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平天策 > 第六百九十五章 我来
    这名祭司这几句话一出口,营帐周围顿时一片哗然。
    别说是夏巴族使团里的人,就算是在场绝大多数拓跋氏的人和那些苦行僧,都根本没有想到这名祭司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拓跋熊信和拓跋泓衍却反而是笑眯眯的,似乎这名祭司说的也不过是平日里讨大家高兴的小把戏事情。
    “文斗,赌一座小城?这倒是新鲜。”
    夏巴萤眉头微微挑起,她看着这名身穿白袍的祭司,又转头看向拓跋熊信,道:“不过我们夏巴族也有句老话,许诺口袋里的肉干远比许诺天上的老鹰来得真诚。”
    “这不就是落袋为安,落在自己钱袋子里的钱才是自己的的意思。”拓跋熊信哈哈一笑,“怎么,你是担心即便胜出,这赌约也得不到兑现?”
    夏巴萤摇了摇头,道:“能够花在自己身上,而且已经花掉的钱才是自己的。关键在于,他所说的话,能够代表你们拓跋氏?”
    “只是一座小城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
    拓跋熊信似笑非笑的说道:“关键在于你敢不敢赌。”
    “既然你都说只是一座小城,不是什么大事,只要能够兑现,难道我会不敢?”夏巴萤嘲讽的说道:“哪一座小城?”
    “九音寨如何?”拓跋熊信笑道。
    “你什么意思!”夏巴萤还未出声,营帐外不少夏巴族的人却是已经沉不住气,纷纷厉喝出声。
    因为这九音寨原本就是夏巴族领地之中的一座城寨,原本就是夏巴族的城池。
    “先前你亲率大军气势汹汹过来,我们哪里知道你的真正用意,为了防范也好,为了制敌先机也好,我们自然也要乘着你们夏巴族防卫空虚之际做些事情。”拓跋熊信脸上笑容依旧,眼中却是闪烁出一些凶光,“按照脚程,我的那支黑熊军到明日日出时,就应该可以进攻九音寨,应该要不了半日,就能拿下九音寨了。”
    “你说什么!”
    拓跋熊信此言一出,夏巴族使团就顿时炸开了锅,但夏巴萤面色丝毫不变,只是伸手一举,她身后的夏巴族使团就顿时雅雀无声,一片死寂。
    “倒真是我麻痹大意了。”夏巴萤突然笑了起来,看着拓跋熊信,“那你现在的意思?”
    “如果你真想和文祭司赌这个什么文斗,只要你赢了,我就马上让人传令,让我黑熊军撤军。”拓跋熊信也笑道:“但若是你输了,这九音寨本来就是我们要攻下的,自然不能算赌约内容,你再割一座城给我。雷啵寨或者瓦燕寨都可以。”
    听到他这样的话语,夏巴萤身后的使团之中顿时响起许多沉重的喘气声,很显然那些夏巴族的人都已怒极,但除了呼吸声之外,他们依旧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从一开始拓跋熊信和夏巴萤交谈到现在,他们所有人都感觉出来,拓跋氏远比他们想象的要难缠。
    夏巴萤微微抬起头来,她没有转头去看那名祭司,但却感觉得出来那名拓跋氏的祭司落在她身上的炽热目光,她当然不会害怕任何挑战,但这种一开始对方就挖好的陷阱,要想反而把对方陷落进去,她却并没有多少信心。
    然而也就在此时,她的耳廓之中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
    这个声音来自于林意身旁那个文文静静的女子,她对这个女子并没有多少了解,但她从一开始看到这名女子时就有异样的感受。
    所以她没有什么犹豫,微微一笑,看着拓跋熊信说道,“好啊。”
    “有气魄!”
    拓跋熊信倒是有些意外,他忍不住对着夏巴萤挑了挑拇指,然后看着那名白袍祭司,道:“文祭司,既然这文斗是你提出来的,那你不妨提议一下规矩?”
    那名白袍祭司顿时对着拓跋熊信行了一礼,接着微笑道:“不如就以金木水火土五行之数,再加我们党项最为敬畏的风雨雷电四神灵,双方一共各出九名修行者来各自施展一种手段,然后我们双方各出一人,来猜测对方修行者的师门传承来历,猜中多者为胜。”
    “这倒也好,金木水火土不只在我们党项,哪怕是在中土王朝,也是公认形成这天地的基本元气,至于风雨雷电,一直是我们党项民众最敬畏的气象,在我们党项的神话故事里,风雨雷电四神也是备受尊崇。”拓跋泓衍此时出声,他笑眯眯的看着周围的那些夏巴族人,“分别以九名修行者用九种不同的真元手段自然是可以令人大开眼界,只是不知你们使团里不知找不找得出分别能够使用九种不同手段的九名修行者。”
    拓跋泓衍此言一出,夏巴族使团之中许多人脸色便又是变得更加难看,这话语听上去似乎客气,但实则就是讽刺夏巴族恐怕连这样可以展现不同的九种手段的修行者都未必找得出来。
    这时有击掌声响起。
    击掌的是夏巴萤。
    随着她的击掌,夏巴族使团的人脸上难看的神色迅速消失,反而变得冷肃起来。
    她也没有说任何的话语,一名接着一名修行者从夏巴族使团之中走了出来,这些修行者之间似乎也并没有多余的交流,但不多不少,正好九名。
    这九名修行者一走出来,周围拓跋氏的嘲笑声也瞬间消失。
    拓跋泓衍脸上的微笑缓缓消失,他点了点头,周围人群中也缓缓走出了九名修行者。
    “这边辨认师门来历便由我来。”
    那名身穿白衣的祭司又是对着夏巴族的这九名修行者行了一礼,然后看着夏巴萤问道:“不知您这边?”
    夏巴萤站了起来。
    她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看了林意身侧的白月露一眼,白月露便安静的越众而出,道:“我来。”
    那白衣祭司便对她也是行了一礼,然后看向周遭所有人,道:“既然人选已定,那赌约完成之前,就请其余任何人不要出手,也不要以任何方式提醒赌斗中人。”
    “除了这十人之外,其余有任何一方任何人插手,便算落败,如何?”拓跋泓衍也淡淡的说道。
    “好。”
    一个女子声音响起,只不过这次出声的并非是夏巴萤,而是白月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