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九百零九章 行规(1)
 “官人,你不是答应了吧?

娘要是知道了,你又该去祠堂面壁思过了!二哥可有伴了!”

玲姐补充道:    “狗子弟弟,你等着我去求夫人,夫人一定会答应的!”

丰硕葛木尔不当回事的说道:    “娘去城里看外祖母了,另外娘说了官人昨天赢了府邸,打算让外祖父一家搬过去!他们现在那个府邸是租的,今年还涨了租金,既然自己有了就不浪费银子了!”

玲姐继续说道:当然了对外老爹一直是这样说的,那可不是买的,就跟给三叔四叔他们弄的店铺一样,反正这就是老爹怎么说就怎么算的事,没有人去跟老爹细究,废话免费给你们地方住跟用,你们还管那些干嘛,而刚刚老爹跟杜雨晖谈完,就跟梁氏碰了一下,两人一合计,刚好两个府邸,自己家一个,给娘家一个,谁也就都不用惦记了,尤其是梁氏,对昨天老爹给祖父100万两银子,还是比较心疼的,毕竟那是100万两对吧!还是不用还的那种,女人吗有多少银子,他们都不怕多!少了一两他们都会心疼,以前大家还记得吧!每每杜雨晖说要招人,说要花钱,杜雨晖都要找理由呢!何况还是给二叔,这个梁氏最最不待见的小叔弄银子还债呢!结果梁氏跟老爹都离开杜家庄去忙了!    “杜大人要不然先这样,你先给我跟丰硕葛木尔姐姐画一张这个头面的,等夫人回来,小女拜会夫人。”

安平说道:他跟丰硕葛木尔暂时是同盟了,只不过两人都叫彼此姐姐,杜雨晖一听有点意思了!    “二少爷出大事了?

你……”就在双方暗地里闹的不可开交之时顺子跑进来说道:    “两位我去去就来。”

杜雨晖摆了摆手道:顺子没有多说!当然了杜雨晖有事了,安平他们也不好阻拦,杜雨晖跑出来说道:    “哥啊!你怎么才来啊!我差点让他们给玩死!不是让你早点吗?”

    “二少爷真的出事了,要不然我早来了,那个袁清平刚刚过来,有一笔账不但收不回来了,他还被人给打了!”

顺子说道:是的杜雨晖就知道今天不能让丰硕葛木尔跟安平待时间太长,所以跟顺子研究好了,并且他们来的时候杜雨晖也说过了,要是有事自己必须走,这就是提前给两人打的预防针,刚刚杜雨晖还埋怨顺子呢,结果让他没有想到的,真你妹的有事了!随后杜雨晖惊讶的问道:    “什么?

袁清平后面不是有人吗!怎么还能被人打?”

    “他已经来了,一会你自己跟他说吧!好像都被人打断了一条腿!被抬来的”顺子说道:    “妈的,你让他稍微等一会,我去把那几个女人送走了先!”

杜雨晖说完跟顺子分开,然后回到书房!    “安平公主,丰硕葛木尔姐姐今天真的不好意思,我这边有点事需要马上处理,今天算我失礼,玲姐红姐,你们帮我送送两位!”

杜雨晖说道:    “既然杜大人有公事安平就不叨扰了,等过两天我来拜访一下夫人!告辞!!”

安平公主说道:    “狗子弟弟,那我也不耽误你了,真的好久没有看到夫人了,过两天我也来!”

丰硕葛木尔说道:杜雨晖已经没有功夫听他们说啥了,告辞了之后马上跑到大厅这边,当然了两人离开之前也看到大厅这边有不少人了,并且还有不少受伤的好像,很显然看样子的确杜家庄有事了……    “杜大人,小的无能啊!”

袁清平看到杜雨晖后跪下说道:    “都伤成这样了快起来!!”

杜雨晖把袁清平扶起来说道:这家伙是被几个人抬过来的!    “没事哎呀!!!”

袁清平咬着牙说道:    “你等等,这是哪个大夫给你包扎的,他想让你死吗?”

杜雨晖说完摸了摸袁清平的腿,袁清平咬牙坚持着!当然了杜雨晖一模就知道原来是错位了,只不过这帮二货不会包扎而已,随后他说道:    “你这点屁事……”袁清平也以为杜雨晖要抱怨,只不过杜雨晖在转移话题就在袁清平思维转移的一刹那!杜雨晖用力一扯一送!就听着!    “嘎巴!!”

    “哎呦……疼啊!!”

袁清平龇牙咧嘴的喊道:随后杜雨晖拍了拍袁清平的肩膀说道:    “行了别装大尾巴狼了,找个椅子坐下来说话!”

