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九百九十七章 栽赃(3)
 “难不成这个公公就不能也被你收买了吗!你们杜家庄又不是没有银子?

陛下微臣认为还是治杜氏一族的罪为好!毕竟这公公一旦跟杜大人是一伙的,那这案子还查不查?”

胡志忠说道:    “陛下,这样吧!给我们父子三天时间,如果能够找到凶手还我们清白自然最好,但如果找不到凶手的话,我们杜家庄上下几百口也认了,任凭陛下发落好了!”

老爹说道:    “陛下,这案子就交给我们父子查好了!一定给陛下一个满意的答复!!”

杜雨晖也跟着说道:    “陛下可不能听他们父子的,如果他们父子出去了之后跑了怎么办?”

刘清泉问道:    “陛下这是上一次您赐给我的令牌,上一次的军令状我立下了,现在虽然没有看到结果,不过我把令牌还给陛下,还有陛下可以让您的侍卫监视微臣的一举一动,我父子去勘察现场也好,还是干其他的事情也罢,只要有人跟着,我想我们父子总不会如刘大人说的那样,在侍卫们的眼皮子底下逃脱了吧!”

杜雨晖说道:    “如果陛下还不放心的话,可以把杜家庄派兵包围起来,或者是把我们杜氏一族其他人都软禁起来!这样就算是我们父子两人跑了,跑出去又有什么用呢!”

老爹也说道:    “这……微臣感觉事情有诈,请陛下三思!”

胡志忠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要不然给杜大人父子带上刑具,这他们就跑不了了!”

刘清泉说道:杜雨晖知道,上一次刘清泉也被责罚了,并且罚了一年的俸禄,这家伙这一次算是逮到机会了对吧!    “不用了,这样两位爱卿,朕给你们三天时间,希望你们给朕一个满意的答复!”

赵构说道:是的赵构一直就认为杜雨晖是文官,大宋还不至于怕一个文官对吧!他刚刚说完,其他人还打算说话的时候外面就开始有人来喊着报告了并且道:    “陛下陛下不好了,后面的柴房失火了!”

    “都是干什么吃的,赶快去救!!”

赵构骂道:接下来大家虽然没有继续盯着杜雨晖父子,但是他们也跑不了,而救火用了大半个时辰,可算是把火给扑灭了,众人又都回到了临时的大殿后杜雨晖先说道:    “陛下,那就请先传每日给龙珠上香的公公来吧!臣有话要问!!”

赵构摆摆手,黄公公就去了,结果不一会回来了后喊道:    “陛下陛下,不好了,刚刚的火居然是王公公放的,这里有一封他的书信!他已经葬身火海了!”

    “什么?”

杜雨晖头疼的说道:而赵构把书信拿过去一看,上面写的很明白,说是他勾结杜大人,里应外合,把龙珠弄出去了,杜家庄有反心,得到了龙珠之后就能招兵买马等等了,反正大意就是如此!    “杜爱卿,你自己看看吧!!”

赵构愤怒的把书信扔给了杜雨晖后喊道:    “陛下,臣感觉这事有点蹊跷啊!刚刚我们才谈到了要找这个王公公,并且还是微臣说的,那边王公公就自己点火把自己给烧死了?

这也太巧合了吧!况且陛下,这如果王公公想死,为何还要自焚呢!干脆就直接给自己一刀,或者是直接喝点毒药就好了。”

    “杜大人,这话你居然敢问陛下?

还有王公公怎么死的,这有区别吗!”

胡志忠问道:    “对了胡大人,还有一点,如果王公公是我的内应,并且他已经知道自己的错误了,并且他都不怕死了,那么我请问一句,他干脆直接来到大殿上好了,他来指认我们父子,岂不是直接就宣判我们父子的死刑了吗?

为何要自己去死,还留下书信呢?

如果这封书信是有人模拟王公公的笔记呢?”

杜雨晖问道:    “呵呵呵,杜大人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你……”刘清泉的话没有说完杜雨晖问道:    “陛下,我记得当时说龙珠丢了的公公,就是当值的公公,莫不是报信的就是这个王公公?”

    “对就是他……”赵构承认道:    “谢天谢地呵呵呵!栽赃陷害之人,终于露出来了他们的第一个错误了呵呵呵!”

杜雨晖一听笑着说道:    “爱卿这话是什么意思?”

