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八百七十六章 走狗
 “都他妈的在这干吗呢?

你们都是哪的让开!!把门打开……”门外响起了祝大人的声音,是如何捕头不是傻子,杜雨晖让他站在一边之时,他就打发人回去给祝大人报信了,很显然啊!这事他处理不了了,一个是杜大人,这就不用说了,另外一个一会过来的是胡志忠,他简单问了知情人后,如果他还不派人去告诉祝大人,那他这个捕头就干到头了对吧,官场上这点事看不明白吗!祝大人得到了消息来的路上,他的脑袋这个大啊!这前几天刚刚处理完杜家庄跟王守道的事,这都不到半个月,又跟胡志忠还有万俟卨的孙子掐上了,只不过就算祝大人在心里把杜雨晖骂了10000遍,他也不能不来了,并且他还知道两边本来就有过节,如果这事真的弄大了,上面查下来,他是知情还没有去,那他的官估摸就到头了,所以他就是脑袋已经大的不行了,还是要来的对吧!    “没有大人的命令,我们不能让你们进去!!”

外面的人说道:    “你他妈的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有人说这里发生了殴斗事件,都他妈的报案了,你现在根本府说不让进,你是哪个部门的,管什么的?”

祝大人本来就火大,这门口的除了是御林军,否则在临安府就是祝大人说了算,并且去年,也就是腊八那天,大君婚事,抓了一个飞贼之后,临安府跟绍兴府至少到现在都没有出现飞贼的事情了,钟师傅被弄死了对吧,所以这事也算是祝大人一个政绩了,哪怕就是这里已经定为了陪都了,如果没有太大的问题,他的位置是稳的,原因就是他抓了那个飞贼,否则让那个飞贼闹腾下去,很可能为了稳定陪都的治安,有人弹劾祝大人也正常,到时候换人吗!而杜雨晖给老爹出的主意,用《祭侄文稿》引诱飞贼,这办法至少成功了!所以他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拦住了,并且他也知道是胡志忠的人,不过强龙不压地头蛇啊!所以他骂道:    “去把门打开,让祝大人进来!”

胡志忠也是顶着一口气,很显然正如杜雨晖刚刚说的,如果留不下杜雨晖,到时候自己被干掉了,杜雨晖拿到了自己的手印怎么办?

贪官问供把人打个半死,直接按手印正常对吧!所以在祝大人来了之后他吩咐道:    “杜大人,胡大人,你们这关起门来谈判呢还是干什么呢!”

祝大人进来后说道:    “没干什么?

好久不见了跟胡大人聊聊,真是麻烦祝大人了,下官真是给祝大人添麻烦!”

杜雨晖说道:    “是啊!我也不想给祝大人添麻烦!对了既然祝大人来了,杜大人我看咱们之间没有什么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胡志忠站起来就要走了!    “胡大人,没关系,你可以走,不过走之前我想再最后确认一下,刚刚你欠我的500万两银子,这事你是准备讨价还价一下呢!还是说就直接打算赖账了。”

杜雨晖问道:    “呵呵呵杜大人说笑了吧!况且你这当着祝大人的面就敢敲诈老夫500万两银子!这笔账老夫可是打算好好跟你算算的!”

胡志忠又坐下了笑眯眯地说道:    “没关系胡大人,哪怕就算你去告御状,有祝大人的证词都没有关系,真的?

你去吧!我只不过是提醒你而已,况且就算所有的人都指责我说过这句话,你们又有什么证据呢?

哈哈哈!如果这样都可以告御状的话,那么我找200个人说胡大人你反咬我一口也可以告御状了对吧!陛下没有工夫来给我们断案的,所以啊!胡大人你也不要想着把祝大人拉下水,没有意思,只不过今天你不是不想给我一个合理的答复吗?

成、咱们山水有相逢,呵呵呵!前段时间老爹就说过了,我们杜家庄总是不愿意主动去招惹人,哪怕有人非要惹我们,但是以老爹的脑筋来说,我想我跟老爹配合,想个好办法,坑一坑某些人,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对吧!”

杜雨晖递给了祝大人一杯茶后慢慢地说道:祝大人都在想,这几年下来杜雨晖的成长太快了,以前都是亲家翁帮他,这几次下来,亲家翁基本上大的方面指点一下,就比如跟王守道那件事,那一次杜文勇在远处喝茶看戏,就是让杜雨晖自己去面对,当然了他哪里知道,杜家庄的一切都是杜雨晖说了算啊!他既然不知道,就只能是认为杜雨晖的成长很快,毕竟他们认识太长时间了对吧!而且杜家庄的事也是多,今天跟这个掐明天跟那个干,最关键的他们没输过!也是没谁了!    “话你也说了,既然你没有任何证据,怎么能说我欠你500万两呢?”

