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九百零八章 相册
 “我那都是唬人的,老爹是让我都读一遍,还要背下来!我哪有时间啊!”

杜雨晖说道:    “不会吧!都要背下来?

咦!难道这就是外面传的,狗子弟弟你用那个什么神奇的笔画的画吗?”

丰硕葛木尔突然问道:因为书架旁边有几个镜框,里面是玲姐跟红姐的画像,当然了镜框不大!就跟我们后世放在梳妆台上的那种照片而已,结果被丰硕葛木尔看到了!    “杜大人这是你画的?

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安平也跟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说道:是的他们都见过玲姐跟红姐,这一看你妹的,那不是像而是一个模子刻下了的,他不知道只能顺着丰硕葛木尔的话说!    “让你们见笑了!对了安平公主,你有什么问题想问的就尽快问!”

杜雨晖问道:    “怎么你这是着急赶我走吗?”

听了杜雨晖的话后安平反问道:    “哈哈哈我就知道狗子弟弟有眼光,狗子弟弟你给我画一张吧!”

丰硕葛木尔说道:言下之意就是美女只有一个,无关人等办了公事后赶快撤!    “不是!既然来了,我断断没有赶两位走的意思,只不过我怕安平公主你着急,你要是不着急,我无所谓,不过我可跟你们说好了,如果我有公事要离开,下次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可不保证啊!”

杜雨晖说道:    “那我今天还就不问了,省着让闲杂人等也学去。”

安平说道:    “对对对!正好今天也没有人问你问题了!狗子弟弟快抓紧时间给我画一张,画完了你就去忙你的公事好了快快!!你看我该坐哪?”

丰硕葛木尔马上问道:丰硕葛木尔之所以有了兴趣,第一这东西是杜雨晖画的,他正在跟安平公主较劲,第二这就跟后世人拍照什么的一样,尤其是这个岁数的女孩,都是爱美的,而用毛笔画出来的画像,至少在纹理上,跟杜雨晖的这种素描差的太多太多了,试想一下,一个少女闺房里面放着一张这样的素描,后世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个年代呢!那是不得了的事情了对吧!    “杜大人,安平也想跟杜大人讨一张这样的画像,杜大人不会拒绝吧!”

安平马上跟着说道:是的他跟丰硕葛木尔的心思差不多,或者说他已经忘记今天要来问什么题了,先把画像的事解决了才是正道!!    “这……你们两个不会还因为先后跟我没完没了吧!”

杜雨晖头疼的问道:    “是,必须先给我画!!”

这一次两人居然是异口同声的说道:说完了后两天居然彼此回头看了对方一眼,你妹的火药味十足啊!    “两位,两位我就一只手啊!这怎么两张一起画啊!要不然你们两个想个办法,看看怎么样决定谁先画好了!”

杜雨晖蒙圈的问道:    “不行,就要先给我画!!”

两人居然还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在这事上、你们两个心倒是挺齐的吗?

难题却扔给我了!那要不然等我学会了两手同时画画,在给你们两人同时画,我保证在这之前,我不会给你们两人任何一个人先画如何?”

杜雨晖无奈的说道:    “狗子弟弟,你要是这辈子学不会,难不成还不给我画了?”

丰硕葛木尔问道:    “这是什么?

啊……”安平拿起了一本画册后问道:然后就惊呼了起来!!是的,他打开了画册,那里面记录了玲姐跟红姐,穿着不同衣服的画像不说,关键是还有标记,比如玲姐17岁、18岁,换句话说,后世不是有那个相机吗!可以拍摄一个人一生的照片,来留作纪念,而这个年代没有,如果是其他人家也许找画师画一幅画就不错了,不可能年年都画,但是杜雨晖就不一样了,他这是在把家人的画像当照片来使用啊,包括老爹他们都有自己固定的相册,本来这些相册不再杜雨晖手里,都是他们各自保存的,这两天玲姐跟红姐要让杜雨晖给他们画穿着旗袍的样子,尤其是昨天刚刚赢了兴隆赌坊,昨天晚上说的这事,杜雨晖说今天有空就给他们画,这可好他们两人一大早就把相册拿过来了,也是阴差阳错下就被安平看到了,安平看到了后都震惊了,画中人唯美到不要不要了,是的杜雨晖给自己家人弄的画册,可以说是正八景的彩色的了,以目前杜家庄的实力,弄出来点颜料跟玩一样!    “给我看看!!!”

