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千穿历凡劫 > 第两百九十五章 钢铁直凭实力单身61
    圣地弟子的眼眸中充满了惊恐和不可置信。

    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倒霉的遇上了这样的事情。

    更是没想到,这恶徒要夺取青石师弟道基的传言,竟然是真的!

    且外面早有传言了,他竟然还敢如此明目张胆的顶风作案。

    这是真的以为秘境之外的长老们都是傻子么?

    夺来的道基,可不像自己的,会直接形成道种深埋丹田。

    而是需要时间炼化,否则便会不稳。

    眼下,太虚秘境马上就要关闭了。

    他夺取自己的道基有时间炼化么?

    若是没能成功炼化,新得的道基不稳,一眼便能觉察。

    圣地弟子觉得,上官寻肯定是疯了。

    上官寻却是胸有成竹的模样。

    他觉得自己跟这圣地的天骄废话了如此久,已经仁至义尽了。

    所以他抬起了手来,手指猛然成爪,就要掏向圣地弟子的丹田。

    圣地弟子被封禁,一动不能动,只能绝望的等待着被活活掏出丹田的痛楚。

    当然,他有可能还会见识到对方在他面前如何换取他的道基。

    直到道基转换完成,大概也便是他毙命之时。

    想着自己要失血过多活活疼死,圣地弟子的口中便满是苦涩。

    若非他重伤,他怎会将上官寻放在眼中?

    若非他重伤,他怎会落到这卑鄙小人的手中?

    若非......

    “唰”的一声。

    就在圣地弟子满眼不甘时,一道黑影猛然窜了过来,自背后偷袭上官寻。

    上官寻被吓了一跳,回手防御时,却是被一片爆破声淹没。

    等他极为狼狈的抵挡下那一片爆炸时,回身已经看不到圣地弟子的身影了。

    这是被人救走了?

    上官寻一张脸变得狰狞而又凶戾。

    不,绝不能让那圣地天骄逃了。

    他不能让他活着出去指控自己。

    上官寻仔细看了看地上的血迹,向着一个方向追了出去。

    等到上官寻已经追远。

    原地,夜云岚这才松开了捂住圣地弟子的手,与他一起从缠裹严实的藤蔓内显露了出来。

    圣地弟子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他震惊于前来救下自己的,是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青石师弟。

    更是惊异于他跟青石师弟被藤蔓包裹,还能生还。

    这些藤蔓有多可怕,他是早就领教过的。

    可青石师弟是如何在被对方缠裹上之后,还能让藤蔓松开他们的?

    要知道,哪怕青石师弟身上有什么古怪,他可是重伤着,全身浴血。

    藤蔓蛰伏在此,怕就是被他身上的血气吸引来的。

    如今美餐已经到了嘴边,它又是如何忍住了食欲,没有动他的?

    圣地弟子有无数的疑问想要问出口,但夜云岚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确定上官寻已经走远,夜云岚便开始救治这位圣地的师兄。

    看似简单的上药包扎,却是极快的稳住了圣地弟子的伤势。

    这一点,圣地弟子本身也觉察了出来。

    他吞下了一肚子的疑问,打算不刨根究底的去探究青石师弟的秘密了。

    谁还没点儿保命手段和秘密呢?

    所以,在伤势被稳住,封禁也被解开后,他只是翻手拿了伤药出来服用了一颗,而后向着夜云岚道谢。

    “多谢青石师弟相救,等你正式进入圣地修炼,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来找我。”

    “我叫严嵩,听师父说,你会拜入他门下。故,我是你的嫡亲师兄。”

    严嵩满眼感激的看着夜云岚,心中下了决定,日后一定要在圣地多加关照这位嫡亲小师弟。

    夜云岚想不到,自己只是不想上官寻再续上气运,随意救了的圣地弟子,竟然是原主将来的师兄。

    这可真是猿粪啊。

    既然是自己嫡亲的师兄,夜云岚对他的态度就好了很多,出去的一路都照顾有加。

    主要还是,防止上官寻再寻到这位严师兄,杀人灭口。

    今日之事,她已经通过灵音石,悄悄录制了全过程,包括严师兄和上官寻之间的对话。

    现在,她在秘境中,灵音石无法连接秘境外的姬长老。

    但等出去之后,便可以作为证据发给对方了。

    当然,有活着的人证更好。

    若是已经被上官寻得逞了,续上了他的气运,让他与天道的联系变得紧密。

    这事儿恐怕很难解决,后续的麻烦会很多。

    她之前的努力也会全部泡汤。

    而上官寻此时绝对不敢,再找下一个目标进行夺基了。

    她出现救了严嵩师兄,已经打草惊蛇。

    他会担心有人跟踪,或者被人围剿,这样不安定的环境下夺基,等于自寻死路。

    所以,他在没能及时找到严嵩师兄的情况下,绝不敢再盯上下一个目标进行夺基。

    否则便是人赃并获,等待他的,便是万劫不复。

    一个未遂和一个既成事实的处罚力度,是完全不同的。

    上官寻不傻,不会冒险。

    只要他没继续行凶,哪怕严嵩师兄活着出去了,他也可以一推四五六,来个死不认账。

    因他不知自己手中会有他的罪证。

    单凭一个人证,只能让人更加怀疑他。

    可严嵩的身份也容易让人诟病,因他是原主的嫡亲师兄。

    正因如此,夜云岚才做了两手准备。

    当然,夜云岚还悄悄的做了第三手的准备,只是这一手,那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她带着严嵩一路无惊无险的到了出口,等待时间一到就可以出去了。

    然上官寻这一路,却成了所有生灵们重点关照的对象。

    在经历了几次险些身死毒花兽口之后。

    上官寻终是带着一身重伤,狼狈的逃到了太虚秘境的入口。

    夜云岚始终在掐算着,何时适合窥视上官寻的气运。

    直到此时再次见面,夜云岚才确定,现在再观瞧他的气运,不会反噬自身。

    于是,夜云岚开了天眼,真切的看到了上官寻头顶的气运,正从深红色快速的蜕变成浅红色。

    哦,这大概是预测到,他即将被自己和严嵩师兄修理一顿。

    出去后也没好果子吃吗?

    夜云岚勾唇一笑,与严嵩师兄对视了一眼。

    那一眼暗藏的“有仇报仇,有怨抱怨”的意思十分的明显。

    就连上官寻都看出来了。

    他忌惮的转身就逃,夜云岚也没想真的去追赶。

    因为后面肯定还有不少人在向此地赶来。

    这个时候遇上,也不比遇上她和严嵩师兄好到哪儿去了。

    再加上师父那些小宝贝们的关照,又够上官寻喝一壶的。