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千穿历凡劫 > 第两百五十二章 钢铁直凭实力单身18
    崇明山上的活物,可谓是遭了无妄之灾。

    几乎在这几日,便被黄皮子啃了个七七八八。

    然,黄皮子最爱吃的,自然是灵鸡。

    普通的家禽它看不上。

    那点儿血食都不够塞牙缝的。

    除了最开始碰上的两个村民,比山上的野物好逮。

    它急需恢复伤势,被它顺嘴吃掉了。

    之后,它并没有刻意去山下的大明村肆意杀戮。

    而是瞄准了山上的崇明派。

    冤有头债有主,它跟那群臭道士势不两立。

    黄皮子准备偷袭崇明派的时候,一路追着它的崇明派弟子终于赶来。

    黄皮子早已今非昔比。

    它设伏引了那弟子入套。

    黄皮子在崇明山上收服了几十只同族小弟。

    此时齐齐喷尿,加之一声声的惑音。

    那名弟子再被发现的时候,只剩残破的几片衣料和随身之物。

    就连骨头都被黄皮子们啃光了。

    按理说,黄皮子精已然报了大仇。

    可它依旧意难平。

    遂带着一群赤眼黄皮子,攻上了崇明派。

    它们并非明面上和崇明派硬刚。

    而是搞偷袭。

    专找落单的低阶弟子进行迷惑。

    想把用在明城的招数复制到崇明派。

    引得崇明派大乱。

    如此,哪怕不能灭了这一宗派,也能消磨崇明派的气数。

    铲除此祸患的任务交给了周执事。

    也就是带着一众弟子下山的中年修士身上。

    恰巧在周执事忙碌的时候,大明村的请愿到了。

    周执事本想将这份请愿,也加入到历练任务中,他实在腾不出手来。

    哪知,掌门却是找了他去。

    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又丢给他一张请愿陈情。

    周执事看过之后,面色也十分难看。

    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只因这黄皮子之祸,便是他这一脉的弟子闯下的大祸。

    而山脚下大明村的鬼怪祸乱,也因这黄皮子而起。

    缘起缘灭。

    周执事责无旁贷。

    周执事领命转身,带着弟子一天之内抓获了罪魁祸首,任宗门发落。

    至于那些吃了他弟子的黄皮子,已经成了邪祟,不得不杀。

    否则日后定成大患。

    故而,周执事在处理那些红眼黄皮子的时候,不曾留手。

    一剑一只,干净利落。

    待主祸根处理好之后,周执事便带着众弟子御剑下山。

    才有了后面村口斩妖除魔,宗祠治病救人的一幕。

    整件事情水落石出。

    夜云岚不由想到了石头爷奶说的,那些被鬼怪咬了的人,肚子鼓胀就要爆开时。

    被周执事阻止。

    屁声如雷,黄烟满院是怎么回事了。

    那不就是黄皮子放屁的特征么?

    而那些活人肚大如鼓。

    怕是那只黄皮子精的诅咒。

    谁让它的下体,被那弟子用烙铁彻底焊死了呢?

    只是苦了一众无辜村民罢了。

    夜云岚不免唏嘘。

    不过沾了点仙缘,有幸修习仙家本领。

    就自持甚高,不问善恶,任意妄为。

    到头来,沾染满手血腥,一身因果,不得善终,何苦来哉?

    ......

    时间荏苒,转眼两年时间匆匆而过。

    在崇明派浸淫仙道两年,夜云岚的修为,就如同她抽条的身材一般飞速上涨。

    见此,最满意的当属周执事。

    两年的相处,周执事彻底对夜云岚放了心。

    确定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孩子。

    因为夜云岚从未接触过正统仙门,也未接受过正规修炼。

    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新鲜的。

    她也像一张白纸一样,任由周执事如何教授,都能快速的吸收纳为己用。

    两年时间,她已经比一般十岁的孩子要高上半头。

    因她勤勉好学,修炼刻苦。

    她那不过十岁的小身板,竟连小肌肉都练就了一身。

    周执事主修的剑道。

    夜云岚也觉得做剑仙挺好。

    无论是执剑在手,斩尽世间罪恶。

    还是御剑飞行,潇洒恣意风流。

    一剑在手,快意恩仇。

    实在太符合她的心意了。

    只不过,她当年被诱拐回来时,年纪太小,周执事并未正式收她为徒。

    当初,周执事便说过:“两年,我只给你两年的时间。若你能在两年之内打通三条经脉,修为达到练气七层,我便收你为亲传弟子。”

    “若是两年时间你达不到这个水平,便与我缘分疏浅。”

    “你可自行择师,亦可在我名下做个记名弟子。”

    “若你日后厚积薄发,能够成功筑基,依然可正式入我门下。”

    “你可记得?”

    如今,两年之约已经到了履约之时。

    夜云岚站在周执事的面前,躬身一拜:“弟子幸不辱命,特此来履行两年之约。”

    周执事很是欣慰的看着夜云岚。

    天眼一开,便将他看了个通透。

    练气七层顶峰。

    经脉开拓了四条。

    如此,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期,周执事再满意不过了。

    他果然没有看错,这小子的天资竟还在他的预料之上。

    虽然,他在两年前,损失了一名天资中上之姿的弟子。

    但与此同时。

    他又捡了个上上之姿回来。

    这么一算,即便当初的祸端,他被连座,一脉全部被罚,却也不亏。

    有了此子,何愁日后不复荣光?

    不能再度崛起?

    周执事择了良辰吉日,为夜云岚举办拜师大典。

    周执事为崇明派觅此良才,掌门心中甚慰。

    当年之事也该翻篇了。

    掌门没有为难,痛快的批了。

    周执事心中的大石,从此挪了开去。

    拜师大典上,崇明派上下齐聚,随着一声:“吉时已到。”

    拜师大典正式开始。

    金鞭三响,仙鹤九鸣。

    金乌耀目,万里无云。

    金童开路,玉女撒花。

    夜云岚头戴清心冠,身披素雪袍,外罩拢烟纱,脚登踏云靴。

    剑眉星目,英气逼人。

    虽然不过十岁小小少年,却因两年的修炼,有了一身不俗的气度。

    不仅不显青涩稚嫩,反倒灵气翩然,让人不敢小瞧。

    这样一个小小少年,显露在人前。

    一下子就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

    即便见过两年前,石头那黑如煤炭的铁柱等弟子,此时都不免感叹。

    “这可真是灵气养人。”

    “瞧瞧,曾经的羊粪蛋,如今都水灵成了小青葱了。”

    周执事一脸的春风得意。

    跟人寒暄客套时,都不免嘚瑟一句:“老夫慧眼如炬,一眼就相中了这小子。”

    引来一片片仇恨值而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