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千穿历凡劫 > 第两百六十九章 钢铁直凭实力单身35
    那是蛛妖痛苦难忍的时候,才会忍不住发出的声音。

    白六娘已经好久好久不曾感受过被小魔星支配的恐惧了。

    这次,它没能把人给认出来,又得罪了小魔星一回。

    白六娘想死的心思都有了。

    这会儿它可不敢不回话了。

    只是,它并不能口吐人言。

    也不敢直接说出这小魔星的身份。

    引起天道的窥伺。

    万一因为它之故,让这小魔星有了什么闪失......。

    那后果,可不是它一个族群能够承受的。

    心中满是恐惧的白六娘懵逼了一瞬,智商终于上线了。

    于是,夜云岚的心头,终于响起了白六娘期期艾艾的求饶声。

    其实,它是想要发出杀猪声的。

    实在疼得受不了了。

    可它又不敢。

    就是那种想要伸爪子,却又怂的只敢抱手手的憋屈模样。

    夜云岚听到这个声音,才收了手,暂且放过它一马。

    若是它再敢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她保证让她好好享受一下,这久不曾体验过的酸爽。

    白六娘早在那百年时间内,就被夜云岚的各种手段给折腾怕了。

    加之她那极为护短的一家子,轮番上阵打压过她好几番。

    它哪里还敢起什么心思?

    只是,这位小祖宗的靠山都是背地里暗暗打压它的,并没有让这小祖宗知道。

    它也不敢说,更是不敢问。

    此时在下界遇上了这位小魔星。

    白六娘敢百分百的断定,自己所要等的机缘,便是她了。

    故而,夜云岚那边控神咒一停,它立马狗腿的翻身,趴伏在了夜云岚的面前。

    明明是只威风八面的白玉蜘蛛,此时却愣是表现出一副忠犬的模样。

    嗯,跟二哈的样子有那么点儿神似。

    主人面前要多乖有多乖,要多蠢萌就有多蠢萌。

    但只要一眼看不见,就不一定拆了个什么小小的发泄一下。

    白六娘现如今也便是这副模样。

    夜云岚:......

    看着这样的白六娘,她的嘴角抽了一抽。

    不过,她是来办正事儿的,可不是来训宠的。

    于是,确认了白六娘不敢造次,她便把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

    白六娘一听,浑身便是一震。

    果然。

    它就说嘛。

    为什么这份机缘要它堂堂蛛仙亲自镇守。

    原来真的是为了留给这位的。

    白六娘自动脑补完毕,便巴巴的献上了那大机缘的引子。

    ——就是它自己。

    要开启那一道禁制,唯有它才能做到。

    故而,想要得到那千年难遇的混元地脉,必然要先行收服它,由它指引才可。

    当然了,那个大机缘,它也是需要的。

    只有得了那一份大机缘,它才能打好根基,为再登仙界做准备。

    所以,它其实才是看守着那份大机缘的守护兽。

    然,听到白六娘如此自吹自擂的时候,夜云岚的眸光却是疑惑了一瞬,方才露出了然之色。

    原主的记忆之中,并无一点儿关于白玉蜘蛛的消息。

    再想到自己看见白六娘的第一个念头,便是拿它的一身皮壳炼制宝甲。

    这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呢?

    白六娘那时见到的是上官寻,然后被制服。

    以它的性子,自己尚需百年才能将它真正的驯服。

    上官寻又怎么可能让它认同?

    上官寻怕是也看出了白六娘的阳奉阴违。

    故而在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大机缘后,就直接抹杀了白六娘。

    大概是财不露白,白玉蜘蛛一身是宝。

    上官寻又怎会轻易说与他人知晓,遭人觊觎?

    想到这儿,夜云岚忍不住摇了摇头,替白六娘点了根蜡烛。

    不过,现在遇上她了,白六娘也算不得幸运。

    一想到它总惦记自己的肉,说着什么吃一口顶的上它苦修千年的话。

    夜云岚就总想折腾它出气。

    所以......

    半个时辰后,夜云岚指挥着白六娘安排好小盘丝洞,而后淡定的坐在了白六娘的背上。

    将白六娘充当做坐骑,一路向着那大机缘之地而去。

    白六娘是钥匙,自然要远离机缘之地。

    没有白六娘在,那份机缘谁也别想取走。

    故而,白六娘也才十分安心的在离机缘极远之地,又给自己布置了一个小盘丝洞。

    夜云岚这边骑乘着房屋大小的白六娘,威风过境。

    路上也遇上了不少已然赶到了中圈的其他宗门弟子,引得无数诧异的目光。

    一般能有自己的战兽,都是筑基期的弟子。

    炼气期的弟子鲜少得见。

    即便是有,也是那些个大世家的子弟。

    然,夜云岚却是面生得很,却有如此拉风的战宠当坐骑。

    不少人都在交头接耳暗暗猜测着,这脸生面嫩的小公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而夜云岚这边达到那大机缘之地时,实际上已经进入了内圈。

    内圈的机缘更好,却也更加的危险。

    那份大机缘藏在此地并不稀奇。

    稀奇的是,它竟不是在最深处。

    当白六娘停下的时候,夜云岚看着更深处电闪雷鸣之处,眼神隐晦不明。

    “那里面是什么地方?”

    白六娘很是忌惮的看了深处一眼,赤色的豆豆眼中,很人性化的透出了惊恐和忌惮。

    “那里住着一只更为恐怖的家伙,修为堪比人族的筑基初期。”

    “我不是它的对手,所以无法窥伺更多。”

    “但那家伙毋庸置疑,也是只守护兽。”

    “至于它守护的东西却是不得而知了。”

    夜云岚点点头,眼眸一转,便掐指打算试一试。

    这一试,倒是让她眼眸一亮。

    还真就让她算出来了。

    那个东西,怕是与白六娘也脱不开关系。

    夜云岚抿唇一笑。

    看来,那个才是属于自己的金手指。

    不过,上官寻的这根粗壮的金手指,她也全盘接收了。

    好东西她并不嫌多。

    尤其是这种,从当今小世界的天道私生子手中抢东西,让她更有成就感。

    夜云岚站在白六娘的背上,让它开启那道机缘的封印。

    白六娘应声而动。

    封印解除的一瞬,夜云岚飞身而去,占了那显露而出的唯一一个筑基点上。

    白六娘的新身体,已经再度跟夜云岚附身的青石订立了契约。

    契约是活契,平等契约,随时可解。

    因为白六娘是夜云岚的仙兽战宠。

    目前碍着任务的关系,夜云岚才暂时将白六娘借给了石头。

    但却并不会大方的直接送给石头。

    毕竟白六娘是仙兽。

    且还是小心思极多的仙兽。

    除了她,下界之人根本无法驾驭于她。

    送人的后果,要么是被反噬,要么就是害死白六娘。

    这事,是夜云岚绝不会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