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千穿历凡劫 > 第十八章 求佛不如求我18
    适才,冯程怒瞪冯氏,跟冯氏争吵时,柳家这边只有柳丞相在场。

    现在,柳家四位少爷其三都在,哪里会让自家娘亲被人欺负?

    柳丞相还没来得及表现,柳子墨哥仨就已经纷纷站到了冯氏面前。

    将她护在了身后,与他们这位脑子拎不清的舅舅对视。

    冯程的气势立马弱了下去。

    欺软怕硬的嘴脸表露无疑。

    冯志远还赖在地上,期期艾艾的不想离去。

    离开了丞相府,他想借力也好,还是接近香香表妹也罢,都将成为泡影。

    他没后悔自己算计柳蓉香,只怨怼自己的姑母胳膊肘往外拐,不帮衬他这个娘家侄子。

    在他看来,这位姑母才是个拎不清的。

    也不想想,只要他秋闱高中,将来定然可以平步青云。

    光耀冯家门楣,对他冯志远而言岂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再说,他一表人才,前途无限。

    他自认自己配得上香表妹,只要能够掳获香表妹的芳心,拿捏住她。

    柳家?

    呵。

    柳家算个屁?

    那就是他飞黄腾达的垫脚石!

    冯志远记恨柳家每一个人,哪怕是个下人,他都恨他们狗眼看人低。

    但他最恨的莫过于他这个吃里扒外的姑母,不肯乖乖做他的垫脚石,为他奉献。

    他觉得,香表妹那边他有十足的把握,能把人弄到手。

    这一切的失败,都因为冯氏。在出事之后丝毫不肯回护他,还跟他撇清关系。

    冯志远隐晦而又阴毒的目光,悄悄瞥向了冯氏的方向。

    他自以为没人得见。

    却不想,柳丞相父子四人全都看得分明,对他更是厌恶至极。

    柳丞相本想把人留在府内,陪他们慢慢玩。

    可想到如此做,固然可以打击到冯家,与冯家决裂。

    却是会搭上蓉儿的声誉。

    如此两败俱伤的做法,柳家看似赢了,实际却是惨败。

    蓉儿是大房一家的心尖肉,折了她,去换脱离这么个极品亲戚。

    不值!

    何止不值,简直就是亏大发了!

    故而,柳丞相刚刚的话,也就是吓唬吓唬这些心里有鬼的人。

    结果能不能查出来?

    绝对能!

    但柳丞相即使不查,也早就一眼看穿了结果。

    为了女儿,当然也为了湘云,柳丞相选择了息事宁人,没有做到那般决绝。

    然他却不会直接松口,而是顺着冯氏的话,声音冰寒如同来自九幽地狱。

    “来人,送客!”

    “从此冯家于我柳家再无优待,谁敢轻易放进来,自己领二十军棍,三十荆棘鞭!”

    柳丞相话音落,门外匆忙小跑进来一众小厮。拖拉着冯志远,送到了冯程身边。

    又围着冯程,用眼神询问着:“是自己走?还是我们请你?”

    冯程惊怒交加,冯氏说什么他都可以认为不作数。

    可柳丞相一言,却是彻底断了冯柳两家的姻亲关系,断了柳家照拂冯家的一切优待。

    冯程还待开口,嘴才张开。

    却是被不耐烦的大管家一挥手,就被一众小厮驾着,同冯志远一起丢出了柳家大门。

    冯程和冯志远双双摔得满地乱滚,狼狈无比。

    冯程还要叫喊,却是迎面又飞出来两个包裹,砸到了他和冯志远的脸上。

    什么是打脸?

    这才是真正的打脸!

    冯程和冯志远被包袱砸得头晕眼花。

    门房看门的小厮得了大管家的吩咐后,再转头看向门口的冯家人,都是如临大敌状。

    生怕这两个祸害想要冲进门来,再连累他们受罚,被打得皮开肉绽。

    那可是二十军棍,三十荆棘鞭。

    换了哪个也挨不下来啊。

    还不等打完呢,差不多都要成人肉丸子了。

    门房的几个小厮全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像看什么洪水猛兽似的盯着冯家伯侄二人。

    有人手中甚至操起了水火棍或扫帚。

    一旦这俩姓冯的想要往里闯,他们就直接操家伙,招待他们一顿棒子炖肉。

    冯程缓过劲儿来,还真的想冲回去理论一番。

    可看到门房的恶奴操家伙了。

    他秒怂。

    冯志远也看到了,一双眼睛跟淬了毒似的,阴冷无比的盯视着柳家大门。

    他心中不甘至极。

    如此没有颜面的被扔出了柳家,他从前在柳家借力结交京中权贵努力的结果,便就此化为了泡影。

    这个消息相信很快就会传遍勋贵圈子,他将成为京中最大的笑柄。

    冯志远盯视了柳家大门片刻,就垂下了眼眸。

    他对柳家怀恨在心,但却尚存一丝理智。

    现在,他要做的不是明目张胆的跟柳家结仇,跟柳家撕破脸。

    更不是让他大伯看见他阴戾的一面。

    虽然,他对大伯的表现也十分不满,觉得他无能,更没用。

    帮不上他,无法让他借力。

    还因为这位大伯的到来,连累自己被扔了出来。

    但不满归不满。

    在京中,除了柳家,他也就只能投奔这位大伯。

    他好不容易谋算到这一步,绝不能因为被赶出柳家,就功亏一篑。

    想到香表妹昨天看他的那一眼,和她之后眉眼含春的模样。

    冯志远的信心又回来了。

    “爷还没输,不就是被赶出了柳府么?”

    “哼,假以时日,等爷将香表妹握在手中,定让你柳家上下求着爷,高头大马把爷请回来!”

    心中有了底气,冯志远再次恢复了冷静,将白莲气质散发了个淋漓尽致。

    冯程在柳府门前跳脚了好一阵。

    又累又渴,又惊又怒之下,再没了力气叫嚣蹦达。

    他这才转身,看着地上抱着包裹,脸色苍白,眼眶泛红,怀里抱着包袱,演绎着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冯志远。

    冯程一腔怒火消散了大半。

    虽然心中怒其不争,但却怎么也不相信他这大侄子,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去算计柳府。

    对于冯志远喊冤的话语,再被丢出柳府后,他也全然相信了。

    在他看来,说不得这两天的事情,就是柳府自导自演的一出大戏。

    为的,就是抛下冯家,不让冯家再从柳家捞到一点儿好处。

    冯程越想越觉得就是如此。

    他惊怒的瞪了柳家大门一眼,恰巧看到了柳大管家,破口大骂了句:“得志小人,咱走着瞧!”

    而后也不顾自己一身狼狈,驾着冯志远的胳膊,将人拉了起来。

    伯侄两人相互搀扶着,上了冯程的马车。

    冯程坐在马车中,斗志高昂。

    “想要撇清冯柳两家的关系?只要冯湘云没死,那就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