丰硕葛木尔一把就从安平手里把画册抢过去了说道:是的这个画册,从外面看就精致的不得了,外面都是镶着金丝边的!只不过丰硕葛木尔可不管这东西是否贵重,他打算先睹为快了!    “你……给我!!”

安平马上也要去抢并且说道:这可把杜雨晖给吓坏了,这要是两人把画册给撕了,自己可就有事干了!    “等等等等两位,那还有一本,你们一人看一本,千万别给我弄坏了!”

杜雨晖说道:    “野丫头就是野丫头,就知道抢东西!!”

安平狠狠的说道:然后把红姐的那本拿起来看了起来!此时的丰硕葛木尔已经没有心思跟他争辩了,他看到的完全可以用后世人看别人的婚纱照一样,已经完全的沉寂在了羡慕嫉妒恨当中了,并且这里面还记录了他们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比如哪一次事件两人干了什么,然后穿着什么衣服,远的不说了,就说近的好了,那天游湖,玲姐跟红姐一身白旗袍红色的小马靴,并且最关键的,肉色的其他东西无法在画上体现出来,这现在看就跟露大腿一样了对吧!丰硕葛木尔本来就是番邦女孩,没有中原人那么多规矩,就算他再有心计,在此时他也是一个小女孩的心思,是的包括安平,都希望画中人是自己……    “官人官人,你看我们穿昨天这套好看不?

快快给我们画一幅?

咦?

他们还没有走吗?”

玲姐跟红姐跑进来途中喊道:等两人进来之后跟丰硕葛木尔还有安平对视了一眼!从这一眼中,杜雨晖看明白了许多!!    妈的,很可能是玲姐跟红姐故意把画册还有其他画像放在这的,而且他们这个时间来,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两人都没有走,但是他们还是来了,什么意思?

莫不是跑这来示威?

宣誓主权来了?

是的他们不来杜雨晖不会想太多,就认为是一个巧合,现在杜雨晖不会这样想了,而红姐呢!其实从那天放风筝,他就感觉到了什么,女人的心思吗!丰硕葛木尔改变策略了,并且他让李逢春跟二叔把账算清楚,就是这个原因,以及昨天他居然在赌坊外等杜雨晖,我们还是那句话,如果玲姐跟红姐有了孩子,哪怕是一个女儿他们心里都不会有太多的危机感,当然了男孩就最好了,但是现在,一旦有人在这期间趁虚而入呢!是的现在的杜家庄比任何时候都强大,有人惦记杜雨晖是正常的,而他们怎么对外展示杜雨晖对他们的好,如果自己不知道就算了,现在都找到家里来了,两人也就动了一点小心思了!杜雨晖终于明白了,只不过这个时候他能说什么,毕竟两个是自己的女人,能不给面子吗!    四人两两四目相对,各自心中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只不过杜雨晖却在考虑,你们两个可不要弄巧成拙啊!这两个女人都是有身份的,一旦他们以一种和亲的形式直接跟朝廷方面耍手段,自己怎么办?

    “安平公主有礼!丰硕葛木尔你好!”

两人说道:    “两位夫人好!”

玲姐跟红姐进来后,丰硕葛木尔跟安平互相看了一眼,就一眼两人居然就变成了同盟关系了,并且也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不好意思,看了你们的这个小册子!!怪不得狗子弟弟总是说没有时间,如果我是男子,也愿意天天陪着两位夫人呢!”

随后丰硕葛木尔先说道:    “两位夫人美若天仙,杜大人刚刚还叫我跟丰硕葛木尔姐姐是美女,现在看跟夫人比差远了!”

安平公主随后说道:杜雨晖听了这话也是皱了皱眉,是了谁说安平公主没有心计,这你妹的打算挑拨离间吗!    “对了狗子弟弟你刚刚不是说给我跟安平姐姐画像吗?

我们就要这种小册子里面这样的!”

丰硕葛木尔随后说道:这就是女人,他们可能会因为一个包包,从仇敌变成闺蜜,并且没有什么理由可言,也可以因为一个冰激凌,从闺蜜变成仇人,女人的世界杜雨晖这种雄性动物可以去猜测,但是不一定能完全读懂!    “不可能吧!官人说过了,要画这画册上的画,是必须娘同意官人才能画的,这是杜家庄的规矩,其他就是祖母他们都要去问娘的,否则谁都来求画,官人就什么都不用干了!”

红姐笑眯眯的说道:也算是给杜雨晖解围了,当然了也让丰硕葛木尔跟安平公主碰了一个软钉子!同时也是彰显自己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