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千穿历凡劫 > 第两百一十八章 世家大族出戏精38
    皇上走后,倚翠才从殿外进来伺候。

    夜云岚只洗漱了一番,便让倚翠再度退下。

    “今儿个你也受了惊吓,这碗凝神静气的参汤就赏给你了。”

    “去吧。”

    倚翠迟疑了下,还是说道:“公主,您多少也喝一点儿啊?怎么能让奴婢帮你作弊,逃了一碗药膳呢?”

    夜云岚忽然俏皮的眨眨眼:“既然知道,还不赶紧替我把它喝掉。”

    “你家主子现在可是能够修仙的人了。”

    “有什么惊吓,打坐调理一下也就是了。”

    “这药膳吃下,就会犯困,影响主子我修炼。”

    “懂了?”

    倚翠这才恍然,麻利的应了。

    只是,当她带着参汤转身时,眼中却满是感动。

    她一个奴婢,即便受了惊吓,又何德何能得到主子如此厚爱?

    且这般好东西,一般的后妃都没资格享用。

    她一个奴婢,更是别想能够得一碗压惊。

    主子分明是找了个借口,将最好的赏给了她。

    倚翠心中感动得一塌糊涂,回去细细品着参汤的味道,满眼都是对夜云岚的感激。

    得此好主子,是她毕生之幸。

    倚翠出去了,内寝又只剩下了夜云岚一人。

    这已经成了她的规矩。

    她要修炼,除了倚翠之外,不允许任何人进来打扰。

    故而,当真有事,也只有倚翠可以进入通禀。

    在雪云殿,倚翠的得脸程度,不亚于裴公公在皇上面前。

    甚至还有可能更甚。

    而夜云岚此时并没有修炼,她再度想到了原主的女儿。

    出来之前,她就询问过原主,要不要将崔玉曦也一并带着入宫。

    原主却并没有同意。

    理由便是,她一人进攻,不会让崔晧轩起疑。

    但若是带上了崔玉曦,崔晧轩必然惊疑不定之下有所部署。

    为了麻痹崔晧轩,原主忍痛舍下了女儿。

    此时,夜云岚再问。

    原主依旧狠了狠心,没有答应接女儿入宫。

    理由依旧还是那一个。

    夜云岚默了默,心中却是在想着。

    当真如此,若是崔玉曦的身边有个心术不正之人挑拨,这对母女的关系怕是堪忧。

    不过,夜云岚转念就想到了倚翠。

    等事态平息,就让倚翠亲手待那孩子。

    想来有倚翠看护,那孩子必不会长歪。

    哪怕将来等她长大,有外人以此挑拨,提前有倚翠来给她洗脑多年。

    那孩子怕是非但不会以此嫉恨原主这个母亲。

    还会以自己小小年纪,也为保卫牧家江山出了一份力而自豪呢。

    这般一想,夜云岚的心也跟着放宽了。

    夜云岚对倚翠的性格,有着一种蜜汁自信。

    那样心宽,懂得知恩图报的丫头,的确招人喜欢。

    崔玉曦只要由她陪着成长起来,受其影响,一定也是个乐观可爱的乖女儿。

    放下了对崔玉曦的担心,夜云岚进入了修炼之中。

    最近在炼气丹和千帆掌勺的灵食喂养下,夜云岚的进境不慢反快。

    眼见着就要再上一个台阶。

    夜云岚现在很着急,急着想快一点达到炼气期七层。

    只要达到这个修为,她请战带兵上前线,才会得到皇上的应允和朝臣们的认同。

    当然,若是让她挂主帅,肯定不行。

    但她可以跟随那位老迈的老将一同前去。

    只要离开了天子脚下,还不是她说了算?

    打着这样的主意,夜云岚修炼可谓废寝忘食。

    至少,在外人看来是如此。

    而她也的确抛弃了丝毫灵气也无的凡食,只吃千帆做的灵食。

    如此刻苦闭关之下,外面的世界天翻地覆,她的修为也跟着地覆天翻。

    就在夜云岚闭关的第三天,她的修为稳稳的到达了炼气期第六层。

    又过了半个月,她已经修炼到了炼气期六层巅峰,只差一个契机就能破开瓶颈。

    可她却是卡在这个瓶颈上无法寸进。

    因为原主的年纪摆在那儿,且还生过一对儿女,又中毒缠绵病榻三年有余。

    如今还能像个天才般,短短时间就冲到了炼气期六层巅峰,还要归功于夜云岚的炼气丹和千帆的灵食。

    这样的修为,真的是生生被好东西堆起来的。

    但个人资质在那里,每次突破瓶颈,都是极为困难的。

    即便好东西堆得修为再快,瓶颈依旧不会为此减弱,广开方便之门。

    想要调整这种状态,除非筑基。

    只有筑基之后,原主的身体才会彻底脱胎换骨,再不受之前的任何限制。

    但筑基之前,前路漫漫,每个瓶颈都没那么好应对。

    夜云岚犯了难。

    不得已,只好求助国师进宫。

    国师始终都在“闭关”,但得了夜云岚的帖子,他在诧异之余,还是选择了出关。

    他现在当真想要见一见这个“记名弟子”。

    虽然足不出户,但朝堂上的大事小情,就没有国师不知之理。

    他这位徒儿的所作所为,也让他觉得惊艳了一把。

    荀家的野心,竟是被她在后宫的无意为之给揭露了出来。

    她跟荀贵妃斗嘴,把荀贵妃的理智全都气没了。

    该说不该说的,全都吐露了出来。

    这是不是应了那句“无心插柳柳成荫”?

    但国师却总觉得,此事并非那样简单。

    荀贵妃在天牢内大叫大嚷着,说九公主是妖邪,能够蛊惑人心。

    这话皇上不信,但九公主突然的惊艳之举,却让国师大人也好奇了。

    如今接了九公主的帖子,国师大人没有迟疑,直接进了宫。

    但他却没有直接进后宫,而是去了御书房,先见了皇上。

    此事,他需先禀明皇上,再有皇上的许可,方可去见九公主。

    皇上看了帖子,知道女儿是在修炼上有了困惑。

    二话不说,大手一挥同意国师前去了。

    国师这才由裴公公带着去了雪云殿。

    见到夜云岚的时候,国师的双眼忍不住瞪大。

    普通人看不出夜云岚的变化,但身为国师,亦是修仙者。

    国师一眼便看清了夜云岚周身的灵气波动。

    炼气期六层巅峰!

    这才多久?

    还没到十月份呢。

    半年不到,他这记名弟子,便从病恹恹眼看就要咽气的模样,一下子到了炼气期六层巅峰。

    这......,是不是也太玄幻了些?

    虽然他隐隐觉察到当初自己错过了一个修仙天才。

    但这天才被毁成那个样子,怎么还能如此惊世骇俗?

    国师不敢想象,若是孩童时期的九公主就已经拜他为师......。

    今时今日,又会是何等的让人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