听了杜雨晖的话袁清平瞠目结舌不知道说啥!    “怎么你都好了,还赖在担架上,难不成你打算一辈子不下来了?”

杜雨晖笑着问道:    “好?

……好了?”

袁清平蒙圈的说道:毕竟刚刚杜雨晖给他弄的至少腿还在疼,他也不敢乱动,听了杜雨晖的话后他除了蒙圈还能想到什么!    “你自己活动活动就该没事了,不过这两天要注意,千万别在弄坏了,要是习惯性滑膜就不好了,等你老了事就麻烦了!行了慢慢起来有事坐下说!”

杜雨晖说道:    “真的好了真的好了不疼了……谢谢小杜大人谢谢……”袁清平半信半疑的活动了几下后大惊失色,马上回头就给杜雨晖跪下了,他根本就想不到杜雨晖还有这么一手!当然了杜雨晖摆摆手指了旁边座位说道:    “行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按理说你在临安府这么多年,不可能吃不开啊!另外这一次事你怎么来找我了,你该有后台才对吧!”

杜雨晖问道:袁清平扶着还有点不太利落的腿坐到旁边后说道:    “杜大人是这样,这以前临安府没有多少大员,小的就跟你都说了吧!以前在临安府我能吃的开,主要就是祝大人跟曹树春大人在后面帮衬,当然了我们放贷的时候,也会提前调查好对方的底细,所以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可是年前给杜大人放的银子,我看杜大人你比较中意庄子跟店铺,所以只要是收回来的话我也尽量会要庄子,这不今天早上去收一笔账,要么还银子,要么庄子就归我们了,我需要庄子的主人王掌柜跟我们去衙门口把手续办了,结果在跟王掌柜说这事的时候,居然来了一帮人,说是王掌柜欠的银子他们还了,让我把庄子的契约交给他们,我琢磨着杜大人你挺喜欢庄子的,所有我就没同意,结果一言不合,我们就打了起来,他们人多,我们吃了大亏,本来我也不想来找杜大人您,结果我让人去通知祝大人,但是报了那个人的名字后,祝大人说他管不了,并且以后他也不会在跟我一起放贷了,我又去找了曹大人,曹大人居然也是这样一番话,小的也是被逼无奈,才来找杜大人,关键那放出去的银子也是50万两啊!并且也都是大人的……”袁清平还想说杜雨晖摆了摆手问道:    “跟你们发生冲突的那人叫什么名字?”

杜雨晖问道:很显然杜雨晖明白了袁清平在临安府有恃无恐的原因了,当然了也知道为何曹树春居然能还自己那么多银子了,毕竟杜雨晖不是阴过他儿子吗!而祝大人那边也是在风筝比赛的时候投入了银子,想从自己手里赚点,如果没有外财,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有那么钱对吧,看来曹树春拿的是大头,祝大人是小头,或者是祝大人那一次押投入的不多而已!毕竟这官场上的事,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现在他们都不打算跟袁清平继续来往了,杜雨晖明白这里面有事了!    “那人叫其克托,听名字……”袁清平话还没有说完杜雨晖诧异的问道:    “等等,你说什么?

那个人叫什么?”

袁清平一脸懵逼的说道:    “那个人自己说他叫其克托,汉语说的不利落,根本就不是我们大宋的人好像。”

    “你这样,关于这个其克托你知道多少!他还跟你说了什么?”

杜雨晖问道:是的这其克托是你妹的杜雨晖一直在找的吐蕃人头目,在绍兴府的时候这货就抓孩子,并且还拦截过自己运输蓝鳍金枪鱼的队伍,反正跟这家伙还有点总账要算,结果现在可好,这家伙居然如此大摇大摆的就出现在了临安府,这你妹的怎么事?

    “那个人告诉我,以后整个临安府的账都他放了,不管是谁以后还在临安府放账,见一次打一次,说是今天打断我一条腿是最轻的了!还有他跟我说三天之后,把我手里的账都转给他,否则他让我后果自负。”

袁清平说道:    “我再问你,那个王掌柜庄子的契约还在你这吗?

是今天到期吗?”

杜雨晖问道:    “那个王掌柜庄子的契约在这位兄弟派去的人那里,如果今天跟王掌柜谈好了,我会让人通知你的人一起去办理手续,您不是说过了吗!给您放出去的银子,都是以您手下的人出面,我就是牵线,另外杜大人,这笔账本来该是3天前就到期了,这两天他们就是想还钱也找不到我,你知道干我们这行的,如果拖几天下来,也就是过期不还了,嘿嘿嘿!那个如果他们想还钱,就必须多很多,这样我也能帮杜大人收到庄子,除非他们提前几天还才可以呵呵呵!”

袁清平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