胡志忠噘着嘴问道:    “今天万云成的人打了我,看我这身上的道子,还有这两个家伙都在,其他两个人出去告官跟找你了,当然了你也可以说不认识他们,这都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今天就是要胡大人你一个解决的态度,我还是那句话,我们杜家庄的人说话办事,说一不二,去年我们拿了银子,再也没有跟你们过不去,也把有胡大人手印的纸都交出去了,今年今日你姑娘先惹了我,没事,你现在就可以走了,不过将来发生什么?

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杜雨晖一边说一边指着另外两个人说道:毕竟那两个人没有出去!    “呵呵呵杜大人说的对,这两个人我们的确不认识,如果他们打了你,你就跟他们要银子吧!对了老夫来临安府,也是有圣旨的,你耽误了老夫这么久,如果……”胡志忠的话没有说完杜雨晖说道:    “行了,不要来这一套了,王继先也说了,耽误他的差事了,不过老胡头,老子给陛下弄龍棋节,你难道就没有耽误老子的时间吗?

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你走吧!”

杜雨晖反呛道:    “你……我们走……”胡志忠懵逼的被杜雨晖给噎住了后说道:不一会一众人就离开了,当然了万云成跟万胡氏还狠狠地瞪了杜雨晖一眼,只不过杜雨晖回敬他们的是更加冰冷的目光!    “杜大人,既然没事那我就先回去了,只不过我还要提醒你一句,回去你也跟你老爹说一声,这临安府要变成陪都了,这以后啊!地面上随便一个人都是官宦子弟了,如果能不招惹就尽量不要招惹了!”

祝大人摇着脑袋说道:毕竟站在他的角度上看,他可不愿意自己的地盘上,天天都是事,并且还天天都是官家的事!民事好处理,官家的都有后台,处理起来就太棘手了!    “多谢祝大人提醒,下官记住了!”

杜雨晖笑着跟祝大人告辞时候说道:    忙活了大半天,杜雨晖跟玲姐等人离开玉器店回了杜家庄,毕竟好心情都让万云成等人给破坏殆尽了,只不过对于玲姐来说,虽然有点小遗憾,但是杜雨晖给他买了一个千年血玉的手镯,他还是非常喜欢的,但是对于杜雨晖来说,胡志忠这老匹夫居然就这样带着万云成等人走了,在他看来,这事没算玩,你不是不想出银子吗!好啊!等你求着我给我银子的时候,那就不是这个数了!而杜雨晖跟胡志忠再次闹得不愉快的事情,也是第一时间传得沸沸扬扬了,我们还是那句话,这年头没有什么电视报纸等新闻,啥是大事,就是这种一出来,所有人都会第一时间议论纷纷的事就是大事,晚上吃饭的时候二叔还问呢!    “狗子我怎么听说今天下午你又跟那个胡志忠胡大人杠上了?”

    “消息传的还挺快的吗?

我买东西他姑娘居然敢跟我抢,妈的!”

杜雨晖不悦地说道:    “买什么东西大不了的,让给他不就成了!”

二叔不明所以地问道:    “这不是让不让的事,今天让了明天呢!看来上次收拾的还是轻了!”

杜雨晖淡淡地说道:    “狗子说的就是玲手上戴的这个吧!哎呀这东西看着就不是凡品!!”

二婶在那边说道:    “是吗我看看我看看!!”

几个婶婶也都去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起来!毕竟他们这两天也想让梁氏陪着出去买好东西了对吧!    “二弟,还有没,我等明个也给你大嫂买一个!!”

杜雨柱看了一眼后问道:    “哎呀!要是还有我也不至于跟万胡氏吵吵了!”

杜雨晖无奈地说道:    “也是!!这没有想到胡志忠家的亲家翁也不是好惹的主啊!”

杜雨柱说道:    “管他们呢!难道杜家庄就是好惹的主吗?

反正谁都一样,去年连那个秦桧都一起招惹了,也不在乎他这些走狗了!”

杜雨晖说道:当然了他说这话别人可能不知道什么意思,因为他们不知道杜雨晖将来惹的一定是秦桧,而所有人都是秦桧的跟班,二叔他们就认为,这多惹一个人杜家庄就多一分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