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八百七十八章 博大
 “你还别说当家的,这还真的有点意思,你的意思是,如果有人花了大价钱买了庄子,这就证明他贪污了?

到时候如果你二叔找人对付你,你还可以把这些官家都拉下水是吧!”

梁氏明白了大概后问道:    “呵呵呵娘就是这个理,也许有大商人买下来,然后在转给官家这也不怕,关键就是看一个庄子能卖出去多少银子,反正我想的就是500万两或者是1000万两,并且还有啊!通过这一次竞价,我们也可以看看其他人手里还有多少银子不是?

如果他们提前都准备好了,他们自己不互相加价的话也没事,我不会让去年蓝鳍金枪鱼竞拍时候的情况再出现了,所以这一次我们用顺天赌坊这个中间人,到时候我们亲自跟他们竞拍,他们能出多少银子,也能知道他们手里还有多少银子不是吗?”

杜雨晖说道:    “好、妙狗子你这个以小博大后面跟着的拍卖会绝了,明天我就跟你钱叔叔商讨这样的事情,对了这分成你打算怎么弄?”

老爹高兴的问道:    “那店铺还有庄子,都是我们出的,这个跟他们没有关系,一文钱也不给他们我想钱叔叔也不能说啥,而这个以小博大吗!还是三七分吧!反正赔了都算我们的,赢了他们拿走三成,只要钱叔叔他们不是傻子,说实话啊!15把扑克牌比试,还是一战到底的玩法,基本上没有人可以通关的!这是手掐把拿的赚钱的,并且每一次猜最后那10个盘子里面情况的时候,都是重新布置的,还有投壶,比以往远了不是谁都能投进去的!如果有人真的走了狗屎运,我估计最多就是损失店铺跟庄子,不过这来来去去,我估计以小博大收入的银子,也该有上百万两了吧!反正我们不会亏钱就是了!”

杜雨晖说道:    “呵呵呵!你说的有理,如果是其他赌坊也这么弄的话,我想我都会去玩玩了!”

老爹说道:    “真是不知道这些事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梁氏同样笑眯眯的说道:    “爹其他细节方面,你在跟钱叔叔好好说说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

杜雨晖说完就告辞离开了,只不过他出来了之后没有回去睡觉,而是出了杜家庄,当然了这一次他没有骑着追风出去,而是随便找了一匹马,并且进入临安府后随便找了一个府邸,不一会顺子就把杜雨晖想要的情报给送来了!    是的,胡志忠牛逼哄哄的走了,只不过他们到临安府的时间早,万云成他们刚过来,所以顺子等人没有马上就查到他们住在哪?

或者说他们住在胡志忠家也有可能,但是胡志忠家,双方本来就有嫌隙,所以经过了这大半年的时间,顺子他们已经把这老家伙的住处,包括这段时间他们家开了什么店铺,都给摸清楚了,既然找不到万云成,杜雨晖也不急,他也没有马上就打算今天晚上去杀人对吧,那些对于杜雨晖来说,都是后续的手段了,因为没有意思,对于杜雨晖来说,他要的是银子,所以他打算今天晚上去胡志忠府邸溜达溜达!    提前来到了胡府的外围,并且杜雨晖在对面的房上趴了小半个时辰,他的意图很明显,凌晨2点多钟,是人最困的时候了,就算有埋伏,自己也可以提前做好准备,而他提前到胡府外面看情况,也是有目的的,白天自己威胁了胡志忠,他能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吗!果不其然,他在远处的房上还是或多或少可以看到一点端倪的,是的杜雨晖拿着望远镜在远处看,并且今天多多少少还有点月光,二月十九凌晨吗!    杜雨晖看到的是胡府有大批人在巡逻,来来回回不断的穿梭着,当然了如果是大规模的动用人马进行攻击,也许不成,但是小范围的内,比如杜雨晖单枪匹马高来高去,这倒是有可能的,想明白了之后,根据杜雨晖自己掐算的时辰,翻身进入了胡府,并且基本上都是在黑暗处以及房上潜行,是的这个时代,没有太好的照明设备,比如远处一队巡逻人员,他们只能是拿着灯笼照明,不说别的,十米外他们都看不到任何人,当然了前提是不动或者是有障碍物,而且根据这个年代建筑物的特点,后宅里面的主宅,杜雨晖不用想一定就是胡志忠住的地方了,躲开了多组巡逻的人,同时杜雨晖也顺便看了一下其他一些屋子,毕竟他在房上就可以揭开瓦片看了,里面也有不少人,都是穿着衣服在睡觉的,杜雨晖一看就知道了,外面巡逻的那些也就是诱饵,如果自己想攻击,可能会看到眼中看到的力量,但是屋里对手也准备了不少人,或者说如果杜家庄死士突击胡府,他们这边只要挡住了,弄不好其他地方还会有人过来帮忙的,但是杜雨晖自己进来了,反而没有任何问题,很快杜雨晖就跑到了后宅,并且找到了胡志忠住的房子,没说的用飞刀挑开了门闩后,来到了胡志忠的床前,确认无误之后,在他书桌上留下了一张白纸还有一把匕首,当然了匕首是普通的可不是杜雨晖的飞刀,做完了这些杜雨晖再次飞檐走壁溜出了胡府……    “四叔,你们弄的那个伞,有多少成品了,我想去给祝大人的衙门口送点去!”

