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千穿历凡劫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你永远得不到的霸霸1
    “从来都只有好聚,哪有好散?”

    “最后喜欢变成了不甘。”

    “深爱变成了心酸。”

    “思念变成了心烦。”

    “主动变成了犯贱。”

    ......

    “你给了我暗示,给了我机会,给了我希望,让我为你痴迷。”

    “我失了心,丢了魂,没了戒备。”

    “全心全意的爱上了你。”

    “换来的,却是‘犯贱’二字的评价。”

    “呵,好个狗男人!”

    ......

    再睁眼,夜云岚一愣。

    眼前的一幕,让她有种风水轮流转之感。

    她醒来的地点,竟然在乱葬岗。

    想当初,她貌似也将不少人丢到了乱葬岗,还威胁不准他们回京来着。

    想不到,自己这一次附身而来,原主竟然也这么巧的躺在乱葬岗中。

    夜云岚嘴角一抽,紧接着整张脸都扭曲了。

    疼!

    突如其来的疼痛,淹没了她的所有感官。

    等到疼痛平复,夜云岚才仔细感应了一下这具身体。

    咦?

    竟然是个金丹期的女修。

    只是,此时那在体内死寂暗沉的金丹,已经布满裂纹。

    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崩碎。

    夜云岚皱了皱眉,现在她还没时间去查看原主的记忆。

    故而不知为何会在此地醒来,也不知为何会身受重伤。

    而现在,也的确不是她能分心想这些的时候。

    经过简单的验伤,夜云岚大致了解了这具身体的伤势。

    金丹在支离破碎的临界点,双腿腿骨尽碎,右臂骨骼断裂成了几段,左手手骨也被扭曲成了奇怪的形状。

    原主的心口还有一处剑伤,锋利窄小。

    若非原主的心脏长偏了几分,此时应该就是一具真正的尸体了。

    夜云岚现在连深吸气的动作都不敢做。

    那一剑虽然没有刺穿原主的心脏,但却也斩断了原主左胸的肋骨。

    被斩断的肋骨,如今还有一截刺穿了肺叶。

    想来是被丢到这里时伤到的。

    夜云岚有些疑惑,因为现在的情况,跟原主所说她死前的模样完全不同。

    难道原主生前还经历过这么一次大劫?

    这么严重的伤,也不知原主自己是如何处理逃生的?

    然而,这一次的原主比上个世界的依依还要可怜。

    依依好歹吃掉了三片元灵王果的叶子,神魂修养了那么多年,已经彻底补全了。

    但原主在跟她说了心愿之后,便烟消云散了。

    压根就没来得及跟着一同回转肉身。

    只要原主能被带回,她就能帮她养回虚弱的神魂。

    奈何原主的神魂早就十不存一,并非完整的。

    且最后一缕魂力,也在诉求请愿的过程中,彻底消散了。

    也因此,夜云岚现在满头雾水,又没人可问。

    这时,她突然想到了须弥界珠的戒灵子午。

    也许,她可以向他询问,将自己丢到了哪个节点上。

    夜云岚尝试着唤出戒灵。

    可等了半天,却不见子午应声。

    就在她以为子午不会出现的时候,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团氤氲雾气。

    而后“啵啵”两声,凭空出现了两条锦鲤。

    夜云岚的眼神一瞬惊喜。

    是子午。

    子午摆动着尾巴,围绕着夜云岚,在半空游动了一圈,这才临近她的身前,奶声奶气的萝莉音空灵响起。

    “好惨呀,都不忍心多看了呢。”

    夜云岚:......

    她以意念问道:“子午,你将我送到了哪个节点?怎会刚好受了如此重伤?”

    子午甩了甩鱼尾,两条锦鲤就像是在水中游动般自由惬意。

    “因为原主的神魂消散掉了,无法将您再送到原主生前的节点。”

    “如今,是原主死后二十年的时间点,原主怨气极重,故而尸身不腐不坏。”

    “您的到来,给尸身带来了生气。”

    “如您所见,就变成了这样。”

    夜云岚很是无语,她又检查了下原主的身体。

    的确,刚才忽略了不少的细节,再一次检查。

    夜云岚发觉,原主体内并无血液流动。

    也不能说是没有,而是有极为少量的血液。

    这么一点儿血液,也是才新生的。

    应当是她的附身,带过来的一点血皮。

    刚才她只顾着看伤势,倒是把其他的全都忽略了。

    如今,是原主死后二十年的时间点。

    这具身体竟然还能保存得如此完好,看来的确怨气深重。

    但除了怨气之外,大概也跟此地浓郁的阴气有关。

    思绪回笼不到片刻,夜云岚便让子午给她翻出了一把伤药服下。

    吃下了丹药,又与子午简单说了几句话。

    夜云岚感觉,子午的萝莉音简直是一种心灵上的救赎。

    但子午不能长时间现身。

    不过盏茶时间,空中再次发出两声气泡破裂的“啵啵”声。

    子午回了须弥界珠,夜云岚无聊的躺在棺材板上,左右斜眼看着堆满尸体的乱葬岗。

    此时天色已黑,四周都是张牙舞爪的树影,近处全都是尸体。

    腐烂成白骨的;正处于高度腐烂中爬满蛆虫的;还有新鲜的,大概刚被抛到这里不久的。

    有棺材住这种待遇的几乎没有,都是随便卷个席子就丢在了这里。

    但更多的,却是连裹席子这等待遇都没有的。

    夜云岚动弹不得,只能无聊地四处乱瞟。

    忽然看到自己的身边,还有一口没有棺盖的棺材。

    想着自己身下的棺材板,大概就是那口棺材的。

    夜云岚有些好奇,这口棺材是原主的么?

    又或者是其他人的?

    若是原主的,那她为何又睡在了棺盖上?

    若不是原主的,又是谁将她放在了别人的棺盖上?

    这一点,她刚问过了子午,并非是她所为。

    正在夜云岚疑惑间,又看到了那口棺材旁,还立着一杆残破的大旗。

    大旗上阴森森的写着一个“鬼”字。

    之所以说它阴森森的。

    则是因为那个鬼字鲜红如血,且还有血滴,顺着旗面向下滑落。

    血滴?

    夜云岚瞳孔猛然一缩,定睛看去。

    没错,的确是血滴。

    那面旗子上的鬼字,竟然一直在往下滴血。

    夜云岚从未如此重伤狼狈过,也从来没像如今这般精力不足。

    故而这么半天,她才发觉这处乱葬岗的不正常。

    可她连神识都释放不出,金丹成了那个样子,也不能动用灵力。

    子午给她喂下的丹药,堪堪让她体内的血液再生加速了一倍。

    想动,怕是还要再等三天。

    然而,眼前这样诡异的一幕,夜云岚是当真担心,时间不等人呐。

    正想着,忽然一声沉重的呼吸声,响在这死寂一片的乱葬岗中。

    随着这一声响起,夜云岚感觉自己全身的汗毛都跟着乍起来了。

    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