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斗牛(2)
 “哈哈哈哈!!爵爷,这……接下来怎么算啊!这没有人敢来挑战啊!听说爵爷开了盘口?

我也投注了一点,您看要不然就直接宣布牛赢了如何?”

秦五哈哈大笑着说道:当然了杜府的其他人在看台上,杜雨柱弄的票,老爹他们还有有头有脸的,自然会在看台正面了对吧!    “爵爷,这赢您一次可是不容易啊!说句实话,我也押了府邸呢哈哈哈!真没有想到爵爷真是仗义,给我的一处府邸算了400万两银子,我这两处府邸也是800万两呢!!”

薛成平打着哈哈说道:    “在等等,在等等,一会如果有人来挑战呢?”

老爹故意擦着汗说道:    “哈哈哈!爵爷,这一次我可能也跟着占了一个便宜,我在临安府虽然就一个庄子,你不但给我算了800万两银子,还有绍兴府跟健康府的庄子还有府邸,咱们可要说好了,一会要是没有人来迎战,你要是输了,可要先给我兑现啊!别等到时候你们输的啥都没有了,我跟谁要钱去啊!哈哈哈!”

崔文辉说道:    “爵爷,这大太阳地的,咱们就这么等是不是没有意思了,没有人就是没有人,要不然就爵爷亲自下去比试比试吧!否则咱们就宣布结果好了!”

一旁的胡明宇问道:    “爹要不然让我来吧!”

杜雨晖往前一步道:    “你?

开什么玩笑?

你才多大回去……还是我来好了!!”

杜雨柱也走出来了道:    “哥你放心!对了秦掌柜,如果没有别人上场,那我就来了,你们也有盘口,我们对赌一把没有问题吧!”

杜雨晖问秦五道:    “哈哈哈杜大人莫不是说笑了……你真的打算跟我的牛摔跤?”

秦五问道:    “既然没有人下场,我们不出人也就输了,所以我自然要出手,当然了我们先说一件事,就是跟牛摔跤,就跟人一样对吧,是不是要有一个场地啊!谁出去了就算谁输对吧!”

杜雨晖问道:    “这个……当然了,不过因为牛不知道场地这件事,所以整个被圈起来的大校场,只要牛不出去就不算牛输,还有你不能把牛故意的引诱出去,这样可是不算的啊!!”

秦五说道:    “这个是自然,毕竟摔跤也不可能是一个回合就结束的,几个回合的来回较量是正常的对吧!”

杜雨晖问道:    “当然,不过爵爷我可先提醒你一句啊!二少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跟我没有关系,毕竟牛是畜生啊!要是其他人比我就不多说一句废话了,只不过这可是爵爷你儿子啊!你就不担心!”

秦五问道:    “哈哈哈!!老子有事儿子自己要帮忙了,既然他要上,就上好了!”

老爹说着拿出来一个烟袋锅点上了!    “好果然是爵爷的儿子,都有种,佩服佩服!!!”

秦五竖起大拇哥说道:    “对了秦掌柜,咱们之间还能对赌是吧!那我就下1000万两银子好了!”

杜雨晖说道:    “1000万两?

……你有1000万两吗?

你要是想下注,马上就拿现银来,可别到时候输了我跟各位大人们去你杜家庄抢银子!他们都是宋人还是官,我可能一文钱都拿不出来!”

秦五说道:    “爵爷真是富有啊!居然有1000万两银子!”

崔文辉问道:    “这不都是你们押的注吗!来啊!把银子拿进来!!”

老爹喊道:不一会杜家庄的人从大校场外围弄进来一些马车,随后杜雨晖说道:    “秦掌柜你先派人去点验银子,咱们是不是也要把契据写好啊!同时今天的比赛是5局,谁要是不玩了可不成对吧!而每一次我都会押银子的!希望到时候秦掌柜也有银子赔偿才可以,如果没有银子赔偿,我就要把秦掌柜押做人质了,银子什么时候弄来你什么时候可以走没有问题吧!”

    “小娃娃你人不大口气不小啊!我开出去盘口本来就是5局,这个自然不用多说!对了崔大人,我可就承让了,如果爵爷他们每一局都押1000万两,我估计你们投入的银子都要先归我了哈哈哈!到时候你们去杜家庄拿牛羊好了哈哈哈!”

秦五说着开始跟杜雨晖写契约!而崔文辉脸色不好看的问道:    “爵爷,你不会想把银子都输给一个金人吧!然后我们最后毛都得不到了!”

    “爵爷,刚刚杜大人也说了,如果你们输了要是没有银子了,到时候我们可要押你们的人了!”

