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平天策 > 第八百八十三章 无敌之道
    “师兄,你这本命物可实在是……”
    林意忍不住想笑,“你参悟的这门法门也实在太坑人了吧?”
    云棠虎着脸不说话,他不死心,还是想要触碰这根树心,想要再感悟其中的元气规律,但是事实却让他再度无语。
    这根树心之中的元气明明和他互相感应,但过分靠近时却是极其排斥。
    “我真想炸了这根树心。”
    他最终忍不住吐出了这一句。
    他直觉这种抗拒不可调和,他若是强行要控制这根树心,两者的元气会不断冲击,最终不是他被震碎,就是这根树心被毁。
    “师兄你不要发怒,你要静心修行。”
    林意憋的很辛苦,他“诚恳”的看着云棠,“看来你今后可以做我的近侍,我可以借你的真元打人,我们师兄弟联手,威力倍增。”
    听着林意的这句话,其余所有人脸色都瞬间古怪起来,目光都落在云棠的脸上。
    云棠差点气得一口鲜血喷出来。
    从来只有林意这样肉身力量强横的人做像他这样的修行者的近侍,哪里有像他这样擅长强大真元手段的人做林意的近侍。
    “这法门也的确太坑了。”
    他忍不住要仰天长啸。
    原道人很能理解他此时的心情,因为原道人可以确定,云棠的修为只要越高,真元力量越是强悍,到时候这气机互相牵引时,他体内的气息波动反而就越是厉害。
    “其实这根树心的确最好是毁去。”他看着云棠说道,“这种东西对于你,的确就像古时有些宗门的命灯。”
    林意微微一怔,也认真了起来,道:“的确有点类似。”
    他见过相关记载,以前有些宗门有控制门下弟子的手段,尤其为了担心真传弟子的背叛,从开始传授宗门的真正秘术开始,他们都会让这些真传弟子在宗门内留下命灯。
    所谓的命灯,就是和自身本命元气具有紧密联系的法器。
    这种法器不仅可以感知本命元气的生灭,可以感知那名真传弟子的生死,而且还可以通过独特的元气感应,通过命灯来杀死或是重创那名真传弟子。
    这种命灯法器之中,最为狠毒的便是幽冥宗的幽冥血灯,这是幽冥宗的弟子在开始修行时,就必须用自身气血每日温养的法器,在每日的修行之中,用自身元气不断在这幽冥血灯之中篆刻独特符文。
    幽冥宗的弟子外出,便需将这幽冥血灯留在宗门之中,若有背叛,宗门内的执法长老便能通过这幽冥血灯直接震碎相应的那名弟子的心脉。
    而且寻常的宗门的命灯只要散功重修其它功法便能摆脱,但幽冥宗的幽冥血灯,却是和鲜血感应,几乎无法摆脱。
    “这是前人留下的隗宝,毁之不祥。而且以我目前的境界不能破解,便说明以前这名大能对于元气法则的理解还远在我之上,我将来的修行,还有借鉴学习的地方,毁之太过可惜。而且万一毁灭时真和命灯被毁一样,再引起我体内的一些元气反应,那我后悔莫及。”
    云棠沉吟再三,摇了摇头,苦笑道:“在我突破前人境界之前,这件东西留在林意手中,的确也算是一件强大的法器。”
    “那是。”
    林意一脸关切和真诚的样子,马上点头,道:“这是前人智慧的结晶,修行者的至宝,怎么能惧便毁之,更何况这东西的存在,对师兄你的修行也是一种鞭笞,若是修行境界不能超越前人,不能通透其奥妙,你便终生受其牵制,真的只能在我身边做我近侍。”
    “你这是真的关心你师兄吗?”
    云棠听得又几乎吐血。他觉得此时的林意真的不负林狐狸之名,他显然巴不得自己在他身边做近侍,这样这根树心恐怕是当世第一法器。
    “那是当然。”
    林意越看这根树心越觉得顺眼,这根树心带在身上轻盈,但是挥动起来却是比他之前的那根镇河塔心还要沉重,还有力量感,而且关键在于带动一方元气打人,可以打出很远,这样能够避免他追击不到身影太过灵动的修行者。
    “带在身上轻盈,挥动起来如持擎天巨树,这根树心简直就像是传送中的无上妙树。”他美滋滋的说道。
    看着他这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云棠再度气结,他好不容易镇定心神,忍不住问道:“你们今日是什么缘故,怎么会想到在这里试这件东西?”
    原道人看着林意的样子原本也有些失笑,但听到云棠的这句话,他却是认真起来,道:“我这些时日不断稳固境界,和天地元气沟通,对我剑阁的诸多典籍也越有心得,之前西域花模国大俱罗坐化前的一些记载我剑阁中人也已经原样取来,过些时日,若是得空,我和林意恐怕要去花模国天密寺一趟。”
    “去花模国天密寺?”云棠吃惊,林意所修的大俱罗功法现在对外界而言还是绝对的隐秘,但对于原道人和他已经不是隐秘。他早就听林意说清了和沈约遇见以及得到沈约引见何修行的过程,现在他虽然不知大俱罗就在花模国坐化,但也已经猜到了这必定和林意的修行有关,只是他有些不解的是,这和自己的树心又有何种关系。
    原道人当然知道他此时心中的疑惑,直接接着说道:“大俱罗就在花模国天密寺坐化,他的肉身不腐,现在还被完整的保存在天密寺的密窟之中。花模国有不少他的记载,其中一些记载有些隐晦,但隐隐有揭示,大俱罗曾感慨肉身的力量终有穷尽,所以后来他真正无敌,是肉身的力量到了一定瓶颈之后,他周游天下,也是寻求感悟,最终有可能是按照佛宗密宗的一些玄理,将自己的肉身视为器,将自己的身体当成法器雕琢,用自己的气血在自己的体内雕刻神则。”
    “这……”
    云棠大为震动,若是寻常的修行者听到原道人这么说,恐怕会觉得太过玄奥甚至荒谬而不可能,但他的境界不同,而且所修的领域正在这一块,所以顿时觉得大有可能。
    “按照他的修行路线和游历时间推断,他是差不多拥有妙真境的力量时,可能肉身就已经到达了极限,已经成圣,无法突破,所以在那段时间,他周游天下,但后来某段时间,他的足迹却多在一些佛宗的密宗,那些密宗有金身不坏的功法,也有将真元凝练天地元气,在自己体内篆刻符纹收纳更多天地元气的法门。”
    原道人看着云棠,道:“所以我猜测大道皆通,大俱罗走的道路和所有人不同,到后来他恐怕真是也借鉴真元功法,用自身的独特气血在自己体内篆刻神则,这才超出了他肉身的极限,力量才远超当时所有修行者,真正的天下无敌。”
    “这根树心便是在外界元气导引之下,内里自然孕育出独特符纹,和你所说的大俱罗最后修行的道理相通。”云棠彻底明白了过来,他十分凝重,道:“所以你们今日在这里试炼,是想能不能够借鉴,林意若是有独特感悟,便能真正的走通大俱罗的举世无敌之道。你们想去天密寺,是想看大俱罗遗留的肉身,也是想印证这一想法,而且是想看看他的肉身之中是否有可以借鉴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