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女频频道 > 农家小福女 > 第1660章 你家的
    老周头还在和佃农们叮嘱养牛的事儿,这些牛都是要编号卖出去的,虽然给他们劳作,但也要养好了。

    等他叮嘱完回头,自也看到了不远处空地上正劳作的青壮们,他记性还不错,想了想后和里长道:“我记着之前那是块荒地吧,上面有好多散石,连树都没长几棵,全是些野草,这才几天就把地基给打起来了?”

    里长也笑道:“人多做的就快些,除了从城里请来的匠人,我们村的青壮也都应召过去帮忙,也是您家出手大方,每日有二十文的工钱呢。”

    老周头下意识的点头,头点到一半突然觉得不对,疑惑道:“我家?”

    “是啊,您家,”里长见他一脸的疑惑,便也迟疑了一下,看着他的脸色犹豫的问道:“这地周大人一早就和我买下了,第二天就有人过来划地,第三日就来了一帮人开始规划建房子,还从村里请了好些人帮忙捡石头挖石头和挖地基,怎么,周老爷不知道?”

    老周头当然不知道了,他刚还在想着哪个傻缺竟然跑到这儿来建房子,这儿离村子有一定距离不说,地还不好,光挖石头就要去好多功夫,除了前后左右地方大又在路边就没什么好处了。

    可建房子要那么大的地方干什么?

    院子里那种地又不能种菜,多废得慌呀,结果这是他家的?

    老周头看了眼那块地上那么多的人,自动将他们换算成一堆堆的钱,一堆二十文……

    老周头捂住心口问,“这都几天了,你们竟然才挖了地基?”

    里长:“……也没几天吧,今儿不是二十一吗,才第四天吧。”

    “在我们那儿,这么多人四天都能够把房子建起来了。”

    里长一噎,半响后笑道:“周老爷说笑了,这要是茅草屋,我们一天都能建起来,可您家要建的庄子可不一般,要没一两月怕是建不起来的。”

    他又道:“何况,我们这些人只会卖力气,这怎么建还得听府上请来的匠人怎么说。”

    老周头叫起来,“什么,建个房子他们还请工匠了?”

    周四郎等人也听到了喊声,转头看过来,他立即道:“完了,原来你们都不知道吗?”

    钱氏已经反映过来了,悄悄的横了老周头一眼后道:“乱叫些什么?”

    她道:“我没听立君说起过这事儿,显然建的庄子不是要家里的钱。”

    老周头便道:“满宝的钱也是钱,难道就不是家里的钱了?”

    他嘟囔道:“也不能随便乱花的,就我和大郎住,要我说你和老大家的都不用来,建那么好的房子干什么?随便搭个茅草屋就行了。”

    钱氏就想,老周头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幅样子的?

    明明年轻的时候又懒,又爱倒腾自己,还好吃懒做,尽想着享受,只是那会儿家里没钱,连吃饭都有些困难。

    结果现在家里有钱了,他却又想起俭省吃苦了。

    钱氏不是很有诚意的敷衍他道:“行了,地也买了,钱也花了,这都建到一半儿了,你还能把人赶走吗?”

    她道:“这也是满宝给你的孝敬,之所以不跟你说就是给你个惊喜的。而且在这儿有个庄子也不错,离京城不远,满宝他们骑马又快,一个多时辰就到了,以后每逢休沐就跑过来这里玩一玩,看看我们,多好?”

    老周头这才不念叨了。

    周四郎趁机上前道:“爹,这庄子也不全是满宝出钱,白善和白二少爷也出了的。”

    老周头莫名其妙,“他们做什么出钱?”

    “说是要给他们留一个房间,亲兄弟明算账什么的。”

    老周头心里舒服多了,嘴上却道:“我们几家是什么关系,不就是留两个房间嘛,哪儿用得着特特给钱?显得我们家忒小气了些。”

    周四郎就道:“那赶明儿我回去让满宝把钱退给他们?”

    老周头就拍了他脑袋一下,怒道:“这推来让去的才伤情分呢,而且他们看着像是缺钱的人吗?这种事你妹妹心中有数,你少跟着掺和。”

    得,说小气的是您,不愿意退钱的也是您。

    周四郎摸着脑袋退到了一边,不过老周头的心情的确好多了。

    也因为好多了,他才和人走过去看那正在建的房子,走近了才发现,圈下来的地好大的一片,直接从路边的这一大块一直延伸到那边的树林边上。

    树林上是一座山,当然了,出生于七里村山窝窝里,出入都要翻山越岭的老周头并不认为那是一座山,坚决认为那就是一座土坡,不过那座土坡还挺大,且树木特别茂密,他们家的职田直接将这座土坡围绕在中间,然后延绵而去。

    但一望平川的里长们坚决认为这是一座山,见老周头看着山还道:“这座山也是村里的,村里捡木柴之类的都在这山里,每年春天还要补种前一年砍下来的树苗呢。”

    老周头心里嫌弃的直撇嘴,他们七里村啥都不多,就是山特别多。

    他指了一直延伸到树林底下的地问,“这么大一块满宝都买下来了?”

    “是,”里长笑道:“这一块荒地石头多,不长东西,没有什么用处,所以周大人就全买下了。”

    老周头皱紧了眉头,“这么大一块地全拿来建房子?她这是打算做多大的呀?”

    里长可不知道,所以没回答。

    老周头就转身冲那边高声喊周立君,“二丫,你赶紧过来。”

    周立君跑过来,一点儿也不介意她爷爷叫她的小名儿,现在全家都改叫她大名了,就是奶奶也叫她立君,只有爷爷,甭管他当面应得多好,转身就能忘记,还是叫她“二丫”。

    就连周立重几个也是这样,永远只有小名。

    所以他们也不想纠正了,爷爷想叫就叫吧。

    老周头指着这一大片地问,“都要建房子?”

    “不是,”周立君道:“我们看过这地了,这一边建庄子,那一边土质比较松,石头少,从那儿到那儿都要挖塘,到时候从那边沟渠里引了水过来,小姑他们说了,要是明年还干旱,这一大塘的水好歹能把这边的几十亩地给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