胡明宇说道:    “放心,你们押了大小,在没有开盘之前咱们不要逞口舌之争,如果你们输了,到时候不配合我办理房契地契的手续,我照样要扣你们的人,到时候就是陛下来了也不行,欠债还钱可是天经地义的事啊!”

老爹说道:    “好那咱们就先欣赏欣赏小杜大人是如何摔倒一头牛的吧啊哈哈哈!”

崔文辉笑着跟众人说道:    “秦掌柜,既然都签订好了,那我就下场了,顺子哥把我的披风给我拿来!!”

杜雨晖说道:    “万事小心,若是不可为就不要强求!!”

老爹站起来拍打着杜雨晖的肩膀说道:    “爹请放心,我杜家庄若连一个畜生都赢不了,将来还谈什么保家卫国?

您就瞧好吧!”

杜雨晖说完接过顺子递过来的披风就走入了大校场!!!    “那个……不是小杜大人吗?

难不成小杜大人要跟牛摔跤……”    “是小杜大人,前两天他还踢球来的,并且穿着的也是那套白衣服没错的!”

    “二少爷威武!!二少爷威武!!”

杜家庄这边特有的拉拉队喊道:    “我自横刀向天笑来吧!!”

杜雨晖进场后大喊一声道:随后空中一声鹰啸,两只金雕落到了杜雨晖的肩头!而那边金国的人,已经弄出来了一头牛,把牛弄出来之后,工作人员马上就跑了,随后杜雨晖拍了拍肩膀,两只金雕腾空而起,当然了杜雨晖是增加气势,却不会让金雕帮忙!况且那样赢了众人也不会同意对吧!    “爵爷说了,今天斗牛大赛,老百姓们押的所有银子,如果杜府输了,该赔你们银子赔你们银子,要是我们二少爷侥幸获胜,所有老百姓押的银子,你们可以凭借手里的单据去城外杜家庄把银子或者是押的实物拿回去!”

在真正展开决战之前,杜家庄的拉拉队突然之间大声喊道:并且连续喊了三遍不说,还有人到观众席前面继续喊!    是的杜雨晖多精明啊!这一次他可没有想过去赚老百姓手里的银子,而到时候怎么退银子,还不是自己说了算,你押的银子太多的我们可能不退或者是少退,到了那时候说实话主动权就在杜家庄手里了,能退给他们就不错了对吧!还想挑肥拣瘦一定不成,而杜雨晖这样干的目的,是希望一会得到老百姓的支持,只要输赢跟他们关系不大了,那么里面有人引导舆论,最后的目的就是坑秦五还有那些有钱或者是当官的人吗!况且杜雨晖故意让人这么说,等到时候去拿银子了,杜家庄不给,他们就会骂,是的陛下要迁都了,但是千万不要让杜家庄有声望,让人骂一骂是好的,这就是杜雨晖留下的一个悬念了!    “杜大人在干嘛?

……还好我还以为他想让金雕帮忙呢!”

    “刚刚杜家庄的人喊的什么意思?

这一次我们就不能输了吗!赢了就赚了是吗!”

    “我也是这么理解的,不会吧!还有这事?

真是活见久了?”

    “先不要说了,我们看结果吧!杜大人怎么可能赢一头牛呢!!”

    “还好还好,咦?

杜大人把披风披上了!还那么长,这个……”    “快看快看牛冲过去了,我的妈啊,离着这么远我都能感受到这头牛的冲击力了!”

    “杜大人居然都不躲,这不会吧……可惜了……”看台上的老百姓们发出了一阵唏嘘之声,虽然他们也投注了,不过他们没有想过要让杜雨晖死不是吗?

    “二少爷……”自己这边的人都不敢看了,毕竟上一刻是一头蛮牛冲向了杜雨晖对吧!    “怎么样?

小杜大人是不是被撞死了?”

    “你不要拉着我,你不会自己看啊!小杜大人躲开了致命冲撞!!”

    “什么?

这就躲过去了,我靠又来了,这一次能躲开吗?”

    “又……又躲开了……不会吧!!这傻逼牛,怎么总是从杜大人的披风里面过去啊!”

众人从开始的不敢看,到现在都在睁大了眼睛看,然后继续呼喊着看,当然了他们不明所以,怎么这牛就玩命的跟杜雨晖的披风较劲呢,而杜雨晖呢!这谁也说不出来什么对吧!他穿一袭白衣,然后弄一个红色的披风跟牛较量,也没有拿武器,谁也不能说他犯规是吧!只不过我们就明白了对吧,杜雨晖把披风当做了斗牛士的布莱卡,以该方式消耗牛的体力,为最终的胜利进行最终的铺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