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平天策 > 第七百零四章 狂躁
    闻达上师一声痛苦的闷哼。
    所谓精神念力的掌控,也同样是体内的真元对外界天地元气的沟通,在真元倒冲之下,这种反噬也直接作用于他的精神念力世界。
    他额头上的细微血脉纷纷破碎,黑硬的肌肤就像是琉璃一样破碎开来,极为细微的血珠不断的渗出,顺着他的额头上下不断的流淌,又因为太过细小,被周围的寒风瞬间凝冻,看上去无比的诡异。
    他眼瞳内也是一片血红,血意笼罩了他的眼白,给人一种甚至要从他的眼球之中渗出的感觉。
    然而相比这些肉眼可见的创伤,他脑部那些细小的神经末梢所受的冲击更为严重,那些掌管着人之一切感知的细小神经几乎被瞬间摧毁,传入他脑内的,便不只是痛苦,无数种酷刑的味道,似乎直接钉入了他的脑海深处,然后在他的肉体之中泛开,搅成一团。
    即便常年的苦修甚至挑战常人最不愿意做的事情,让这名密宗上师的心境如同琉璃般坚固和透彻,然而瞬间遭受这样的反噬,还是让这名上师的身体处于失衡和难言的狂躁。
    随着这一声痛苦的闷哼,他的右手暴躁的朝着林意刺了过去。
    他的双手原本一直低垂在身侧,此时伸手往前刺出时,所有人看着那突然暴起的影迹,才发觉他的双手也是分外的长。
    他的手几乎比寻常人长出至少两尺,而且他的右手之中握着一根三棱降魔杵,此时他虽然狂躁而动,几乎没有任何的招数,然而因为他分外手长,所以这一刺依旧快得可怕。
    只是他面对的是正在蓄势前行的林意。
    他的感知并没有受任何的影响,甚至因为体内气血的疯狂流动,所有的一切感知变得更敏锐,他体内积蓄的力量,也更为猛烈。
    在这一根降魔杵带起的流光落向他咽喉的刹那,他的整个身体轰然横移数尺,他的右拳也狠狠的砸了出去,正中闻达上师的右臂。
    喀嚓一声。
    闻达上师的右手手腕处直接折断,右手就像是一块朽木在他的右手上胡乱的甩动,那根降魔杵也随之飞射出去。
    在所有人的惊呼声响起的刹那,闻达上师紊乱震动的身体骤然如巨塔落地,这名强大的密宗上师借着这刹那时光,竟是硬生生的控制住了体内的气机,他一步不退,左手如电朝着林意的鼻尖砸去。
    林意微笑起来。
    他泛起的笑意在此时显得很诡异。
    很少有高阶的修行者喜欢近身而战,然而他却是例外。
    这名密宗上师在如此局促的时间里便发动反击,但这却也正好是他最喜欢的战斗方式。
    他的身体强横的顿住,双膝连一丝弯曲都没有,然而身体的脊骨却再次像鞭子一般甩动。
    他体内新生的力量就如同一股活物,贯入他的左手,带动着他的左手甩了出去。
    他的左手就像是一柄快刀斩了出去,斩向对方的左臂。
    闻达上师没有闪避。
    这一刹那的交手,就如同他划定了规则的世界,不可能有所更改。
    他体内带着狂躁意味的真元,在他的经络之中疯狂的游动,最终不断汇聚在他的左手。
    轰的一声爆响。
    无数道劲气在两人周围炸裂开来。
    两人脚下的地面尽数碎裂,碎屑飘飞,两人的身体也飘摇欲飞,然而就在这一刹那,闻达上师血色的眼瞳之中瞬间充斥无尽的惊愕。
    他感觉自己的左手缺了一块。
    对于他这种甚至可以无视肉体的修行者而言,即便是手断了都不会给他带来如此强烈的震撼之感。
    林意的左手就像是一只巨兽,直接将他左手那一块的真元吞噬一空。
    他此时根本无暇去思索林意到底修的是何等的秘术,然而右手的折断让他十分清楚,在失去了真元的保护之后,他的左手可能在下一刹那也会折断。
    只是他并不想收回自己的左手。
    他体内的真元还在不断朝着左手涌去,为自己赢得刹那时光,他整个身体却是骤然松弛下来,他体内的筋肉变得异常柔软,甚至给人一种就像是骨骼从他体内消失,他的整个身体就像是一条泡软了的牛筋一般。
    呼的一声,他的手臂骤然伸长数尺,而且整条手臂无比柔软的弯曲,他的左手啪的一声,落在了林意的后颈上。
    一片惊呼声直到此时才响起。
    这片惊呼声因他此前的右手折断而起,但在这片惊呼声响起之时,他的左手已经柔弱无骨,就像是一条蛇缠绕抽打一样,抽在了林意的后颈。
    后脑、后颈这一带都是任何修行者最薄弱的部位之一,在这名密宗上师看来,即便是失去了大部分真元的力量,但他左手的速度,他多年来修行而来的柔韧而强大的肉体所爆发的力量,依旧可以对这名修行者造成致命的打击。
    砰的一声闷响。
    如击败革。
    林意正被震退的身体被这一击抽打得停顿下来,谁都可以感觉出来这一击的分量,然而这名密宗上师的呼吸彻底停顿。
    他突然感觉自己十分脆弱。
    这种脆弱的感觉,就像是他幼年还没有开始修行时,他稚嫩的双手拍打在牦牛身上的感觉。
    林意的皮肉在他此时的感知里,就像是一层无比坚厚的皮甲,而且内里还有着厚厚的油膜。
    足以让正常的修行者瞬间躺倒的力量,就像是一根树枝抽打在牦牛身上般颓废无力。
    林意没有太大的感觉。
    他只是觉得后颈和整个头颅微微一沉,颈椎之间有些微微的刺痛而已。
    他的右手握拳,朝着这名密宗上师砸了过去。
    咚!
    闻达上师的胸口和后背响起捶鼓般的响声。
    他的胸口凹陷了下去,大量涌聚到他胸口的真元竟是没有起到多少防御的作用。
    噗!
    一口鲜血从闻达上师的口中激射而出,他瘦高的身躯直接朝着后方飞出,在一片骇然的惊呼声中,撞向身后一片已经彻底惊呆了的苦行僧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