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南宋游记 >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妥协
 “杜大人,陛下召见杜大人!”

众人回到驿站吃过晚饭后,傍晚时分黄公公就来传旨道:    “这么晚了?

公公可知道陛下有什么事吗?”

杜雨晖问道:    “这一次老奴还真的不知道!!请杜大人马上跟咱家走吧!要是让陛下等急了可就是大不敬了!不过咱家可以告诉杜大人,你今天中午在健康府干的事!!陛下已经知道了,有人已经弹劾你了,说你飞扬跋扈!”

黄公公屏退了左右后说道:    “谢公公大恩,我们马上就动身好了!”

杜雨晖说道:一行人离开驿站赶赴皇宫!杜雨晖心里还合计呢!陛下马上就迁都了,这迁都大典已经没有几天了,赵构居然还不走?

他搞毛啊!当然了跟杜雨晖一起去的还有顺子等人,只不过进入皇宫后,他们要在外面等着,而黄公公会带着杜雨晖进去而已!一路无话,进入皇宫,杜雨晖低头一路前行,是的他不用看,他用耳朵听附近大致的情况,有多少人侍卫什么的!等到了赵构召见他的房子外头,反正他也不知道这是哪,黄公公进去禀告后再出来然后让杜雨晖进去,中间的繁文缛节就不说了!!    “爱卿可知朕这么晚了让你来有何事?”

赵构问道:    “臣虽然不知,不过陛下让臣干什么臣就干什么?

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

杜雨晖说道:    “朕招你来,是想问问你对议和之事的看法!朝堂上很多大臣都说你有甘罗之风,小小年纪就把招讨苑给弄的风生水起,朕也知道你有能力,所以就准了大臣们的奏折,但朕还是要听听你的想法!”

赵构说道:    “陛下,臣跟金人打交道颇多,虽然没有跟金国朝廷打过交道,但是从他们的特使到他们的百姓,怎么说呢!虽然开战议和与否,是他们的朝廷说了算,不过我们也要看到,就算他们的朝廷不想打仗了,那么他们的老百姓如果好斗呢!可能这一纸条约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反正朝廷好斗但是老百姓不支持啊!所以就算金国皇帝想打仗,他也找不到兵啊!就算招到了兵,他们的士兵只要不愿意作战,不愿意到一线玩命,那么他们这仗就打不赢,除了徒劳无功靡费钱粮之外,他们什么都得不到,并且他们打了败仗后,老百姓本来就不喜欢打仗,那么金国内部就会怨声载道,到时候金国皇上就算想打他也打不成了啊!而反之他们朝廷就是不想打也不成!”

杜雨晖说道:寥寥数语啊!赵构都听蒙圈了,是的所有人,大宋朝廷上的所有人,或者说古代的所有朝廷上的大臣们,又有谁从这个角度上考虑过问题呢!谁去管老百姓的死活啊!他们都是高高在上的圣人,老百姓就是卑贱的蝼蚁!考虑他们干嘛!    而杜雨晖的这个结论其实就是后世,甲午战争之后,小鬼子对大清的态度上判断出来的,直到后来的各种战争,要知道这中间间隔了几十年,而小鬼子越来越看不起你,所以当到了有一代人出了一个好战分子的话,那么这场战争就来临了,同时小鬼子征兵的时候,所有人都愿意参军,因为有无尽的兵力,所以……    “你这样的说法朕是闻所未闻啊!”

赵构有点懵逼的道:    “陛下臣只不过是说了老爹的看法而已!不过臣也认为是这样的,金国民众本身就好斗,他们的皇上今天如果死了明天上来的继位的皇上,你不知道他的性格秉性,但是从金国民众本身好斗这一点上看,多半还是好勇斗狠之人,另外陛下可能也清楚朝堂之事,就算金国陛下有些时候不喜欢打仗,但是他们的大臣呢!大臣如果抱团说要打仗的话,难道金国陛下能不支持吗!而我们可以把这些问题分解了看,每一个大臣也许也不想打仗,但是每一个大臣的那些属下呢!他们可能就好斗,好吧如果他们也不好斗,但是他们的属下呢!结果这最后一步,就推到了金国的老百姓手里了,而老百姓好斗,他们会跟自己的直属长官天天谏言,然后他们的直属长官心动了……我这么说陛下您能理解我的意图吧!”

杜雨晖看赵构有点发愣所以问道:    “你接着说,朕能听懂,不过你说的这些朕的确从未听朝堂上的大臣们说过,但却很有道理!或者说爵爷也知道朕的难处啊!!”