第二天一大早吃早饭的时候,杜雨晖问道:    “已经做好了40多把了,小晖啊!你要的那么急吗?”

四叔问道:    “也不是着急了,我也想让祝大人帮我看看不是,这个东西不是说了吗,要送给官府一部分,这样你给我拿40把好了,我一会亲自去见祝大人!”

杜雨晖说道:他就是想找一个理由,很显然胡志忠一旦发现了白纸跟匕首,弄不好而老家伙会去找祝大人,让祝大人破案呢!杜雨晖也不想连累祝大人,所以他需要找借口过去一趟!    “那好,我一会拿给你!”

四叔说道:    “二弟,要不然我顺道给送去好了,反正今天我跟你大嫂去逛街还要!”

杜雨柱说道:    “不用了大哥,你好好陪陪大嫂就成,我这也是公事呵呵呵!”

杜雨晖笑嘻嘻的说道:    吃过早饭,杜雨晖跟顺子等人就赶赴了临安府,现在听着杜雨晖来了,祝大人都头疼,只不过听明白杜雨晖的来意后,祝大人才松了一口气!杜雨晖把龙旗伞给祝大人看了后祝大人说道:    “好啊!好啊,这又是亲家翁想出来的是吧!”

    “祝大人所言极是,这样祝大人,我此次来也是希望祝大人统计一下,咱们这衙门口还有各位差役的家人,到底有多少,我们招讨苑这一次是按照人头来计算的,等到下雨的时候,咱们官家一定要打着龙旗伞出去,毕竟老百姓我们现在管不了,但是陛下的事就是我们的事,祝大人您说是吧!”

杜雨晖说道:    “对对对,放心这事我一定会支持,况且陛下都要搬过来了,我的人杜大人你不用多虑,我一句话的事,到时候绝对不会给你找麻烦的!”

祝大人也是赞叹着说道:他知道杜家庄为何这么牛叉了,这你妹的马屁拍的多好啊!这种情况之下,陛下不提拔你提拔谁啊!    “老爷老爷,那个胡大人气势汹汹的带人来了,他说要告官?”

师爷跑进来说道:    “告官?

他又要告谁?

真是一天天的就不能让我消停消停吗?

杜大人你先坐我去去就来!”

祝大人摇着脑袋说道:但他还是不敢得罪胡志忠所以要去看看!    “下官的差事已经办完了,我这就准备走了,祝大人您忙您的好了不用管我!”

杜雨晖说道:    “好好好,杜大人就当自己家一样,你自便就好!”

祝大人说完就跟师爷到前面去了,而杜雨晖也跟着过来了,只不过他没有跟着到大堂!他在后面听着呢!    “胡大人,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祝大人到了前面后说道:    “祝大人,你这临安府的治安真是差的可以啊!”

胡志忠找了一把椅子坐下说道:    “胡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祝大人说道:他心里合计,你妹的如果你们的孩子不找事,我临安府的治安不知道好了多少,但是他不敢这么说对吧!    “你看看吧!昨夜有人在我的卧房留下了这两样东西!”

胡志忠说道:    “什么?

这……”祝大人看到了一张白纸跟一把匕首后也蒙圈了道:    “别什么了?

有人预谋行刺老夫,祝大人,我希望你在三天之内把凶手给我抓出来,否则可不要怪老夫不讲情面了!”

胡志忠说道:    “胡大人可知这事是谁干的?

也好让本官有个眉目啊!否则这单单凭借一张白纸跟一把匕首,下官也是很为难啊!”

祝大人不明所以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