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平天策 > 第六百五十六章 獠牙
    林意微微一笑,看似一动都未动,但他的面上和后脑处都瞬间涌起一层诡异的红雾。
    噗噗两声闷响,这两道飞剑被这浓厚的红雾一冲,顿时光华黯淡,尤其那道切向林意双目的子剑顿时失去了和母剑的联系,直接往林意身前地下掉落。
    林意此时右手如电般反手一握,直接将那柄母剑握在手中。
    这柄母剑如同活物般剧烈颤抖起来,然而根本无法从他的手中挣脱,也只不过是一个呼吸的时间,这柄母剑剑上光华彻底熄灭,沉寂不动,而那名男子骤然失去这两柄飞剑,噗的一口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
    林意看了这名男子一眼,也不出声,反手一抛,将这柄母剑直接丢向身后白月露,与此同时,他的脚尖一挑,将那柄子剑也挑了起来,接着也是用手接住,投向白月露。
    若是公平较计,对方若是不敌,他断然不会抢夺对方兵器,但这夏巴族的剑师原本就相当无礼,而且方才白月露已经收了飞针,对方还是突然对他出剑施袭,如此一来,却是已经让他心中不快。
    这种子母飞剑本身难得,也算是奇特之物,收藏起来总有用处,而且他隐然觉得和夏巴族恐怕无法善了,将来恐怕会在战场上遇到。
    这名夏巴族的剑师失去了这种子母剑,也相当于自身实力废了大半,也算是将来战场上少去一个威胁。
    林意收这两道飞剑的动作没有丝毫犹豫,所有的夏巴族人看着他的微笑,心中都很清楚,如果讨要这两柄飞剑的话,恐怕会受到更大的羞辱。
    夏巴翼直接挥手示意那名剑师退下,他的脸上再也没有了那种居高临下的骄傲神色,“我没有想到你如此年轻,就已经这么强大。”
    谁都以为这是一句服软的话,然而在下一刹那,夏巴翼喝出了一个人的名字:“夏巴思!”
    他的发丝无风自动,一名身穿深红色锦服的夏巴族人如鬼魅般的出现在夏巴翼的前方。
    这个人身材中等,看上去比林意大上十余岁,他的面容也很普通,只是头颅却似乎要比一般人看上去大一些,显得有些古怪。
    “请!”
    这名夏巴族人也毫不废话,对着林意颔首为礼,只是说了一个字。
    他抬起身来,也不见他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但是他身外的空气却明显荡起一层涟漪。
    无数丝肉眼难见的星光和微小的气流在他的身前以可怖的速度凝聚起来,竟是迅速形成一颗鹅蛋大小的银白色光球。
    这颗银白色光球闪闪发光,表面甚至充满金属的质感,真像是一颗纯银制造的银弹一样。
    嗤的一声,这颗银色的光球骤然加速,就像是被这名叫做夏巴思的目光指引一般,笔直的射向林意的身前。
    随即砰的一声轻响。
    林意缓缓收回右拳。
    一团如星云般的氤氲元气在他的拳头上缭绕。
    这颗银色光球被他一拳击溃。
    他的眉梢微微挑起,心中有些吃惊。
    这很显然也是某种独特的真元手段,用自身的元气抽离天地间更多的元气为己用,而且这夏巴思的真元修为也只是接近承天境巅峰,距离神念境还有一段距离,这种真元力量对他本身没有太大的威胁,然而他抽离的星光却像是真正的火焰,此时虽然被他一拳击溃,他的拳头上还是有种些微的火焰灼烧的感觉。
    有些发烫,有些像细针在扎。
    所有细封氏的修行者都震惊的睁大了眼睛,甚至夏巴族之中的许多修行者也是面露惊讶的神色,很显然他们也从未见过夏巴思的出手。
    那颗被林意击散的银色光球只是开端,一颗接着一颗的银色光球在夏巴思的身前形成,几乎在目光的每一次闪烁之中,就有五六颗闪耀着玄奥光芒的银色光球在他的身前随着空气的奇妙律动生成,然后发出刺耳的破空声,朝着林意射去。
    这种银色光球形成和激射的速度,就连数名精锐箭师的同时施射都无法比拟。
    很多承天境之下的修行者感知着这些银色光球之中荡漾的真元力量,他们都可以肯定,如果换了自己和这个夏巴思对敌,恐怕一两个照面之下就已经被打成了筛子。
    更何况连普通的军士都感觉到了这种银色光球里有着一种火烧火燎的意味。
    林意的面前就像是多了一条灿烂的银河。
    银色光球如流星般不断飞来。
    面对这样独特的真元手段,林意选择了坦然承受,他只是将落向自己面门薄弱处的银色光球击溃,至于冲击到他身上的,他直接不管。
    银色光球在他的身上不断的爆开,发出沉闷的声响。
    这种声响,就像是很大的冰雹击打在马车顶棚上的声音。
    一团团玄奥的光屑就像是纯银的粉末一样在他的身前噗噗撒落,一圈圈元气形成的冲击波沿着他的胸口往外扩张出去。
    林意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的身体不断晃动,每一颗银色的光球撞击到他的身上,就有一股元气澎湃的在他的血肉之中渗透,炸开。
    只是和寻常的承天境修行者的真元冲击到他的身上不同,这夏巴思的真元力量不只是让他气血翻腾,而且似乎带着许多丝细小如针的火焰扎入了他的身体深处。
    这种细小如针的火焰里有种腐蚀生机的味道,很显然,寻常的修行者哪怕有足够的力量可以硬抗他的这种真元手段,但这种冲击进体内的元气,似乎能够让人衰弱,就如同一些可以腐败气血的毒药一般。但林意的生机无比强大,他的新血生成速度都超过腐败的速度,这种歹毒的真元手段对他毫无用处。
    只是让他想不明白的是,这种真元手段对于真元的消耗十分惊人,若是神念境的修行者来使用这种真元手段,倒是能够坚持很久,但是这夏巴思还不到承天境巅峰,他如此挥霍真元,按理而言很快真元就会耗尽,但此时这银色光球连绵不断而来,这夏巴思体内的真元依旧汹涌,竟然给他一种身体里有一口泉眼,真元的喷发无穷无尽之感。
    他只是想不明白,而且在场面上,他似乎是完全被动挨打的一方,但这样的画面,却是让细封氏和夏巴族的所有人越看越心惊。
    很简单,世上有哪一个神念境的修行者可以如此泰然自若的承受承天境修行者这样的不断打击?
    这些银色光球对于在场的任何修行者而言都是力量惊人,然而落在林意的身上,就像是浪花拍打在岸边的岩石上,恐怕要拍打千年才有效果。
    林意还没有还手,夏巴思的身体已经微微的颤抖起来,他已经感到了心寒,开始气馁。
    长时间的真元急速流动,对于寻常修行者的经络也是一种负担。
    他身体之中的每一根经络,反而已经酸疼起来。
    “停手。”
    夏巴翼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的声音也很明显发抖起来。
    他可以确定夏巴思根本不可能对林意造成任何的威胁。
    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一直很温和,很和蔼,甚至只是在做一个安静旁观者的细封洪齐在这个时候突然狞笑了一声,就像是一头刚刚露出獠牙的野狼。
    “动手!”
    他的声音响了起来,就如同冬季冰原里的寒风般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