赵构问道:    “陛下,您想一想,正如我刚刚说的那样,其实其他人根本就无法接近龙珠,并且陛下的侍卫已经把放龙珠的屋子给包围的水泄不通了,而只有上香的公公才可以进去,这种情况之下,说实话就是王公公他监守自盗才可能动龙珠了对吧!而我们现在不说王公公是怎么死的,我们就说,当时他进去了之后,就说龙珠没有了,而侍卫们一定也被吓蒙了对吧!并且今天所有的大臣都外出了,他们只能第一时间出去给陛下您送信,那么问题来了,当他们跑出来给陛下送信的时候,陛下我记得咱们也是一起回来的,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如果龙珠当时就在王公公身上,他跟我们一起回来的,那么这龙珠他怎么交给外面我们杜家庄的人呢?”

杜雨晖问道:    “这个还不简单,他让其他卫士送出去不就好了!”

胡志忠问道:    “对啊,问题就在这里啊!那么他为何不在送信的途中就让跟他有联系的人送出去呢!如果他在给我们送信之前就把龙珠送出去了,那么等陛下我们得到消息了,然后在命令差役们封锁城门,陛下你想想这中间的时间差,完全可以够我们杜记的人在封锁城门之前,就把龙珠送出城外啊!就是退一万步讲,哪怕就是时间来不及了,既然是找地方埋了,那这临安府所有地方都可以埋,为何要埋在杜记自己的院子里面呢?

并且杜记犯了这么大的事了,所有人还都跑到前面去做生意?

是挣点银子重要呢!还是保护龙珠重要呢!如果有时间,干脆就把龙珠埋在地下更深的地方不好吗!或者是干脆就把龙珠扔到井里,等风头过去哪怕就是把院子里面的井彻彻底底的都凿开,以重新翻修为理由,也完全可以把龙珠取回来吗?”

杜雨晖说道:    “爱卿所言有些道理!!”

赵构脸色缓和了许多后说道:其他人现在也不好反驳了!    “这都是你的猜测,不过你既然说有人配合王公公,那你就把这个人找出来好了!”

胡志忠问道:    “陛下,黄公公,我可否看看王公公被焚烧后的尸体?

说不定能找到些蛛丝马迹呢!”

杜雨晖又问道:    “准……”不一会黄公公的尸体就把弄到了大殿的外面了,杜雨晖过去看了一边后回来说道:    “陛下,王公公是他杀在先,然后才被放在柴房里面烧死的!”

    “不是吧……”    “他杀?

也就是说还有人……”    “他们是一伙的还是?

对了杜大人怎么能证明王公公是被人杀死的呢!”

    “是啊,这身上都被烧焦了啊!你想怎么说都可以了?”

一众人听了杜雨晖的话后开始议论起来了!    “陛下,微臣有办法可以证明王公公是死了之后才被火烧的!”

杜雨晖说道:    “什么办法?”

赵构问道:    “陛下微臣想做一个试验,当然了也不需要别的,我需要两头猪,一头活的一头死的,一会让侍卫们把刚刚的房子点着了,当然了这一次准备好灭火装置,把两头猪都绑上扔进去,只需要两刻种的时间,让侍卫们灭火,然后把死猪都给我抬过来!微臣自然会告诉陛下原因了!”

杜雨晖说道:听了杜雨晖的话赵构示意黄公公去准备,不一会那边再次模拟了火灾现场,然后两头死猪也被弄过来了!    “杜大人,这两头死猪都一样啊!我是没有能力看出来有什么不同!你到是给我们说说看!”

刘清泉出去看了一眼死猪后回来说道:因为杜雨晖都没有出去吗!    “呵呵这么简单的事刘大人都不知道,可见还真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呢!你去看看两头猪的嘴好了,然后在看看王公公的嘴,或者说让仵作去干吧!”

老爹笑着说道:杜雨晖刚刚已经指点老爹了!当然了那些都是粗活,不一会仵作回来了然后说道:    “回陛下,两头猪,一头猪的嘴里干干净净,一头猪的嘴里满是污垢,而王公公的嘴里也是干干净净!”

    “这能说明什么?

呵呵呵……”胡志忠的笑声在笑了一会后自然而然的消失了!是的他明白了!    “看来胡大人跟刘大人一样啊!一点生活常识都没有,活着的人在火海里面,只要挣扎吸气,就会把烟雾吸进口腔去,所以不可能是干干净净的!两头猪的实验,我狗儿已经证明了,王公公是死了之后才被人给烧死的,那么问题来了,正如我儿说的那样,既然王公公留下的绝笔信已经说明了,是他跟我们杜家庄一起干的偷盗龙珠之事,可现在他死了还被人焚烧,这就说不过去了吧!他不敢跟我们父子对峙,就是怕死,而他怕死却又死了,死后尸体难道还能自己把自己给烧了,陛下,有人焚烧了王公公的尸体,其实就是想掩盖什么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同时那封书信已经可以断定,就是焚烧王公公尸体的人写的了!”

老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