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平天策 > 第七百九十章 烈日
    此时永宁寺里和外围已经来了许多修行者,他们感知着这些元气冲击产生的波动,听着那些可怕而密集的声音,纷纷动容无言。
    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并不知晓和容意正在对决的那名神念境修行者的真正身份,但那种完美的防御,以及那些从她身体里迸发出来的强大力量,却已经让他们感到了恐惧。
    然而令他们无法想象的是,那名之前从白马寺而来的年轻匠师竟然是如此强大的阵师,如此强大的神念境修行者,在面对这名年轻匠师的时候,竟然是呈现被碾压之态,甚至是只能被动防御,竟然被压迫得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能够身在皇宫之中的修行者,在整个北魏而言自然都很优秀,然而此时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元气波动,他们之中许多人甚至都彻底停下了前进的步伐。
    他们看着这座到处散发着新鲜木材气息的未完成的寺庙,只觉得这整座寺已经变成了那名年轻匠师的领域。
    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感知到这里有战斗发生,急促赶来之时,心中猜想的都是可能有什么反对皇帝的力量,不想让这座巍峨壮观的佛塔顺利完成,所以才派出修行者来刺杀这名年轻匠师。
    然而此时,他们都觉得自己已经不需要再担心围绕着年轻匠师的这场战斗。
    因为他们觉得,没有任何修行者会在属于自己的天地之内输给对手。
    贺兰黑云紧闭的双唇间不断还在溅射出晶莹的血珠。
    这些血珠意味着她内腑已经遭受了重创,然而即便如此,她依旧能够保持体内真元的平稳输出,依旧能够完整的保持她的剑域。
    这种剑域的确是她拥有的最强大的防御手段,然而她这样的手段,一次都没有施展过,原本是在面对真元修为远超过她的对手时,才有可能施展。
    面对容意这样修为足足比她低了一个大境的修行者,她被迫用出了这样的手段,却依旧无法找到任何的机会反击,对于已经无比愤怒的她而言,更是不能接受的事实。
    石刃还在不断飞来,她身外近乎完美的光团上,已经开始出现了崩溃的痕迹。
    与此同时,她感受到了容意的身上散逸出了更多的真元。
    这些真元朝着更远处的庙宇屋檐顶端而去。
    她知道此时已经到了必须要拼命的时刻,若是她还稍有犹豫,就将会被这名她之前根本看不起的对手直接杀死!
    她骤然张开了紧抿的双唇,面上瞬间充斥疯狂的意味,发出了一声洞金裂石般的厉喝!
    这一声厉喝响起之前,她身上的黑衣上突然破开了数十道裂口。
    她体内的真元还在极为平稳的输出,然而她体内的数十个窍位之中却同时射出数十道剑气。
    这些剑气阴寒到了极点,在从她体内飞出的刹那,便使得整个永宁寺内的寒意大盛。
    在永宁寺东北角行走的那名持琴老人原本已经到达了他的目标位置,一座永宁寺重修之前便已经存在的禅院,即便明知道这座禅院之中的敌人也肯定十分可怕,而且随时会出手,但这名持琴老人还是忍不住朝着贺兰黑云所在的那座佛塔方位看了一眼,心中同时生出诸多的寒意。
    那些从贺兰黑云体内|射出的剑气是青黑色的,此时他所处的位置根本看不到那些剑气,然而即便如此,那些剑气的色泽和牵动的元气甚至让那座未完成的佛塔都染上了黑意,从他的位置看去,那座佛塔的顶端都甚至有黑气缭绕,似乎出现了浓厚的黑云。
    昔日北魏有一个强大的剑宗,有在经脉之中化生太白精气的手段,后来又有宗门基于此,领悟出了对应天罡三十六星,可以汲取那寂寒的星辰元气入体凝为阴煞剑气的手段。
    只是这种阴煞剑气极难凝练,而且每一丝星辰元气入体时,都会令修行者极为痛苦,而且能够影响感知,甚至令修行者产生诸多幻觉,很容易走火入魔,轻则疯癫,重则真元暴走直接死亡。
    此时这些剑气一出,这名老者便明白自己还是小看了贺兰黑云,而且他也明白了,为什么魔宗要千方百计让那么多人在西域行走,设法为贺兰黑云寻找那种可以改变体质,形成冰肌玉骨的仙灵玉。
    只要有着仙灵玉的独特加持,贺兰黑云的这种阴煞剑气将会威力倍增。
    而那些仙灵玉虽然因为党项之失,并未到贺兰黑云的手中,此时这些阴煞剑气的威力,已经是连他这种级别的神念境修行者都无法抗衡。
    只是感知着这座永宁寺之中的元气流动,这名老者的嘴角泛出难言的苦涩意味。
    即便贺兰黑云用出了这种近乎传说的手段,在这座永宁寺里,他依旧不觉得贺兰黑云能够战胜这名年轻的南朝阵师。
    ……
    三十六道青黑色的剑气从围绕着贺兰黑云的光团之中如同怪物一样透出,剑气全部指向前方佛塔基座台阶上的容意,透露着的全部都是玉石俱焚的气息。
    这些气息尽情的表述着贺兰黑云此时的心声,就算容意能够将她杀死,她也要用这些剑气将容意绞成碎块。
    然而这些剑气依旧不能成为她反击的手段。
    因为就在此时,更庞大的法阵力量已经发动。
    此时是黑夜,永宁寺之中到处堆积着木材,原本就禁火,但整座永宁寺的上空,却是突然亮了起来。
    永宁寺大殿正中的屋檐下方,有着一团烈日的图案,随着无数元气从屋檐上汇聚而来,注入这副图案,这团烈日如同真正的旭日般明亮起来,燃烧起来。
    它的周围出现了真正的金黄色火焰,一道明亮的光芒从图案的中心射了出来。
    耀眼的光束刺穿了长空,刺穿了黑夜,轰向贺兰黑云所在的光团。
    三十六道剑气尖啸着和这道光束相逢,缭绕它们周围的黑气瞬间消散,这三十六道剑气就像是冰雪一般迅速消融,它们散逸出的元气,在金色的光线冲击之中,竟然燃烧起来,化为朵朵苍白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