官身都这样了,祝大人你总不希望明天整个临安府传言都说,当官的都当不下去了了,那老百姓还怎么活啊?

所以祝大人麻烦您帮一个忙!”

杜雨晖也是语带威胁的说道:    “你们这事我不管了!你们要怎么样就怎么样,曹大人你说签吗?”

祝大人问道:    “签,今天我要是不教训教训这些小娃娃,我也不用在临安府混了!”

曹树春咬着牙说道:    “好另外曹大人我也下场玩玩,你可不要跑啊!”

杜雨晖嬉皮笑脸的说道:    “谁跑谁是孙子……”曹树春也说道:随后双方开始签订文书,没有办法因为参与的人多,杜雨晖为了事后少点麻烦,所有人都必须签字画押,一个一个的按手印,都忙活完毕后才能开打,这就多多少少需要一点时间了对吧!等都处理完毕了,所有的契约杜雨晖都交给了老爹保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