赵构说道:很明显他说的就是朝堂上结党的事情!    “陛下臣也问过老爹没有上朝,为何却对朝堂很多东西都能了解,老爹说,朝堂跟一个家族一样,都是有一个人当族长,只不过这个当族长的人也不可能什么时候都自己说了算,都是一言堂,老爹家里有几个弟弟,同时还有叔公家的人,如果家里的弟弟都不跟你一条心,还有叔公他们家的人都不听你的,或者说没有人听你的,那你这个族长难不成就自己管自己家的人吗!那就没有意义了,而如果你想当这个族长,那么问题来了,比如三叔公跟二叔公他们家的事情,你可以去管,但有些时候他们提出的问题,你是不是也要照顾一下他们的情绪啊!所以就算他们有些时候提出的问题你不想听,不想接受,你是不是也要违心的去同意去答应呢!因为老爹要维护自己的地位,就要学会妥协,或者说是利益均沾,只不过你是族长,你拿了大头的好处,但坏处是,一旦家族有事,好事你风光,要是坏事呢!你必须顶在前头啊!一个家族如此,一个国家也是如此啊!只不过这个国家是多个家族组成的,既然这样,那不就是大同小异了吗!而陛下可能都不知道啊!家里有一个二叔,在祖父祖母的支持下,天天跟老爹作对,不是今天跟你要银子,就是明天跟你要……臣之罪过不该说臣的家事!”

杜雨晖故意跪下说道:    “来啊赐座!!你继续说!”

赵构喊道:是的皇上多寂寞啊!有谁会跟他说自己家里的糗事啊!所以他听着还感觉有意思了,并且杜雨晖用老爹说话,同时还能把家事跟朝廷的共同之处给说的头头是道,赵构爱听了!    “基本上就是这些了,反正老爹当这个族长不容易不说,臣斗胆多说一句就是,二叔经常联合外面的人来黑老爹的银子,这已经不止一次了,我记得被老爹戳穿的就有三次之多了,所以老爹说过,他能体谅陛下,就算给他一个皇帝他都不会去做的,老爹可不想被累死,今天防着这个大臣,明天担心那个大臣,尤其一点就是如果这些大臣联合起来,老爹都害怕,还不如现在的生活……陛下臣失言……”杜雨晖说了一半再次跪下说道:    “哈哈哈!!爵爷真是性情中人啊哈哈哈!!真想跟爵爷喝一杯啊!哈哈哈!”

赵构说道:是的别人看到的都是当皇上的好,都认为皇上那就该是一言九鼎,谁要是说一个不字拉出去就砍了,毕竟没有人会跟赵构说这种掏心窝子的话对吧!谁能说他为了国家操劳怎么怎么地的,而杜雨晖用老爹的口,说出来的都是他的担心跟顾虑,是的要说他不担心群臣那是瞎说,真的古往今来我们就说那些开国皇帝,哪一个不是天资聪颖之辈,但是又有几个人能做到狡兔死走狗不烹呢!有多少开国功臣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了功成名就之后呢!因为当你在那个位置上,想到跟考虑的问题就不同了,杜雨晖说的是做皇上的疾苦,以及目前赵构所面临的问题,的确引起了赵构的共鸣,尤其是目前这种面临金国强大的军事压力之时!尤其是他心里还有被金国狂虐的阴影,毕竟他的心里是病态的,毕竟就是惊吓他都阳痿了,可见他的心里是及其不健康的!所以听了杜雨晖的话他反而没有怪罪也就情理之中了!    “陛下臣胡言乱语请陛下降罪,不过臣再说一句,老爹让我们兄弟不入朝堂,就是不希望我们整天跟人勾心斗角,他说那样太累,弄不好我们会折寿10年,毕竟天天思虑尤其是要面临别人的算计,是头疼的,当然了老爹让我们去下棋,因为这是闲职,只要把棋研究明白了,能战胜对手,把陛下的龍棋节给逐渐的发扬光大就成了,这是老爹跟我们兄弟的使命,也是给我们立下的族规,将来杜氏一族将永保陛下的龍棋节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杜雨晖这马屁拍的好,并且也是恰到好处,如果你家里有人向往权利才朝廷为官,你说这话就是打脸,而老爹这样说就没事,我们要的是闲职不要权利啊!这也契合了给老爹皇上老爹都不做的初衷了!天下大臣中唯独老爹可以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