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千穿历凡劫 > 第六十四章 求佛不如求我64
    奶嬷嬷虽然很是防备冯志远,但对方好歹也是驸马。

    今日,本该是三朝回门的日子。

    锦兰公主满怀希望的打算进宫,却是一早就收到了宫里的传信。

    要她安分待在公主府里,过她的日子。

    为此,锦兰公主再次发疯般摔了房内能砸的一切。

    就差没能把房顶掀开了。

    等到发泄够了,她也在此时想到了被她遗忘两三天的冯志远。

    想到荒漠和亲的可怕,锦兰公主心中一凛。

    这才有了她的奶嬷嬷前来送药这一出。

    冯志远的态度异常恭顺,奶嬷嬷做不得主,只好带着众奴离去。

    走之前,也态度和气了不少。

    “驸马爷还请恕罪,奴婢也不想绑着您。这事儿啊,还得长公主说了算。”

    见冯志远脸色发青,奶嬷嬷继续不慌不忙的说道:“还请驸马爷稍安勿躁,奴婢这就去请示公主。”

    说罢,奶嬷嬷向着冯志远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规矩到让他挑不出一丝错处来。

    冯志远看着一群狗腿子离去,眼中的阴鸷一闪而过。

    他怎么可能真的平静下来,不计较?

    但这三天的煎熬,让他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如今的处境。

    那只秃了毛的凤凰,再落魄,破船也还有三千钉。

    而他,却是成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想要翻身,当真难上加难。

    如此处境,让他哪怕气到想要发狂,想要掐死那个贱人,却也要忌惮着她那名存实亡的身份。

    一国长公主,不是他想要掐死,就能碰得的。

    冷静下来之后,冯志远更是能够想象。

    若是自己真的一怒之下,掐死了锦兰公主。

    那么,下一刻,锦兰公主也许才断气,甚至还没完全断气。

    他就会被一群狗奴才按住,直接打杀了去。

    冒犯一国公主,等于狠狠地扇今上的耳光。

    就算这位公主再不受宠,生命受到了威胁,今上也不可能真的置之不理。

    想得通透了,冯志远的眼中,再次闪烁起了算计的光芒。

    既然动不得人。

    那么,依照他的习惯,就该思考。

    接下来的日子,他该如何利用这个驸马的身份,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

    冯志远沉思间,门外再次传来了脚步声。

    这一次的脚步声比之前更多,却很是轻盈。

    那么多人,如此小心翼翼的。

    冯志远只一瞬,便猜到了,应该是锦兰公主亲自过来了。

    他收起了所有的算计神态,再度变得有气无力,出气多进气少。

    那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配着他人模狗样的一张脸,颇有几分可怜。

    这个样子,若是落到夜云岚的眼中,怕是又会给他贴个标签:柔弱小受。

    锦兰公主一进来,看到充满了凌乱之美,又带着病态般娇弱的冯志远,也是一顿。

    她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个要跟她捆绑在一起,纠缠不清一辈子的驸马。

    不得不承认,这张脸是真的得天独厚。

    仅凭借这张脸,他也足以胜任她的驸马了。

    而当她起了要养面手的心思伊始,对于驸马的定义,在她的心中也悄然被偷换了概念。

    冯志远对她来说,就等同于替她管理后宅的大总管。

    或者说是老鸨?龟公?

    她的后宅,注定会成为京内第一男风馆,且是独属于她一人的男风馆。

    锦兰公主志得意满的畅想着未来,对于冯志远的态度,也有所和缓。

    不在意,不放在心上之人,又何必为了他劳神伤情?

    冯志远又是何等敏感之人?

    锦兰公主突然的态度变化,还有看他时的神情,让他心中一慌。

    瞬间便有无数猜测,划过他的心头。

    最终,他的猜想,与锦兰公主如今的心境基本相合。

    而那个猜想,让他更加憋屈而又绝望。

    人在屋檐下,不想低头也要被强按头。

    锦兰公主敢想敢做的,却是他这个驸马做不得的。

    一旦他犯了那方面的错误,等待着他的,必然是万劫不复。

    冯志远憋屈的眼神,取悦了锦兰公主。

    两个人的较量,从此拉开了序幕。

    夜云岚在收到这些消息的时候,眼眸弯弯。

    其实,她是可以自己掐算,不必麻烦柳影来回传递消息的。

    但自从前阵子不小心被反噬了一次以后,未免耗神太过,损了原主尚浅的根基,夜云岚便不再冒险了。

    能够靠暗卫解决的事情,她何必冒着莫大危险,自己强行掐算呢?

    确定这两人过得不好,勾心斗角的,却又保持着微妙的平衡生活到了一起。

    夜云岚心中的大石彻底放下了。

    接下来,轮到她的重头戏,准备登场了。

    来年初夏。

    又到了选秀入宫的日子。

    一则重磅炸弹般的消息,再次轰炸了天乾的京城。

    ——柳丞相之女柳蓉香,竟然也参加了选秀,入了后宫。

    众人被这个消息震动的同时,都不免纷纷猜测,柳家的命根子,为何会被送进宫去?

    是柳家主动投诚?还是皇权施压,逼着柳家就范了?

    这场由柳家女进入后宫的风波还未平息。

    紧接着,柳家女被封后,昭告天下的圣旨,再度掀起了轩然大波。

    纳兰皇后的先例还在眼前,今上怎会又扶持了一个母族后台如此强横的皇后上位?

    难道今上就不怕历史重演?

    或者,今上就是想要以此来暴露柳家的野心,从而要对柳家下手了?

    这样两则突如其来的劲爆消息,轰炸得世人头昏脑涨,揣摩不透今上的心思时。

    长公主府。

    锦兰公主摇晃着身体,如同风中落叶,满脸写着的都是不可置信。

    冯志远则更甚,他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如何?浑身颤抖,眼见着都快抽过去了。

    而他的脸上,除了不可置信之外,还有更为浓重的失落。

    他几次三番想要再寻他的香表妹,却是在柳府的严防死守之下,不曾得手。

    想不到,不过大半年的光景,他才堪堪在长公主府站住了脚。

    他想转头,再去寻他的香表妹时,人却已经进了宫,做了天乾最尊贵的女人!

    冯志远的眼神复杂难明,良久之后,却是缓缓勾唇,眼中再度露出了算计的光芒。

    而夜云岚进宫之后,却是颇为受宠若惊。

    她不但在第一天就见到了皇帝,还被皇帝迁居到了皇后的朝仪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